破新闻网闻一多专题闻一多(1899年11月24日-1946年7月15日),本名闻家骅,字友三,生于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中国现代伟大的爱国主义者,坚定的民主战士,中国民主同盟早期领导人,中国共产党的挚友,新月派代表诗人和学者。1912年考入清华大学留美预备学校。1916年开始在《清华周刊》上发表系列读书笔记。1925年3月在美国留学期间创作《七子之歌》。1928年1月出版第二部诗集《死水》。1932年闻一多离开青岛,回到母校清华大学任中文系教授。1946年7月15日在云南昆明被国民党特务暗杀。
1.邯郸市文化教育界 追悼李公朴闻一多 高树勋将军电唁民盟主席及李闻二氏家属(《人民日报》1946-07-26)
[详细阅读]【邯郸二十二日电】李公朴、闻一多二氏突遭蒋特暗杀,邯市文化教育界人士,特于日前假邯中大礼堂举行盛大追悼座谈会,到有边区各机关首长,邯市文化教育界人士及青年学生等三百余人。会场布置简单肃穆,清素的花圈,衬着黑框的追悼标语,“为李、闻二先烈复仇!”“追悼李、闻二先烈要积极援助国民党统治区的民主运动!”“追悼李、闻二先烈,要加紧完成中国的独立和平民主事业!”全场充满悲愤空气,当人们起立垂头向李、闻二先烈致哀时,内心都燃烧着仇恨法西斯的怒火,充满着胜利的信念。主席报告两烈士遇害的经过后,前北平名教授现任
2.李公朴血迹未干 闻一多又遭蒋特惨杀 蒋介石特务机关拟定一广泛黑名单昆明民主人士愤慨法(《人民日报》1946-07-20)
[详细阅读]【新华社延安十七日电】据讯:全国著名文学家西南联大教授闻一多氏,前日在昆明惨遭国民党特务乱枪击死,此事与李公朴氏遇害相隔只有三天。闻氏生平尽瘁救国事业与进步文化事业,致为国民党法西斯派嫉视。十五日下午五时三十分,闻氏偕其公子闻立和,由昆市府甬道十四号民主周刊社外出,北向而行,突被预伏该处之蒋记特务数人包围,开枪阻击,密如联珠,闻氏父子当场受伤倒地,血如泉涌,不省人事,行凶特务悠然逸去。闻氏父子后经人送往云南大学医院救治,闻氏因腹部中弹多发,于送医院途中,即气绝身死;其子闻立和也身中五弹,计胸部左
3.闻一多氏在被刺前三小时 痛骂国特无耻暗杀李公朴(《人民日报》1946-07-31)
[详细阅读]【新华社南京二十八日电】闻一多氏十五日被刺前三小时,曾在昆明一追悼李公朴烈士大会上发表讲演称:“这几天大家晓得,在昆明出现了历史上最卑劣最无耻的事情,李公朴先生究竟犯了什么罪而遭此毒手?他只不过用笔用嘴写出了说出了千万人民心坎里的话,大家有笔有嘴,有理由讲呵!为什么要打要杀?而且偷偷摸摸的杀”。(鼓掌)闻氏愤激的发问:“今天这里有没有特务,请他站出来讲一讲,凭什么要杀死李先生”?(大鼓掌)暗杀了人,还要诬蔑人,说什么“桃色案件”,说什么共产党杀共产党,无耻呵!无耻啊!!”(热烈的鼓掌)闻氏紧接着
4.边区各界悲愤交集 纷纷电唁闻一多家属 志士之血必灌出革命之花(《人民日报》1946-07-21)
[详细阅读]【邯郸十八日电】边区各界人士正为李公朴氏被国特暗杀而悲愤莫名之际,忽而闻一多先生竟又遭毒手,群情愤极,纷纷致电闻氏家属及闻立和先生,表示最大唁慰之忱。边府主席杨秀峰电称:“吾人坚信:志士之血,必将灌溉出灿烂的革命之花”!边参会副议长邢肇棠在唁电中指出:“李、闻二氏相继遭受国特暗杀,标志着国民党法西斯派在其统治区已开始一个新的‘恐怖时期’,他们杀了一个又一个,我们要钢一般的团结起来制止这一暴行,边区人民誓为大后方民主运动的后盾。北方大学校长范文澜氏写道:‘蒋介石对于教授学者的公然屠杀,较之古今中外
5.延安清华大学同学会 电唁闻一多氏家属(《人民日报》1946-07-21)
[详细阅读]【新华社延安十八日电】延安清华大学同学会昨日致电闻一多氏家属吊唁,原电如下:昆明西南联大闻家驷先生转致一多夫人及各位家属礼鉴:惊悉一多先生及令公子在昆明被国民党法西斯派的暗杀,此地全体同学,不胜悲愤!先生在中国新文化事业上,一贯体现着我校优良校风崇尚民主与科学的精神。近年来为中国独立和平民主的事业努力不懈,更为我军后起同学之表率。今国民党反动派为了实现其卖国内战独裁之阴谋,竟对先生下此卑鄙的毒手,我们誓将继承先生遗志,为反对独夫民贼而奋斗,谨此电唁。延安国立清华大学同学会会长曹葆华、总理事蒋南翔
6.毛主席朱总司令电唁闻一多家属(《人民日报》1946-07-22)
