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新闻网恶霸地主专题依靠或组织反动势力称霸一方的地主。他们勾结官府,甚至私设公堂、牢狱,经常用权势和暴力欺压、掠夺人民,有的还拥有武装,或豢养流氓打手
1.昔阳峪沟村运动深入 打垮恶霸地主反攻(《人民日报》1946-11-16)
[详细阅读]【本报讯】昔阳峪沟村群众打垮恶霸地主反攻,运动深入,全村翻透身。该村恶霸地主贺才亿、贺秋生等,近来用各种卑鄙手段企图打死村长,挑拨干部群众内哄,破坏群众翻身运动。特务贺秋生抓住村长态度不好的空子鼓动群众反村长,并造谣村长花了黑钱等等。一些干部与群众一时糊涂,上了他的当,武委会主任冯三堂竟布置斗争村长。后来农会主席觉察到不对劲,断定群众是上当了,便召开群众会讨论:村长态度作风不好是不对,可是村长就没有好处吗?群众都说:“村长今年领导咱们翻身,特务地主便痛恨他,想害他,特务反村长就是反咱们翻身!”于
2.冀南太行干部热烈献田 恩县恶霸地主假献田奸谋被识破已遭拒绝(《人民日报》1946-09-14)
[详细阅读]【本报威县讯】冀南献田运动继续开展。南和县政府民政科长韩全义同志,于上月二十七日献良田三十七亩、磁高田村抗属地主靳克孝先生在敌伪统治时曾长期隐蔽的进行抗日活动,团结在乡知识分子,组织文工团,为人民服务。在最近农民翻身运动中,积极动员家庭,于八月二十日将土地一百亩、空宅二所,慷慨赠给村中农民。恩县在献田运动中有好多恶霸地主投机取巧,也表示要献田,但暗中却大肆侮蔑并图麻痹群众,其阴谋已被农民看破,一致拒绝接受,并展开控诉清算运动。【本报讯】太行区献田运动正迅速开展。仅磁县六区南贾璧、上寨、水峪子、北
3.检查发现恶霸地主没斗倒 临城展开彻底清算 古鲁营地主郝老醒被斗垮交出枪四支(《人民日报》1946-11-10)
[详细阅读]大检查后运动深入及时解决中农顾虑【本报临城讯】本县新区实行翻身大检查,群运再起。该县从十月份新区群运总结中,发现运动开始以来,仅削弱恶霸地主土地百分之二十四(五万亩),地主在经济上政治上都没有垮台,该县便展开了翻身大检查。当即发现恶霸地主以假卖、“分家”等方式隐瞒土地财物;以收买、拿出少数物品实行软化,或以“笑面虎”姿态对付干部;另外,则抓紧每一个机会向农民反攻,造谣惑众,勾结蒋特,企图暗杀村干部。而干部过去在运动中表现有包办的现象,过后又不深入调查,便认为斗的“差不多”了;同时又有些干部把照顾
4.推进耕者有其田把身翻透 和顺城关群运再起 广大中农卷入运动恶霸地主低头(《人民日报》1946-09-21)
[详细阅读]【本报长治十七日电】在翻身队帮助下,和顺城关群运再起,规模较今年麦收前大至三倍以上,大部中农与老实农民均卷入运动。大部恶霸、地主经此次运动始真正向农民低头,群众始真正获得翻身。翻身队系于上月八日到达和顺城关,当即配合区、村干部进行对前半年群运的检查,发现群众翻身不够彻底,如东关李艮保,仍受着地主的残酷压榨,全家人伙盖着一条破被,南关农民卜福善婆媳俩伙穿一件衣裳,东关少数地主的土地仍占全村土地百分之二十二,且大部系上等地,贫农仍多缺少耕地而受重租剥削。南关群众则反映:“只翻了半个身”。检查原因为:
5.临清市数千市民愤怒集会 斗争恶霸地主冀筱帆 这畜牲奸杀诬害惨绝人寰(《人民日报》1946-08-07)
[详细阅读]【本报威县讯】上月十六日临清市二千余市民集会,以愤怒的情绪斗争大恶霸地主冀筱帆。冀历来就勾结官府欺压平民,事变后更变本加厉,依仗伪县长赵文涛、伪大队长栾子玉,强奸民女,霸占民财,共害死人命十五条,讹、霸农民土地财产无算。会上苦主们纷纷争着控诉他的非人罪行,韩于氏痛哭流涕的说:“俺闺女十一岁上被迫卖给冀筱帆当侍女,十五岁就被他强奸了,十七岁身怀有孕被赶出来,她爹去衙门告状,反被衙门诬为私卖白面把他枪毙了,俺闺女又羞又气上吊死了!”她咬牙切齿的狂喊:“如今我要给俺闺女、老汉报仇雪恨啊!”冀从倪庄买来
