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新闻网咱们专题咱们是一个汉语词语,读音zánmen,我们的意思。多人说话时习惯在“咱”后面加“们”。其实“咱们”同“咱”的意义相同。
1.惊闻国民党私自堵口毒谋 沿河百万居民集会决定誓死防水自卫 河工队长谭道闵说:“蒋介石(《人民日报》1946-07-12)
[详细阅读]【本报荷泽六日电】国民党破坏南京协议,在花园口开始抛石,积极准备堵口放水。消息传来,冀鲁豫二专区沿河濮县、范县、鄄城、郓城、昆山、张秋、寿张、昆吾各县,百万人民,愤慨万分,纷纷集会讨论防水自卫,誓死争取生存。十三万修堤工人,一面加紧修堤,一面在工余集会。郓北段一万四千工人,在二十八日得到消息后,当晚就全体集会讨论对策,八区第三分队长谭导闵愤激的说:“蒋介石若一意孤行,一定要放水淹咱,那咱就拿起铁锹、红樱枪、大刀、土炮和他拚!”大会直开至深夜,次晨红门厂、吴皮庄等十余村,推举代表十余人至政府请愿,
2.“这样咱们都能翻透身啦!” 贫雇农热烈拥护土地法(《人民日报》1948-01-07)
[详细阅读]【本报消息】中国共产党公布的中国土地法大纲,受到农民的热烈拥护。黎城城关的农民们说:“这样咱们都能翻透身啦!”登着土地法大纲的报纸到了黎城城关,各机关、团体、学校、商店的油灯下围满了人,有的看,看不懂的请别人念。贫农任新年说:“去年斗地主就不彻底;是干部先讨论一下,照顾地主生活。在分配上也不公道。地主的狗食比农民的饭还好,我放了十来年羊,是亲眼见到的。”中农王生才说:“地主王天章、李保元压迫了一辈子人,在年时冬天才搞出他十来亩地。银元、元宝和东西,明知道他有,他能死也不拿。秋天在他窖底下刨出四个
3.美帝包庇日本战犯 把很多大头子都放掉了想叫他们再来祸害咱们(《人民日报》1948-01-21)
[详细阅读]【新华社陕北十五日电】东京讯:日本主要战犯之一法西斯军阀东条英机,自去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抵远东国际法庭后,在麦克阿瑟庇护下,态度愈益蛮横,他在长达六万字荒谬狂妄的辩词中,自称“并未犯任何罪行”,竟把日寇进攻中国及发动太平洋战争等侵略暴行,粉饰为“自卫”“防御”性质。东条并一再为天皇及日本其他战犯狡辩。东条等战犯之所以敢于如此狂妄,实为麦克阿瑟包庇纵容所致。麦克阿瑟对东条等不仅延缓判罪,且竟于开庭前夕仍给东条等二十四名战争主犯以“日本式之圣诞晚餐”,待如贵宾。按东条英机曾任关东军宪兵司令官、关东军副
4.平分是为咱们彻底翻身 南马庄群众热烈讨论土地法(《人民日报》1948-01-27)
[详细阅读]【潞城消息】公布出土地法大纲后,南马庄干部认为不能向群众宣传解释,怕影响群众生产情绪,只是在广播台广播说:“大家注意,给你报告个好消息,中国共产党召开土地会议,颁布土地法大纲,要实行土地平分,抽多补少,抽肥补瘦。”囫囵吞枣的播了一下,这样把好多群众思想混乱了。政府号召运输送肥结合,讨论出办法,光说不去作。找出原因后,首先召开干部贫雇座谈会,接着第二夜召开全村群众大会(地主富农未参加),给大家念过土地法十六条及十五日新华日报上社论,展开讨论。焕昌老汉说:“这会我才知道土地法好呀,前两天听广播平分土
5.歌颂咱们自己的代表(《人民日报》1949-09-29)