[详细阅读]【新华社延安十九日电】毛主席、朱总司令十七日电唁闻一多氏家属,原电如下:昆明国立西南联大请转闻一多先生家属:惊悉一多先生被害,至深哀悼。先生为民主而奋斗,不屈不挠,可敬可佩,今遭奸人毒手,全国志士必将继先生遗志,再接再厉,务使民主事业克底于成。特电致唁!毛泽东朱德七月十七日【新华社延安十九日电】南京讯:闻一多、李公朴两氏遇害后,昆明全市已为恐怖空气笼罩。在南京“杀人犯”政府统治之下,人民生命自由毫无保障,潘光旦教授等被迫不得不请求美领事馆予以保护。南京外籍记者对此,曾于十七日向国民党宣传部长彭学
7.闻一多氏二子要求政府缉凶(《人民日报》1946-07-29)
[详细阅读]【新华社延安二十四日电】渝讯:此间民主报、新华日报、时事新报等九家报纸,十八日同时发表闻一多氏之次子闻立雕、三子闻立鹏二人所作《七一五杀死了我的爸爸!》一文。文中称:“我们要向社会人士和全世界人士控诉,请主持正义,要求政府立即捕拿凶手和幕后主持者。”闻氏长子立鹤与父同时遇刺,身中五弹,现在昆明医治,闻已脱离危险期。立雕、立鹏均在渝某中学肄业,立鹏年才十三岁,他流着泪告记者说:“爸爸反正是死了,不过这种手段是多么无耻卑鄙!爸爸是为民主而死的”。又说:“爸爸原定十三日来渝,候机飞平,因重庆天热,没有
8.延安各界万余人举行大会 反对内战反对特务 追悼李公朴闻一多李兆麟于树中等烈士 朱总司(《人民日报》1946-07-30)
[详细阅读]【新华社延安二十七日电】昨日下午四时,延安各界万余人,在大众剧场举行反内战反特务大会,并追悼李公朴、闻一多、李兆麟、于树中、王任等烈士,是时虽风雷烈日,人群仍踊跃而来,剧场及两傍厢楼为之拥塞,场外的山拗高处满布人群,绿柳垂杨中闪出许多红色。四时许,宣布开会,奏哀乐后,选出大会主席团,全体肃立,为被害诸先烈默哀。朱总司令首先被请讲话,他号召全国人民全国民主人士,一致团结起来,清洗法西斯好战分子;号召全国一切爱国军队退出内战漩涡;号召中美两国人民共同携起手来,反对美国帝国主义对华殖民地政策(演说全文
9.李公朴闻一多两烈士哀辞(《人民日报》1946-08-07)
[详细阅读]范文澜李公朴闻一多两烈士被汉奸卖国贼蒋介石惨杀了。两烈士的鲜血,灌注到中国人民反美帝反奸贼的猛火堆里,光焰更是万丈高了。两烈士瞑目吧!你们正义的鲜血,决不会白流的。近百年来,地主买办阶级里产生大汉奸卖国贼,最著名的如曾国藩、李鸿章、袁世凯、段祺瑞之流,把中国卖得差不多,但比之蒋介石那样干脆而彻底的出卖,却是小巫见大巫,反而算不得大奸大贼了。可以相比的只有汪精卫,好一对奸贼群中的难兄难弟!蒋介石企图掠夺抗日战争的全部果实,永远保持其法西斯独裁,悍然出卖中国的一切,向美帝求援。他把天空也卖了,把海面
10.闻一多教授周年祭(《人民日报》1947-08-21)
[详细阅读]北平讯:上月十五日为著名民主主义者前西南联大教授闻一多先生被蒋介石特务刺杀周年忌辰,北大新诗社、风雨社及文艺社等二十五个团体暨闻氏生前友好,于是日下午七时在北大民主广场举行悲壮纪念晚会,到北大、清华、燕大学生及校外人士外籍记者等一千五百余人,会场高悬闻氏遗像,双目炯炯,正气凛然,表现出其生前与反革命搏斗之无畏精神。开会时由“沙滩合唱团”低唱“安眠吧!勇士”一曲,即全场默哀三分钟。继由去年与闻氏被刺曾受重伤之闻氏长公子立鹤,以自身经历报告蒋特行凶时之残暴及闻氏牺牲之壮烈经过,全场为之泣下。报告毕,
11.闻一多全集整理中(《人民日报》1947-02-16)
[详细阅读]据津大公报一月三十日的消息,清华大学闻一多先生遗集整理委员会,由朱自清任主委,潘光旦、吴晗、浦江清等任委员。全集的第一部抄齐后,拟在上海付印。全集拟定的目录如下:一、神话与诗二、古典注释三、语诗杂论四、时事与宣传五、诗集六、风诗类挽、易材@华七、楚辞校补八、语诗大系九、现代诗抄
12.文代大会第十一日 通过全国文联章程草案 全体代表为闻一多先生死难三周年致哀(《人民日报》1949-07-15)
[详细阅读]【本报讯】全国文代大会昨天(十四日)为第十一日,阳翰笙主席。会上讨论了中华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章程(草案)及选举文联全国委员会条例(草案)。并为闻一多先生死难三周年致哀。会议首由大会秘书长沙可夫报告全国文联章程草案草拟经过。经全体代表热烈慎重商讨与修正后,当即表决通过。主席报告十五日为闻一多先生死难三周年纪念,因大会十五日进行小组讨论,主席提议提前举行悼念。全体代表一致起立在哀乐声中默哀。主席并朗读通过大会致闻一多夫人高真先生的慰问信。(见另文)会议进行中并有北平市评剧界代表及北平中小学教联献旗