6.恶霸地主刻毒绝伦 饿毙雇工吞彼薄产 博爱五村群众痛悼死者复仇索债(《人民日报》1946-10-17)
[详细阅读]【本报博爱讯】博爱北史等五个村一千二百多工、农群众,集会斗争恶霸地主张思寅,并追悼被其饿死的雇工张纯福。纯福给张当雇工达十五年,忠厚勤谨,起早搭黑,精耕细作,为群众所一致称道;讵张刻毒成性,多方虐待压榨,并借口灾荒,克扣饭食;纯福饱受饥饿,四肢无力,仍坚持劳动,终于驮煤时饿死途中。张反将其祖产四亩半地及锅碗衣物全部霸占。雇工张述好给张家担水,张不吃后一桶,说:“放上屁了!”雇工张成被牲口踢掉了满口牙,差点被张赶出大门。张刻薄雇工的恶毒,妇孺皆知。会上群众怒吼:“反对虐待雇工,改善工人生活”等口号
7.汤阴恶霸地主苏伯寅 派款拉夫克扣救济品 城关三千群众开展总清算(《人民日报》1947-06-03)
[详细阅读]【本报汤阴讯】五月五日汤阴城关三千余贫苦市民及难民集会,向蒋伪汤阴县救济院院长苏伯寅展开诉苦说理斗争。按苏系汤阴城内十一顷土地的恶霸地主,反攻前任伪县政府民政科员第一区区员(实际掌握区政权,于去年三月又充任蒋伪汤阴县救济院院长。会上,群众对其克扣救济物资,对贫苦人坐视不救,极为愤慨。北关六十五岁的老汉吴庆德控诉苏说:“我房无一间,地无一垅,成天饿着肚,你救济过我多少东西?”全场高呼:没有救过城内和六关一个穷人,我是他苏伯寅的邻家还得不上半点救济呢!旁边一个老太太气恨恨的说:“我去求他姓苏的救救我
8.坚决镇压恶霸地主土匪骚挠 封邱建立联防武装 冀鲁豫某地方武装协助农民翻身(《人民日报》1947-09-09)
[详细阅读]【本报冀鲁豫八日电】封邱县新收腹区农民翻身后,纷纷建立联防武装,团结保卫果实。该县自七月七日开始土改,仅半月,全县三百余村,即有二百十九个村分财分粮,群众得到初步翻身。但某些未被肃清之恶霸地主,结合顽杂小股土匪,经常出扰,抢劫翻身农民的斗争果实。八月四日,全县召开翻身农民大会,会上经启发后,农民纷纷诉苦,当时领导上即向群众表示态度,同生死、共患难,说明要保住果实,彻底打垮地主,只有大家拿起钢枪土炮来。领导上一号召,群众即纷纷响应,并要求对天发誓,团结一条心。干群隆重宣誓后,十村群众回村纷纷开会,
9.粉碎敌伪顽杂恶霸地主长期统治 夏津完成土地改革 劳动农民从政治上经济上获得优势达到完(《人民日报》1947-01-26)
[详细阅读]地主退还农民土地赤贫业已全部消灭解除了封建武装农民武装了自己【本报讯】夏津是敌伪杂顽恶霸地主长年统治的地方,他们在农村凭着敌人势力,曾用了各种公开和隐蔽的办法敲诈和吸吮农民的血汗。利用开官轧房强制贱价收买农民的棉花;利用村统治把敌伪负担全部或大部加在农民的身上(自己少出或不出);把自己的胡吃胡喝胡干花消,借口应差而全部写在村里账上由农民摊派,特别在灾荒年仗着自己有钱有势,大量的贱价收买农民土地房屋和家具,以及农民的劳动力,在饥寒交迫的情况下,农民给地主做活还得倒贴钱。自八路军解放后,经过去年增资
10.近千户恶霸地主被斗倒 潞城赤贫全部消灭 县书陈振华同志号召克服自满 面向落后层进行系(《人民日报》1947-02-10)
[详细阅读]开展运动三点经验:划阶级诉痛苦放包袱【本报潞城讯】潞城从十一月二十九日扩干会提出彻底消灭封建尾巴,完成土地改革的方针后,全县平川山地,大小村庄都轰轰烈烈的开展了检查翻身运动。在两个月的运动中,全县已普遍的达到了耕者有其田,赤贫已全部消灭,农民取得显著胜利,根据一百零八个村统计,近千户恶霸地主被斗垮,农民收回土地三万四千九百九十五亩,房屋六千九百三十间,粮食二万石。农民大大上升,八十五村原有赤贫三百五十九户,已全部上升为中农,贫农上升中农的有二千五百五十三户,雇农上升中农三百四十一户,经过这次运动