[详细阅读]何家槐这两天我都很仔细地读着“政协代表访问记”,几乎是一字一句地反复吟诵,因为在这些简短的记述中,我看到了真正从广大人民(尤其是劳动人民)中涌现出来的优秀人物;看到了从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的抚育和培养中锻炼而成的杰出的英雄:工人旗帜赵占魁,子弟兵的母亲戎冠秀,战斗英雄卫小堂,射击选手魏来国,炮弹大王甄荣典,模范农民王德彪,坚持地下斗争的纱厂女工汤桂芬,闻名全国的女医务人员李蓝丁……。这些辉煌的名字,不断地浮现在我的脑际,萦回在我的心里,使我感到兴奋、骄傲、和无上的光荣。我想,有这些人物参加政协,这
6.“咱们的队伍回来了!” 张市外围人民热烈欢迎我军(《人民日报》1949-01-03)
[详细阅读]【平张前线电】张家口市郊外人民,热烈支援我军作战。解放军在张家口外围作战中,每到一村,老乡们奔相呼告:“咱们的队伍打回来了。”当队伍一停下来,他们立刻蜂涌围上,有的拉着战士们的手,头一句话就是说:“可把你们盼回来了。”洋河两岸的人民,听说解放军到了,就连夜组织大车队、担架队。张市城南十几里地的各家房子村,一连打了两天仗,伪保长们都跑了,十几个穷苦农民,自动成立临时村公所,照顾我军食宿,帮助运送伤员。九日在南兴渠阻击张市傅匪突围的战斗中,群众冒着敌人的炮火,日夜不停的协助我军借粮、借东西。同日,我
7.咱们前后方携着手共同继续努力(《人民日报》1949-01-17)
[详细阅读]东北解放军全体指战员同志:你们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常胜军,你们背负着人民的希望,在枪林弹雨、冰天雪地中,你们以不怕流血牺牲的精神与敌人搏斗,打垮了蒋贼在东北的反动统治,消灭了蒋匪一百二十余万,战绩辉煌,从水深火热之中解放出了全东北的同胞。不但如此,你们又不顾艰辛奔驰关内,为彻底消灭蒋匪解放全中国而战,你们是无上的光荣。我在此新年之际,向你们致以革命的崇高敬礼!你们这样努力,我们在后方也应该再出一股劲,为战争服务,多多支援你们。你们也仍应继承着你们解放东北的光荣传统,咱们前后方携着手,共同继续努
8.现在的工厂是咱们的了(《人民日报》1949-03-23)
[详细阅读]【平市讯】七十一兵工厂工友刘庆祖,每天工作是木柄装压,这种工作很危险。在国民党统治时期,他因为各方面受压迫,受剥削,敢怒不敢言,所以不管弹壳和木柄合适与否,拿起来就猛力一压。这样,每天的废品都得有百分之八、九。解放以来,他对工作就认真了。什么也是尽量往好做,所以废品的比例很快减少到百分之一、二。大家问他“为什么”,他说:“现在的工厂是咱们的了,不是官僚的了。”(师文普)
9.“战士下江南,咱们加油干!” 东北突击生产赶做大批军服(《人民日报》1949-04-17)
[详细阅读]【新华社沈阳十六日电】东北军区军需部所属各工厂职工突击生产,保证以质量最好的军需品供给南下的人民解放军。若干大工厂早以数以万计的军服运往关内。这批军服,除足以供给东北人民解放军南进部队的每个战士有两套单衣、一床毯子、四双鞋子、一套衬衣、两条毛巾之外,还有做蚊帐、口罩用的大批纱布及大量子弹袋、手榴弹袋、绑带、挂包等。由于军服质量精良,而且各兵种的制服都按照兵种操作特点分别缝制,战士们领到后都很满意。在完成此项大批军服任务中,军需部所属各厂工人情绪极高。被服第二厂工人在接到第七批三万零八百套战士服与
10.“咱们是阶级弟兄”(《人民日报》1949-04-24)