13.暗杀李公朴闻一多的凶首 匪帮特务熊福广就擒 供认暗杀系奉霍揆彰命令执行(《人民日报》1950-03-15)
[详细阅读]【新华社重庆十四日电】一九四六年七月在昆明暗杀李公朴、闻一多的国民党特务凶首熊福广,已被重庆市公安局逮捕归案。该犯供认暗杀李、闻系直接奉昆明警备司令霍揆彰之命令执行。熊匪当时任伪警备司令部特务营长,行凶后曾受到蒋介石匪首奖励,一九四七年被提升为重庆伪警备司令部机动部队指挥官,其后调伪“徐州绥靖公署”任团长,淮海战役中被人民解放军击伤逃脱。去年到四川国民党七十二军任团长。七十二军起义后,熊匪潜来重庆,企图进行反革命活动未遂被捕。
14.爱国诗人闻一多——纪念闻一多先生逝世四周年(《人民日报》1950-07-30)
[详细阅读]艾青诗人闻一多出身于湖北一个地主的家庭。他自己在文章里说:“父亲是一个秀才,从小我就受诗云子曰的影响。”他曾到美国学习美术。他生长的环境,和所受的艺术教育,使他熟识与爱好古老中国的豪华。打开闻一多的诗集,就像走进一家古董铺和珠宝店。他的一首二百多行的“剑匣”,是用尽雕镂的技巧而磨琢成的景泰蓝似的作品:……绿翡翠、蓝璫玉、紫石瑛,错杂地砌成一片惊涛骇浪;再用碎砾的螺钢点缀着,那便是涛头闪目的沫花了。上面再笼着一张乌金的穹窿,只有一颗宝钻的星儿照着。其他如“象牙”、“墨玉”、“金丝”、“玫瑰玉”、“
15.暗杀李公朴闻一多的主犯 王匪孑民在成都伏法(《人民日报》1951-03-21)
[详细阅读]【新华社十九日讯】成都消息:五年前在昆明暗杀李公朴和闻一多的主犯、国民党特务分子王孑民已在成都市伏法。一九四六年,国民党匪帮以刽子手霍揆彰任匪“云南省警备司令部总司令”,王匪孑民任该匪部“昆明稽查处少将处长”,企图进一步镇压昆明的民主运动。是年四、五月间,王匪提出了包括昆明各大学教授、学生及各界民主人士在内的四十余人的黑名单,经由霍匪揆彰交蒋匪介石圈定暗杀或逮捕。同年七月,王匪即亲自部署其下属组成行动小组,于十一、十五两日连续以美制无声手枪暗杀了李公朴和闻一多。一九四七年后,王匪调任匪“湖北省第
16.关于《哭闻一多父子》(《人民日报》1951-05-04)
[详细阅读]吴晗(一)这一个多月来,我收到很多青年的来信,东北的,湖南的,北京的。也有用电话询问新华社,新华社再来电询问。问题是我在一九四六年七月十八日所写的《哭一多父子》,发表在上海群众周刊上的,提到闻一多的长子闻立鹤已经和一多同时被国民党匪帮暗杀,这篇文章被选入那时候上海开明书店出版的国文月刊,也被选入新华书店出版的高中国文第一册。广大的青年都读过它,对闻一多闻立鹤很熟悉。怎么到了一九五一年三月,中国民主同盟北京市支部举办的控诉美蒋匪帮特务罪行的大会上,闻立鹤又出面控诉美蒋匪帮暗杀他父子的罪行呢?也有的
17.民盟总部举行纪念会及祭灵仪式 纪念民盟殉难烈士 闻一多安葬于北京革命烈士公墓(《人民日报》1951-07-18)
[详细阅读]【新华社十七日讯】中国民主同盟总部于本月十五日——民盟殉难烈士纪念日——在北京举行该盟殉难烈士纪念会和祭灵仪式。会后,由闻一多烈士安葬委员会为闻一多烈士举殡,并在北京革命烈士公墓举行安葬仪式。纪念会和祭灵仪式于上午八时半在人民政协全国委员会文化俱乐部举行。参加追悼的来宾有:人民政协全国委员会代表、中国共产党及其他各民主党派代表、人民政协无党派民主人士代表、首都文教界代表、各大学负责人和教授以及烈士生前亲友等共约二百余人。民盟主席张澜曾亲临祭奠。会上,首由民盟副主席沈钧儒致词,他在叙述了闻一多、李
18.教我学步的人——闻一多先生逝世十周年祭(《人民日报》1956-07-14)
[详细阅读]闻山诗人的天赋是爱,爱他的祖国,爱他的人民。面对“红烛”,我耳边重又响起闻一多先生低若鸣琴的声音;我又凝神注视着他那温暖照人的目光;我的思想,沿着记忆的道路,霎忽飞回到十三年前。1943年秋天的一个下午,昆明的天空显得又蓝又高,和暖的太阳晒着长长的干草,散发着香味。西南联大新校舍内,一片寂静;只有靠东墙边一个课室里,断续地传出一阵阵高兴的笑声。课室里挤满了人。闻一多教授不站在讲台上,却坐在课室当中,挤在学生里面。许多一瞬不移的目光,包围着他。是讲唐诗。但这那里像先生给学生上课!(我过去从来就没看见过