11.京郊小红门村农民 控告恶霸地主双德立 双犯罪行共达五十余起市人民法院已受理审讯(《人民日报》1949-11-09)
[详细阅读]【北京讯】本市十四区小红门村农民代表向法院控诉恶霸地主双德立。该村自本年九月初进行土地改革后,农民都纷纷向农会筹委会控告双德立罪行,九月十三日举行了控诉大会后,即向北京市人民法院正式提起申诉。法院已于昨(八)日上午十时开庭审判,由审判员贺战华主审,出席原告农民代表十二人,其中有小红门村农会主任、村长、居民组长及证人等,开庭后农民代表们分别控诉双德立罪行,该犯自民国二十六年到北京解放,前后共当伪保长十余年,勾结日寇及国民党反动派,压迫剥削、贪污敲诈当地农民,外号“海皇上”。其叔双勇、双武,外号“双
12.绍兴人民公审恶霸地主——六老虎(《人民日报》1949-08-26)
[详细阅读]鲁迅先生的故乡—绍兴,反恶霸斗争已经开始了。农民们在人民政府领导下,组织了自己的农民协会筹委会,奋起解除长久忍受的封建压迫。上月下旬,绍兴市人民组织人民法庭,公审了任家坂村凶如虎狼的恶霸地主“六老虎”。“六老虎”是绍兴漓渚区朱华乡任家坂村恶霸地主六个弟兄的一个共同绰号。他们是当地农民的残暴、恐怖的统治者,他们勾结国民党匪帮,任意杀人,霸占财产,奸淫妇女,敲诈勒索,无恶不作。绍兴解放后,他们继续造谣煽动,指使其他地主瞒报土地,隐藏粮食,破坏征借,反对人民政府。在过去,农民身受他们的迫害与摧残,仇恨
13.恶霸地主双德立谋财害命判处徒刑十五年(《人民日报》1950-01-24)
[详细阅读]【北京讯】京市十四区小红门村恶霸地主双德立被该村农民控诉,移交京市人民法院后,现已审理终结,判处该犯徒刑十五年。双德立又名双建章,在北京解放前,历任伪保长达十二年之久。他曾勾结日寇及国民党反动势力,并加入特务组织,专事欺压农民。强抓壮丁,强买土地,贪污敲诈,逼死人命等。罪行累累。去年九月十三日,该村农民代表十二人向京市人民法院正式提起申诉,法院于去年十一月八日开庭审判。在审理期间双德立仍百般狡赖,不肯坦白认罪。经该村农民与被害人家属陈述被害经过及农民周善等多人作证后,该犯始无言可对。京市人民法院
14.一贯勾结敌伪反对革命残害人民 恶霸地主刘全礼正法 当地人民热烈拥护最高人民法院的复判(《人民日报》1950-05-11)
[详细阅读]【京市新闻处讯】京市人民法院昨(十)日在郊区羊坊村的群众大会上,宣布中央人民政府最高人民法院对恶霸地主杀人犯刘全礼的复判,仍处死刑,并当场处决。刘全礼是郊区羊坊村的恶霸地主,一贯反对人民革命事业。七七事变后,该犯与其子刘清泰(后充“中统”第四分区中心副组长)勾结敌伪,于一九三九年以通“匪”为名,杀害羊坊村民尹四嘎子、尹恒足、樊荫宗三人;四六年四月,又与“中统”特务尹恒亮,串通伪宛平县义勇队,杀害羊坊村抗日救国联合会主任张书田、贫农委员会委员王殿臣及正在怀孕的军属尹郗氏等三人;四七年十月主谋杀害一
15.河北省人民法院撤销正定县府原判 改处恶霸地主房洛雨死刑(《人民日报》1950-12-27)
[详细阅读]改处恶霸地主房洛雨死刑编辑同志:十月十四日人民日报发表江龙同志的信,批评石家庄专区人民法院及正定县人民政府马虎处理地主房洛雨杀害革命干部的事。该案现经河北省人民法院改处房洛雨死刑,该犯已于十一月二十七日在正定枪决。房犯案件发生及处理经过是这样的:地主房洛雨,过去即依靠封建势力(其长子房明亭,充任蒋匪大乡乡长,次子房白旦参加将匪军)欺压群众。解放后仍不低头,去年六月间,房洛秋的女儿(十六岁)在他高粱地里割草,房洛雨强奸了她。他依仗儿子房黑狗混入我军,便威胁农民,实行倒算。群众很怕他,如房希林分得毛