[详细阅读]冀南分社南征大军经过南宫,公营宏记制革厂的时候,职工们组成慰问队,带着牙粉、花生、甜梨、鸡子、给战士送去。皮件工人谷@、夏济君觉得只是这样送些慰问品还不够,特别又串连了几个工友同到各连队里去,询问战士有否修补的皮件,在战士的多次谢绝下,他们终于找到了几件该修理的皮背包,和望远镜匣子,为了不误战士的明早行军,当晚连夜加工修补好。战士们感激的连口道谢:“你们太辛苦了!”工人亲切的回答说:“不必客气,咱们是阶级弟兄!”一块香皂存子是任县马坊村的老年妇女会员,当全村妇女热情的拿着花生、鸡子慰劳过路的南征
11.“加油啊,咱们的队伍打过去啦!” 长江船工英勇矫捷 撑足风帆急渡大军 东路解放军过江(《人民日报》1949-04-27)
[详细阅读]【新华社长江前线二十五日电】东路前线记者陈报道船工们英勇载送解放军强渡长江的情景说:二十一日下午六点钟,江上还刮着西北风。七点钟忽然东南风大作,船工们一齐欢呼,“毛主席借东风啦!”“这是人民的洪福啊!”半个钟头后,突击部队的快速小鱼船就驶出了港口,飞箭似地直取登陆目标。船到江心,敌人堵击的子弹迎面射来了,特等功臣船工徐官福拍着胸膛对突击长说:“保险送过去,没问题!”子弹把船打穿了,战士们都抢救堵水,他沉着地掌着舵,让负伤后的小船仍然保持着燕子般的矫捷,飞向南岸。曾经在水上生活了三十多年的女船工梅
12.咱们就是钢铁(《人民日报》1949-09-26)
[详细阅读]长辛店机厂、铸工场翻砂工人金寿金寿嘿!咱们这组是炼钢!过去受压迫,苦难当!苦难当!只有消极怠工,泡茅房;吸根烟来看看表,磨蹭着到点把工放,月底发薪真不少,每人钞票一大包!?粮店买面还不少,花猫一顿吃下了!父母妻子小孩们,愁眉苦眼饥难熬。如今得到解放,全家身体都强壮;不发愁来,甭思索,食物折合都欢乐。嘿!新选的工长都赞成,不偏不倚技术强。咱们团结互助,细心来炼钢,分工合作加油干,有了问题共商量。说分工来就分工,坚守岗位不放松;你开马达我配料,轮流司炉搞得好。咱们都是小伙子,干活迅速积极搞,要把铁烧
13.东北各地工人农民庆祝国庆加紧生产 辽西农业劳动模范说:坚决要听毛主席的话,努力建设(《人民日报》1949-10-13)
[详细阅读]【新华社沈阳十一日电】东北各地的工人和农民在连日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的热潮中,生产工作更形加紧。沈阳第一机械第五制造厂全体职工利用工余时间做出两台六尺吊挂车床,并刻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纪念”的大字,以示庆祝。皇姑屯铁路工厂工人也正在积极修造两台典型机车,作为送给中央人民政府的礼物。沈阳第五机械厂的新纪录创造者和功臣们则纷纷表示要用双手加紧改造工具,保证提高劳动效率二倍到六倍,在半个月内完成九、十两月份生产任务,作为他们的贺礼。在安东、锦州、齐齐哈尔、承德等地,也掀起了同样的生产热潮。安东市造
14.这正是咱们使劲的时候! 山东南征民工爬山涉水七百余里担运弹药伤员(《人民日报》1949-05-19)
[详细阅读]【新华社浙赣前线十八日电】随军南征的山东民工团在横扫江南逃敌的长距离追击作战中,完成了艰巨的担运任务。胶东东海区民工担运团曾在九昼夜间爬山涉水,随军前进了七百余里。沂南(新设县)民工在半个月的追击作战中运送了七万一千斤弹药和转运了二百一十六名伤员。东海担运团从南陵向宣城运送弹药时,沿途额外收容了二百八十多名伤员,到达宣城后又冒雨继续前进,在两天半中走了二百多里,总共只吃了三顿饭,每天顶多休息三个钟头。沂南民工第三营某天曾在九十里的路程上往返两次,去时每人挑着七十斤弹药,回时则抬着伤员。在另一次连
15.“咱们好像拖拉机!” 人民解放军某部队开荒速写(《人民日报》1950-05-11)