19.忆闻一多先生(《人民日报》1956-07-15)
[详细阅读]康俔1943年秋,我由四川转学到昆明的富有革命传统的西南联合大学,在中文系向闻一多先生学习整整三年。从1943年9月,第一堂唐诗课起,到1946年5月,末一堂乐府诗止,三年中先生所开的每一门课我必选,每一堂课我必听;在各种会议上领会先生发言,在历次运动中追随先生行止;经常向先生质疑问难,不论在岗头村的家,昆华中学的家,我们南院女生宿舍隔壁的家,我总是跑进跑出的。在三年中,我看到先生怎样由学术走向政治,从课堂走向广场。但学术与政治是结合的,课堂与广场也并行在先生的生活里。在细致的、刻苦的钻研之后,他便试图运用马
20.李公朴、闻一多殉难十周年 民主同盟中央举行纪念会(《人民日报》1956-07-16)
[详细阅读]据新华社15日讯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会今天举行民盟先烈李公朴、闻一多殉难十周年纪念会。到会的有民盟中央委员会主席沈钧儒,副主席章伯钧、罗隆基、高崇民,秘书长胡愈之和在京中央委员、北京市委员会委员及李公朴和闻一多烈士家属等共七十多人。纪念会由高崇民主持。章伯钧和闻一多的儿子闻立鹤、李公朴夫人张曼筠在会上讲了话。章伯钧在会上要求全盟同志继承先烈的遗志,更进一步地把民盟的工作做好。闻立鹤说:人民公认我的父亲是诗人、学者和战士,这是确切的评价。他说,他们弟兄姊妹在父亲的榜样之下都已作了光荣的共产党员。他代
21.看闻一多先生手稿想起的(《人民日报》1956-07-20)
[详细阅读]孙世恺在闻一多先生殉难十周年的纪念日那天上午,北京图书馆有许多人正在紧张地布置“闻一多生平、著作及手稿展览”。忽然,有一个女同志向她身旁的人低声说:“请您稍后一点,万一你喝的水点到手稿上一点,可怎么办?”那个拿着杯喝水的人,就立即小心翼翼地退后了几步。的确,著名的学者、作家的手稿是祖国的一份珍贵的文化财富。就拿闻一多先生遗留下的手稿来说,现存的闻先生手稿有一百七十一种,八千八百四十一页,凝结着作者毕生的心血。在展览会上,引人注意的还有个精致的木匣,这是专为保藏手稿而特制的。手稿装入木匣后,再放进
22.闻一多烈士夫人高真发出公开信 斥责章、罗妄图搞资本主义复辟(《人民日报》1957-06-20)
[详细阅读]据新华社天津19日电被国民党特务暗杀的著名诗人、民盟中央委员闻一多烈士的夫人高真,今天在她天津的家里向章伯钧、罗隆基发出一封公开封。这封信说:你们说什么“工业方面有设计院,政治上没有设计院。”什么“国务院开会常拿出成品,这种形式主义的会可以少开。”什么“民主党派发展的人都是挑剩下来的。”什么“另成立一套平反机构。”什么“积极分子是打击别人、抬高自己。”……这简直是荒谬绝伦的一派胡言,这只能使亲者痛,仇者快!这封信在叙述了闻一多烈士和罗隆基、章伯钧之间的一些往事以后说:把这些不久以前的往事跟你们当前
23.杀害李公朴闻一多的凶手蔡云旗在盐城伏法(《人民日报》1958-04-28)
[详细阅读]据新华社盐城26日电杀害李公朴、闻一多两烈士的反革命分子蔡云旗案,已经江苏省盐城地区中级人民法院重行审判,今天下午在盐城县将蔡犯执行枪决。蔡云旗曾任国民党军队的排、连、营长,少校团附、联络参谋等伪职,是一个万恶的特务分子。1946年他在云南昆明任蒋帮预备第二师谍报组长时,坚决破坏民主运动,和蒋帮谍报队长特务头子陈国华等积极共谋杀害爱国民主人士李公朴、闻一多。同年7月,蔡云旗担任国民党特务机关所组织的以杀害李公朴、闻一多等为目的的行动小组组长。7月11日下午,蔡云旗指挥特务开枪打死李公朴烈士。同月15日,蔡云
24.拍案而起的闻一多(《人民日报》1960-12-01)
[详细阅读]吴晗“闻一多拍案而起,横眉怒对国民党的手枪,宁可倒下去,不愿屈服。”毛泽东同志指出:闻一多“表现了我们民族的英雄气概。”(《毛泽东选集》第四卷1499页)一多和朱自清先生的性格是完全不同的,自清先生小心、拘谨,温文尔雅,从来不会厉色疾言。一多呢,豪放,爽朗,侃侃而谈,大声疾呼,有时候会声泪俱下。印象最深刻的,是在有一次会议中,大概是清华大学考试研究生的会吧,那时候,一阵反苏高潮刚过去,考试委员来了些人,研究生还没来,大家便闲谈起来。其中有一个国民党御用哲学家,清华大学的权要故意问一多:“有人说,你们