16.公审恶霸地主(图片)(《人民日报》1951-03-30)
[详细阅读]林一鹤作
17.北京郊区黑桥村农民 联名控告恶霸地主(《人民日报》1951-04-27)
[详细阅读]北京东直门外黑桥村农民全体联名控告该村恶霸地主宋万田、宋巨田、宋绍元,并推派代表到北京市人民法院,请求政府将上列反革命分子严惩法办。宋万田,绰号“活阎王”在日伪统治时期,充任伪七村联保长。他家里有三十几个警察保镖。他把眼一翻,说打谁就打谁,说扣押谁就扣押谁。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解放军来了。黑桥村的农民翻了身,八十五个长工组织起来向地主进行说理斗争。宋万田的势力垮了。他迫不得已给长工拿出一千斤补给米,可是怀恨在心,下决心要报复。蒋介石匪帮发动了大规模内战,黑桥村被蒋匪军占了。这一来,宋万田可有了
18.新区群众政治觉悟空前提高的一个典型例子 四川涪陵恶霸地主诬告干部案已判决(《人民日报》1951-06-09)
[详细阅读]在第一次全国监察工作会议上,西南军政委员会人民监察委员会作了一个典型报告,报告该会于去年十二月间,调查处理的四川涪陵县罗云乡恶霸地主,“哥老会”头子李炳烈等诬告干部刘巨文一案。李炳烈在解放前曾杀害共产党员李焕堂等四人,贪污壮丁优待谷数十石,强奸妇女,无恶不作。解放之后,把持农会,抗缴公粮,破坏政府法令。更纠集该乡特务罗泽君、何龙江、李懋馥,勾结“联汉社”、“大同社”、“汉明社”、“福全社”、“一心社”等封建团体及地主李祝荣等,散布谣言,千方百计陷害该乡指导员刘巨文。李炳烈先诬告刘巨文为“特务恶霸
19.艾地主席结束对东爪哇的农村调查 把农村七魔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东爪哇许多贫雇农正纷起(《人民日报》1964-06-05)
[详细阅读]新华社雅加达三日电印度尼西亚共产党新闻局二日发表新闻公报说,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主席艾地已经结束了对东爪哇的农村调查。这次农村调查是从四月十一日开始到五月二十二日结束,在东爪哇三十个县的七十个区和两个城市的四个区进行的。协助艾地工作的有一百三十四名调查人员和一千五百名地方领导人。公报说,除了调查农民境况和农民运动以外,他们还研究了城市贫民的境况和民间艺术,并且调查了若干有历史意义的地点和马威安岛。艾地在总结这次调查时说:东爪哇的农村调查再一次证明那里确实存在“农村七魔”,即恶霸地主(渔村是恶霸船主)
20.印尼共产党人和革命人民迎着困难奋勇前进 革命武装斗争烽火在印尼大地熊熊燃烧 各地人民(《人民日报》1968-02-10)
[详细阅读]新华社九日讯雅加达消息: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人和革命人民迎着困难奋勇前进,革命武装斗争在今年头一个月传出了新的捷报。在这个月里,他们在东爪哇的大片地区举行了武装暴动,在东加里曼丹点燃了革命武装斗争的火炬。在西加里曼丹,人民革命武装在这个月里,同苏哈托—纳苏蒂安法西斯军人政权的反革命武装继续进行了一系列的战斗。据西方通讯社透露,印尼共产党人和革命人民今年一月份,在东爪哇的土隆阿贡、勿里达、谏义里、任抹、外南梦、新埠头、玛琅和牙威等八个地区的农村和市镇郊区,展开了武装活动,狠狠地打击了苏哈托—纳苏蒂安法
21.印度革命农民武装斗争胜利向前 特仑甘纳等地农民武装不断袭击地主庄园和反动警察,使恶(《人民日报》1969-06-22)