[详细阅读]矢中工作号吹起了。各班、排争抢着进入阵地。谁都脱下了棉上衣,有的竟将棉裤也脱了。就这样,抡起镐来还热的不行呢!七班在练兵中是模范班,射击在全营占优胜。这次开荒中大家也有信心争取胜利。班长陈大海是这样掌握的:开头不让大家卖死劲干,少开点也不打紧,因为大家都有年月没干过这活儿了,如干的太猛,手一打泡或发生了病号,往后就不好办了。他动员大家说:“不要想一锹就修起个金銮殿来,干活儿要有耐性,能‘坚持经常’;要是风风雨雨的突击一阵,管保你下不去两天就垮下来。”大家都认为班长说的对劲儿。刨了两天,全班谁的手
16.“咱们村长工作真有计划!” 记浑源县吉胜祥同志的模范事迹(《人民日报》1950-09-10)
[详细阅读]吉胜祥同志(中共党员)是察哈尔省浑源县三区新裴村人,今年三十五岁。一九三七年至一九三九年,他在部队里担任排长的职务,后因负伤回家。从一九四七年到现在,他连任新裴村村长。该村耕地共四千零四十二亩,共有耕畜二十三犋。今年春耕开始前,他就考虑:“二十三犋耕畜每天只能耕地一百亩左右,二十五天才能耕二千五百亩。要想提前种好,其余一千五百多亩怎么办?”经过他和村代表、村支部、村干部们开会研究,决定组织群众,实行生产互助。在代表们的极力宣传和党员干部们的带头下,群众认识到拨工互助的好处,在自由结合的原则下,组
17.“咱们胜利地结婚了………”——一个自由婚姻的好榜样(《人民日报》1950-09-22)
[详细阅读]——一个自由婚姻的好榜样编辑同志:六月二日人民园地发表了河北新乐县杜寺村武委会主任侯黑炭和侯小旦阻挠妇女会主席侯彦国和青年团副书记刘连合自由结婚,被县人民法院判处半年徒刑的事件。现侯彦国、刘连合已经结婚,婚后生活美满,生产积极。我现在把经过情形告诉你们。侯黑炭、侯小旦被县人民法院判处半年徒刑后,侯彦国、刘连合即要求结婚。但彦国的父亲不同意,说如果政府批准彦国与连合结婚,他就要自杀。县委会便派人当面向他解释,说明老人疼爱女儿的最好方法是让她自由结婚;并用旧社会家庭包办婚姻所造成的悲剧与新社会自由结
18.咱们一定要给王恩弟报仇——北京铁路工人对美帝的憎恨(《人民日报》1950-11-05)
[详细阅读]本报记者陈迹在一个座谈会里,北京车站搬运工姚善继翻看着放在桌上的一张报纸和一个卷宗,报纸和卷宗都旧得发黄了,姚善继从卷宗里找出了一张照片,悲痛地看着照片上的惨象:一个身穿黄背心白小褂的年青工人,凄惨地卧在火车轨道旁边。他的头和身体已经分开了。姚善继拿着照片,激动地说:“这是美帝国主义惨杀咱们工人的永远忘不了的罪证。”一九四六年九月三日,二十来岁的调车夫王恩弟在西站调车,一颗子弹突然射进他的头颅,脑浆迸溅到火车头上。王恩弟斜倒在车底下,又被车轮轧断了头。杀死王恩弟的是一个美国兵。这个美国兵站在西站
19.保住咱们的好日子——东北农民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活动(《人民日报》1950-11-24)
[详细阅读]美帝侵略朝鲜和我国的罪恶行为,引起了东北农民的极端愤怒。他们纷纷自动组织担架队,踊跃缴纳公粮,支援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部队,以保住自己的好时光。东北农民知道,二十年前日本帝国主义是怎样跨过鸭绿江,和恶霸地主勾结,侵占了他们的田地和房屋,迫使他们过着牛马般的亡国奴生活。辽东省安东县冯家村的一位七十二岁的老农祝世清,不忍看自己的子孙再当牛马,谆谆告诫他的儿子说:“甲午年日本鬼子占了朝鲜,接着就占咱东北;美国又要走那条道了。你应该有什么能力使什么能力,到江东(即鸭绿江东岸)帮助朝鲜人民打胜仗,保住