25.中国民主同盟举行集会 纪念李公朴闻一多等烈士牺牲十五周年(《人民日报》1961-07-16)
[详细阅读]新华社15日讯中国民主同盟今晚举行集会,纪念李公朴、闻一多等烈士牺牲十五周年。民盟中央主席沈钧儒,副主席杨明轩、史良、高崇民、胡愈之、楚图南等出席了今晚的纪念会。纪念会由沈钧儒主席主持。杨明轩代表沈钧儒在会上讲话。他说,民盟成立二十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号召影响下,参加了民主革命,一些同志像李公朴、闻一多、杜斌丞、杨伯恺等为革命事业英勇地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他强调说,今天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我们要学习先烈们为革命事业奋斗牺牲的精神。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无数革命先烈为了人民的利益牺牲了他们的生命,使
26.读闻一多的佚文想起的(《人民日报》1979-12-19)
[详细阅读]康伣在纪念闻一多八十诞辰的日子里,昆明师范学院的同志发现了闻先生遗著《昆明的文艺青年与民主运动》这篇重要佚文。这是研究闻一多后期思想的一篇重要文章,也是研究昆明民主运动的重要材料。让我们简单介绍一下这篇文章的历史背景。抗日战争末期到解放战争前夜的昆明,号称“小解放区”,一批批的文化战士和青年学生云集于祖国这南疆重镇。记得有一位刚从河南逃来的同学,在西南联大的“新诗社”开会时,用浓重的乡音朗诵着自己的新作,称道这里是“有阳光、有青草”的地方,深得作为“新诗社”导师的闻一多的赞许。这个“有阳光、有青
27.说与作——记闻一多先生言行片段(《人民日报》1980-02-12)
[详细阅读]臧克家“人家说了再作;我是作了再说”。“人家说了也不一定作;我是作了也不一定说”。作为学者和诗人的闻一多先生,在三十年代“国立青岛大学”的两年时间,我对他是有着深刻印象的。那时候,他已经诗兴不作而研究志趣正浓。他正向古代典籍钻探,有如向地壳寻求宝藏。仰之弥高,越高攀得越起劲,钻之弥坚,越坚钻得越锲而不舍。他想吃尽、消化尽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的文化史,炯炯目光,一直远射到有史以前。他要给我们衰微的民族,开一剂救济的文化药方。一九三○到一九三二年,“望闻问切”也还只是在“望”的初级阶段。他从唐诗下手
28.《闻一多纪念文集》出版(《人民日报》1980-12-24)
[详细阅读]我国著名的诗人、学者、民主战士闻一多,为民主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三十多年来,党和人民深切怀念着他。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应有关人士和广大群众的热切要求,最近出版了《闻一多纪念文集》,内容包括历史资料、纪念诗文、生平事略等几个部分。纪念文章,大部分是约请闻先生的同事、学生、战友、家属撰写的;以前发表的,也搜集编入本书。这些文章感情真挚,对闻先生的品格、为人、治学均有追述,为研究闻一多先生提供了宝贵资料。书前还有照片多幅。三联书店还将出版闻一多的《天问疏证》,并重印《闻一多全集》。《天问疏证》是
29.民盟云南省委举行纪念会 纪念李公朴、闻一多殉难三十五周年(《人民日报》1981-07-18)
[详细阅读]新华社昆明7月16日电中国民主同盟云南省委员会今天举行纪念会,纪念民主战士李公朴、闻一多先生殉难三十五周年。民盟中央副主席楚图南,中共云南省委、云南省和昆明市政协与云南各民主党派负责人,烈士亲属和生前友好,以及各族各界群众六百多人,在会后冒雨瞻仰了烈士墓。李公朴、闻一多先生生前是民盟中央委员、民盟云南支部的负责人。他俩在昆明一直积极参加和平民主运动,为国民党反动派所仇视,不幸分别于1946年7月11日和7月15日惨遭国民党特务暗杀。“李闻事件”发生后,毛泽东同志和朱德同志从延安发来唁电,赞扬李公朴、闻一多先
30.《闻一多朱自清论》出版(《人民日报》1982-10-13)