[详细阅读]新华社二十一日讯新德里消息:印共革命派领导的印度农民武装斗争最近在安德拉、北方、比哈尔等几个邦里继续发展,吓得长期以来骑在农民头上作威作福的恶霸地主和反动官吏丧魂落魄。据印度报刊报道,具有革命武装斗争传统的特仑甘纳地区的人民,五月下旬在坎曼县的四个区里多次袭击了残酷剥削和压迫他们的反动地主的住宅,没收了他们的财产。五月底,农民武装斗争的火焰又蔓延到了瓦朗加尔县的三个区。据报道,五月二十八日,一批农民武装袭击了古雷拉村的反动村政权的头子的住宅,打死了这个罪大恶极的反动分子,并没收了他的财产。坎曼县
22.印度西孟加拉邦农民革命武装斗争新高涨 武装斗争的火焰已经从北部山区蔓延到南方沿海地(《人民日报》1969-10-18)
[详细阅读]新华社十七日讯新德里消息:印度西孟加拉邦农民革命武装斗争最近又出现新的高涨。武装斗争的火焰已经从这个邦北部的喜马拉雅山麓地区蔓延到南方的沿海地区。在西迪纳吉普尔县,贫农和无地农民组成的游击队,九月七日袭击了一个反动地主的庄园。这个反动地主依靠反革命武装霸占了邻近所有贫苦农民的土地,恣意迫害农民,在当地民愤极大。游击队击毙这个阶级敌人,没收了他的枪支和他从农民那里掠夺来的大量财富。尽管在距离这个反动地主庄园半英里的地方,有一个警察哨所,但是,在当地农民群众的积极协助下,游击队采取了革命行动以后,安
23.印度比哈尔邦农民武装斗争不断发展 游击队依靠广大群众粉碎反动派的“围剿”,惩办恶霸(《人民日报》1969-10-25)
[详细阅读]新华社二十三日讯据印度《解放》月刊十月号报道,印度比哈尔邦木札法普尔县平原地带的农民武装斗争,正在继续发展。游击队依靠广大群众,推进武装斗争,打破反动派的“围剿”,惩办恶霸地主,打击封建势力。在最近的一个半月里,农民游击队在穆沙哈里、帕鲁等地区发动了四次袭击,击毙敌人六名,击伤十六名。游击队和农民群众一起,烧毁了地主的大量地契和票据,并把地主从农民那里掠夺来的财产分还给农民。世世代代受奴役受压迫的农民扬眉吐气,更加积极地支援游击队打击敌人。目前,农民武装斗争已经从木札法普尔县扩展到邻近的达邦加县
24.坚决消灭封建剥削和压迫 粉碎四座大山的黑暗统治 印共(马列)领导的农民武装斗争迅速扩(《人民日报》1969-12-06)
[详细阅读]据新华社二日讯新德里消息:印度《解放》月刊十一月号报道,印度农民革命武装斗争正在西孟加拉邦和比哈尔邦的一些地区迅速扩展。《解放》月刊的报道说,在印度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领导下,在毛泽东思想的鼓舞和指引下,觉醒的贫农和无地农民正在开展游击战,坚决消灭封建剥削和压迫,粉碎四座大山(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封建主义、买办官僚资本主义)的黑暗统治。被压迫和被剥削的人民群众对农民游击队所取得的每一个胜利欢欣鼓舞。统治阶级及其代理人则十分沮丧。报道指出,在修正主义分子当政的西孟加拉邦,“各地纷纷传来关
25.恶霸地主吓破了胆(《人民日报》1969-12-12)
[详细阅读]浙江海盐县海塘公社星火大队贫农陈天仁一九四四年十月的一天中午,我刚喝了一碗薄粥汤,拿了锄头,准备下田。一脚跨出门,就见恶霸地主何奎观摇头晃脑地走来,后面还跟着狗腿子。狗地主一见我就问:“你爸哪里去了?”我说:“爸不在屋里。”他接着就恶狠狠地问:“租米准备好了吗?”我一听,气极了。心想,家里连锅盖都揭不开,哪里来的租米!就对地主说:“现在还只十月,新米还没打出来!”地主听了我这不“顺耳”的话,大发脾气,扬起手,劈了我一巴掌。嘴里还骂:“小鬼,你嘴硬!”我的阶级仇恨顿时涌上心头,再也忍不住了,我拿起
26.在印共(马列)的领导下广大农民加速觉醒 印度斯里卡库兰农民武装斗争迅猛发展 镇压恶霸(《人民日报》1969-12-25)