[详细阅读]最近,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了时萌的研究论文集《闻一多朱自清论》,对闻、朱的思想发展,他们作品的艺术特色作了全面的深入生动的论述。这本论文集所收的作家论、作品论颇有深度,材料丰富,论证有力,文风也有作者的个性,生动好读。(沪文)
31.“一二·一”运动史陈列室建成 闻一多李公朴和“一二·一”烈士陵园修复如初(《人民日报》1982-11-26)
[详细阅读]本报讯记者张书政报道:坐落在昆明市云南大学后面的闻一多李公朴和“12·1”运动烈士陵园,修复如初。在陵园内修建的“12·1”运动史陈列室也已竣工,将于12月1日“12·1”三十七周年纪念日正式开放。这座陵园是一组革命文物的建筑群。内有著名的民主战士、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教授闻一多先生的衣冠塚,有著名的民主战士、学者李公朴先生墓和“12·1”运动中遇难的潘琰、于再、李鲁连、张华昌四烈士墓,还有闻一多先生撰写的《一二·一运动始末记》大理石碑和冯友兰撰文、闻一多篆额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以及目前仅存的一栋简陋的西南联大
32.《闻一多评传》序(《人民日报》1983-04-24)
[详细阅读]闻家驷刘烜同志撰写的《闻一多评传》,即将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因为我有机会事先阅读过他的稿子,他要我为他这本书写一篇序,我感到义不容辞,就答应他了。粉碎“四人帮”以后,除重印原本《闻一多全集》和陆续整理出版闻一多遗著外,有关闻一多的文章和著作也逐渐多了起来,有回忆录,有纪念诗文,有专论,有电影剧本,有事略,有传记,而刘烜同志写的《闻一多评传》,则是这方面的一个新的丰硕成果。《评传》,长达三十万言,叙述了闻一多的生活道路、战斗业绩和他在诗歌创作、理论著述、以及古籍研究等方面的卓越成就,歌颂了闻一多
33.我心里的话——写在闻一多学术讨论会举行之日(《人民日报》1983-10-10)
[详细阅读]臧克家闻一多先生是我崇敬的师长,相处虽仅短短两年时间,但心灵交通,函件往还,怀念之情,萦系于怀。解放后,我四次去青岛,每去,必登上“一多楼”,缅怀过去,留连徘徊,并于门前留影纪念。对于一多先生的性格、人品、思想变化、治学与创作态度,我自信是有个轮廓认识的。我常对朋友们说,也在文章里阐述,要了解一多先生的为人和他治学与创作的精神,要紧紧抓住两条线索。一是热爱祖国,二是关心人民。一多先生,学贯中外,博大渊深,创见迭出,为学术界人士所赞颂。但,我们要追问一下,他为什么足不下楼,目不窥园,孜孜不倦,兀兀
34.纪念闻一多图片展览在湖北浠水县展出(《人民日报》1983-10-19)
[详细阅读]纪念闻一多图片展览于十六日在闻一多的故乡湖北省浠水县正式展出,这次展览共展出反映闻一多生前生活和斗争的照片以及各类纪念图片一百一十八幅。正在湖北举行的全国首届闻一多研究学术讨论会的一百多位代表参观了展览。
35.著名民主战士闻一多烈士夫人 高真同志追悼会在京举行(《人民日报》1983-11-26)
[详细阅读]新华社北京电著名民主战士闻一多烈士的夫人高真同志的追悼会11月22日下午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高真于11月13日在北京去世,终年八十一岁。她生前是政协全国委员会委员、民盟中央妇女工作委员会委员。根据她的遗愿,她的一部分骨灰将埋在闻一多烈士墓前。高真自1922年同闻一多结成终身伴侣后,始终以辛勤的劳动全力支持闻一多的文学艺术创作与学术研究活动。抗日战争胜利前后,在生活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她始终以乐观、积极的态度,支持闻一多全心全意参加抗日运动和民主运动。面对国民党的白色恐怖和反动派特务的恐吓威胁,她和闻一多一道
36.读《闻一多评传》后所想到的(《人民日报》1984-05-07)
[详细阅读]许师谦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闻一多评传》(刘烜著),读了颇感兴趣。既称“评传”,有评有传,写“传”要真实才能“评”得准确。我回想起来,这本书记述的闻先生最后几年的斗争生活大体都是符合实际的。我对闻先生一生知道不多,但1942年以后几年,我在西南联大是闻一多的学生,特别是在“一二·一运动”复课以后一段时间,云南地下党派我做一些工作,几乎每天都要去西仓坡联大教员宿舍闻先生家里商谈一些工作,他的音容笑貌到今天还深深印在我的脑子里。我觉得闻一多是诗人、学者,也是革命烈士。他是云南民盟的宣传委员兼青年委员,十
37.闻一多纪念像(图片)(《人民日报》1984-05-09)
[详细阅读]徐立忠
38.莫斯科集会纪念闻一多诞辰八十五周年(《人民日报》1984-11-23)
[详细阅读]新华社莫斯科11月21日电(记者唐秀山)苏联对外友好和文化协会联合会和苏中友好协会今天在莫斯科“友谊之家”举行集会,纪念中国现代著名诗人、学者和民主主义革命者闻一多诞辰八十五周年。苏联著名汉学家艾德林在会上讲话说,闻一多是一位杰出的诗人和学者,是善于独立思考的民主主义革命者。苏联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研究员苏霍鲁科夫在会上介绍闻一多的生平和创作时说,闻一多不仅以自己的诗篇丰富了中国诗歌的宝库,而且积极投入了当时高涨的人民斗争。苏联诗人雅罗斯拉夫采夫在会上朗诵了他所翻译的闻一多的诗篇。会后放映了中国故事影
39.北大清华纪念闻一多逝世四十周年(《人民日报》1986-07-04)
[详细阅读]本报讯七月三日上午,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在北大临湖轩联合举行闻一多先生逝世四十周年纪念会。楚图南、费孝通、闻家驷、高天、陶大镛、张光年,以及闻一多先生的亲属、同事、学生等出席了会议。
40.英烈赞——李公朴、闻一多烈士被害四十周年纪念(《人民日报》1986-07-14)
[详细阅读]林焕平忆念两先烈悲愤且咬牙血染昆明城苍天披黑纱挺胸争民主何惧头搬家无声有手枪昂首洒血花血育民主花开遍我中华当年杀人者何处变泥沙寄语顽固辈毋学井底蛙共襄统一业前路望无涯一九八六年六一节于桂林独秀峰下
41.纪念民盟成立四十五周年暨李公朴闻一多烈士殉难四十周年 民盟中央在京举行大会 云南省隆(《人民日报》1986-07-15)
[详细阅读]本报讯记者邹大毅、袁建达报道:今年是中国民主同盟成立四十五周年,也是民盟先驱、著名民主人士李公朴、闻一多殉难四十周年。7月15日下午,民盟中央在北京举行纪念大会,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盟中央代主席楚图南主持了会议。中国民主同盟原称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成立于1941年3月19日,1944年改为现称。社会活动家李公朴、西南联大教授闻一多,都是民盟中央执行委员、民盟云南省支部的领导人。抗日战争时期,他们积极投身抗日,痛斥国民党独裁统治,大力支持各界人民争取民主、反对内战运动,因而招致国民党当局的忌恨。1946年7月11
42.英魂兮归来——悼念闻一多先生牺牲四十周年(《人民日报》1986-11-03)
[详细阅读]闻山“在你的朋友中,谁能象你将服膺半生的自由思想和道德观念,在一旦觉悟之后,认为只是某一阶级的偏见而并非永恒的真理,弃之惟恐不尽,攻之惟恐不力!“谁能象你将‘人民’看作国家的真正主人翁,社会的主体,将自己的生命完全献给它,而不把它当作仅仅是供给大人先生们生存需要的一种工具或学者政客们鹦鹉式的口头禅!“谁能象你绝对地鄙视‘明哲保身’哲学,而将‘威武不能屈’的精神发挥到顶点,为民族增光,为懦夫添耻!”这是西南联大政治系主任张奚若教授纪念闻先生死难一周年时说的话,也是对闻先生的崇高精神的最好概括!闻先
43.闻一多向李公朴道歉的故事(《人民日报》1987-03-01)
[详细阅读]闻一多个性刚直,有嫉恶如仇的气概,但是缺乏在复杂政治环境中的斗争经验。在他看来,越是好朋友,越不能容忍有什么错误。1945年春,有人造谣说:“李公朴已被收买,即将赴渝出任要职。”一天下午,李公朴正巧到闻一多家,吴晗、楚图南也在那里。闻一多就拍着桌子质问他:“为什么出卖民盟?”李公朴进行了辩解。但是,在火头上,闻一多没有听进去。李公朴一怒之下也走了。当晚,李公朴找到张光年,告诉他这件冤案。张光年第二天找到闻一多。闻一多没有等张光年讲完,就真诚地说:“我们错了!我们向公朴道歉!”1945年4月,李公朴的北门