[详细阅读]新华社二十二日讯新德里消息:在印度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领导和支持下,印度安得拉邦斯里卡库兰县的农民武装斗争迅猛发展。他们在丛林地带和平原地区神出鬼没,英勇地打击敌人。据印度资产阶级反动报纸透露,目前,约有一百多个游击小分队广泛活跃在共约五百平方英里的斯里卡库兰山区。其中帕尔瓦蒂普兰特区腹地一百平方英里的山区,已为农民武装所控制。印度资产阶级报纸《政治家报》惊呼:“安得拉邦政府没有办法使权力达到那个‘红色地区’。”这家反动报纸还透露,在斯里卡库兰县的十九万部族人中,已有八万吉里江人(即山区居
27.在印度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领导下 印度斯里卡库兰武装斗争获新胜利 严惩恶霸地主(《人民日报》1969-12-27)
[详细阅读]新华社二十六日讯印度《解放》月刊十二月号报道,在印度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领导下,印度安得拉邦斯里卡库兰县的农民武装斗争最近又取得了新的胜利,沉重地打击了印度反动军警和当地的封建地主。斯里卡库兰县的农民武装斗争最近又扩大到沿海的纳拉萨纳佩塔区和甘贾姆县。十一月九日,一支农民游击队在甘贾姆县的一个村子里杀掉了一名恶霸地主兼高利贷者,没收了他的全部存粮,烧毁了期票和他霸占的农民土地的地契。有几百名当地农民群众,其中包括许多妇女参加了这次革命行动。这个县和附近地区的贫苦农民听到了这个大恶霸地主被游
28.印共(马列)领导的农民武装广泛开展游击战 英勇反击反革命“围剿” 继续扩展武装斗争地(《人民日报》1970-04-23)
[详细阅读]据新华社二十日讯印度《解放》月刊三月号报道,印度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领导的农民革命武装斗争,最近在不少地区继续发展,并扩展到新的地区,农民游击队不断给印度反动派以打击。报道说,印共(马列)发出的“为被杀害的斯里卡库兰英勇的烈士们报仇”的号召和党的领导人查鲁·马宗达发出的“对敌人的每次进攻进行报复,使斗争波浪般地向前推进”的号召,极大地鼓舞了全国的革命农民和战士。觉醒的农民紧密团结在党的周围,开展游击战争,消灭阶级敌人,在斗争中不断取得新的胜利。在安得拉邦,斯里卡库兰县的革命农民在印共(马列)
29.在印共(马列)领导下发扬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革命精神 印度农民革命武装斗争不断胜利(《人民日报》1970-06-03)
[详细阅读]据新华社讯本社记者报道:英勇的印度革命人民,在印共(马列)的领导下,发扬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革命精神,大力开展武装斗争,抗击印度反动政府的疯狂“围剿”,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目前,印共(马列)领导的农民游击队,广泛地活跃在从喜马拉雅山南麓到印度最南端的科摩林角的广大农村地区。他们在贫苦农民的积极支持和配合下,惩办恶霸地主,没收地主的枪枝和财产,用游击战术袭击前来“围剿”的反动军警,使纳萨尔巴里燃起的革命火焰,迅速蔓延到印度十个邦的广大山区和平原地带。印度农民武装斗争胜利发展的大好形势,使处于风雨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