44.闻一多铜像在武大落成(《人民日报》1987-03-16)
[详细阅读]新华社武汉3月14日电(记者杨建武)我国现代杰出的爱国主义诗人、著名学者闻一多铜像在武汉大学校园内落成,今天上午举行了揭幕仪式。李先念主席为铜像题了词,楚图南书写了碑文。闻一多是湖北浠水县人。1922年至1930年,曾任国立武汉大学文学院院长兼中文系主任。
45.《闻一多之歌》(《人民日报》1987-03-19)
[详细阅读]由花城出版社出版的叙事诗集《闻一多之歌》收集了岑琦的两首叙事诗《闻一多之歌》和《朱自清之歌》。作者说:“这两位斗士是我心中的常绿树,是民族的精魂”。因此诗人满怀激情地歌唱这两位知识分子崇高的一生,塑造了饱满而生动的艺术形象。《朱自清之歌》是岑琦更为丰满、更多风致的悲剧诗,朱自清的独白如清溪的银铃似的抒唱贯串了整个诗篇。
46.闻一多纪念馆在浠水落成(《人民日报》1991-12-18)
[详细阅读]据新华社北京12月16日电著名现代诗人、学者闻一多纪念馆日前在他的故乡——湖北省浠水县清泉镇落成。闻一多曾留学美国,学美术、文学,早年参加新月社,先后在青岛大学、清华大学等校任教,著有诗集《红烛》、《死水》,对《周易》、《诗经》、《庄子》、《楚辞》研究也获得相当的成就。1946年7月15日,他在昆明被国民党特务暗杀。由武汉钢铁公司设计院免费设计的闻一多纪念馆为庭院结构,具有鲜明的民族风格,建筑面积为1200平方米。
47.闻一多基金会在武汉成立(《人民日报》1992-07-13)
[详细阅读]新华社武汉七月十一日电(记者刘凉)闻一多基金会在武汉正式成立,并于今天上午召开了第一届理事会。闻一多先生是湖北省浠水县人,是我国现代杰出的爱国诗人、学者和伟大的民主斗士。闻一多基金会将利用国内外企业、团体及个人以自愿形式捐助的资金,推进闻一多的思想和学术研究;奖励对闻一多思想和学术研究有突出成绩的研究者,开展与海内外研究闻一多的学术团体与人士的友好往来和合作。
48.闻一多老师二三事(《人民日报》1992-03-01)
[详细阅读]杨澈闻一多老师离开我们45年多了。然而,闻老师教我们读书时的声貌,仍深深留在我心里。那是1944年至1945年抗日战争的后期,地处大后方的昆明政治腐败、黑暗,物价暴涨,身为西南联合大学教授的闻一多老师,为生活所迫,也为了解决住房问题,到我们昆华中学来兼课。闻老师担任我们高三年级的国文(语文)课老师。他给我们讲《离骚》,他说“屈原是人民诗人”,还告诉我们:人分为统治人的人和被统治的人;屈原为被统治的人民喊出了人民的愤怒。这使我第一次懂得,“人”原来是分为两类的。还使我明白,为什么有的人荒淫无耻、横行霸道,有
49.闻一多纪念馆开馆江泽民题写馆名(《人民日报》1993-05-20)
[详细阅读]新华社武汉5月19日电(记者方政军、通讯员张训蒙)闻一多纪念馆开馆暨铜像揭幕仪式,日前在闻一多故乡湖北省浠水县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江泽民为闻一多纪念馆题写馆名。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盟中央主席费孝通为纪念馆题词。为了缅怀著名诗人、学者、斗士闻一多的英雄业绩和弘扬他的爱国主义精神,浠水县委、县政府于1988年动工兴建此纪念馆。该馆占地14亩,建筑面积1212平方米。馆内共展出闻一多遗物22件、复制品40多件,各种图片331幅。
50.纪念闻一多诞辰95周年活动在京举行(《人民日报》1994-12-17)
[详细阅读]据新华社北京12月16日电(记者朱冬菊)各界人士及有关专家学者250人今天在这里举行闻一多先生诞辰95周年纪念大会暨’94闻一多国际学术研讨会。会上,费孝通代表民盟中央回顾了闻一多先生光辉战斗的一生;王兆国代表全国政协和中共中央统战部高度评价和颂扬了闻一多先生为中国革命所作出的贡献;王汉斌回顾了学生时期接受老师闻一多教诲的往事;朱光亚代表西南联大校友会,深切缅怀闻一多先生。宋平、彭珮云、赵朴初等出席纪念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