20.咱们工人阶级的命运是和共产党连根儿长在一起的!(《人民日报》1951-06-20)
[详细阅读]北京电车修造厂老工人孙玉贵口述中国共产党成立三十周年纪念日快到了,大家都在准备庆祝。我想起以往那些不是人过的日子,比比眼下乐融融的新生活,我只想大声喊:共产党!毛主席!葵花跟着太阳转,咱老孙永远跟着您!我是北京电车修造厂的老检修工。在旧社会里,我整整被压迫、剥削了大半辈子。自从共产党和毛主席进了城,我的生活才变了样子。可是,我这老脑筋并不是一开头就这样清醒呀!一九四九年春天北京刚解放时,我对自己的党——共产党,还抱着一种怀疑的态度。那时大伙说:“共产党是为人民谋福利的”,我心里可嘀咕着:往日国民
21.“国家处处为咱们打算,咱们也要为国家打算!”(《人民日报》1951-06-27)
[详细阅读]本报特约记者于镜清辽阳县后达子堡村的棉农开始听说政府要动员购棉、储棉时,有的人说:“都卖光了。”有的人说:“多少有一点,不用钱,不想卖。”有的干部也说:“群众富了,想存棉,不容易动员出来。”中共村支部委员会研究了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关于购棉、储棉的指示和中共中央的号召后,估计了一下本村的情况,认为:本村肯定还有存棉;只要好好宣传,讲清道理,就可以全部动员出来。基于这种估计与认识,支部便发动所有共产党员、青年团员、宣传员到处活动起来,组织群众讨论,酝酿。六月七日召开村人民代表大会,中共支部书记富明新
22.“咱们鞋厂变样了!”——记太原人民鞋厂民主改革前后(《人民日报》1951-08-22)
[详细阅读]段涟编者按:这篇通讯说明了实行民主改革的必要;同时也可以说明:华北地区各厂矿企业虽一般已进行过民主改革,但还不能说一切厂矿均已进行过,或均已进行得十分彻底。因此,凡是没有进行民主改革或进行得不彻底的工矿企业,都应该好好地补这一课。太原人民鞋厂民主改革胜利完成,工人生产情绪普遍提高。大家都说:“咱们鞋厂变样了。”这句话反映出工人们在工厂里真正当家作主了。太原解放已经两年多,为什么工人们到现在才说这句话呢?让我们回忆一下解放两年来的人民鞋厂吧:民主改革前封建恶霸阻碍生产该鞋厂在解放前,原来是属于阎锡
23.“咱们是一家人!”——记罗马尼亚、蒙古工会代表团和京郊张郭庄农民的会面(《人民日报》1952-05-08)
[详细阅读]罗马尼亚和蒙古工会代表团去访问京郊张郭庄的农民。汽车穿过麦田间的公路向张郭庄驶去。人们在汽车上老远就看见村口站着一大群人。走近了,看到他们还打着鼓吹着号。车还没停,代表们就急着把手伸到窗外和农民们打招呼。代表们一下车,村里的群众就把他们包围起来了。这个拉代表的手,那个挽代表的臂,把客人们拥到了村政府。主人们可真忙啦!又是打水,又是倒茶,就像刚看见远离家乡多年的亲友回来一样,心里又乐又热。什么都想问问,而结果反不知该问什么好了,只是呡着嘴笑。代表们看看人们身上的新衣服,又看看小姑娘头上的红绿结子,
24.咱们全家都在进步——天津铁路管理局丰台车辆段援朝职工家属韩德芬给丈夫的信(《人民日报》1952-07-20)
[详细阅读]——天津铁路管理局丰台车辆段援朝职工家属韩德芬给丈夫的信振庭同志:自从去年今天你去朝鲜以后,家里不断地收到你的来信。每一封信,我不知要看多少遍。你的工作情况和生活情况,不但鼓舞了我,也鼓舞了段上的工友。段上的工友说:看到赵振庭的信,感到浑身都是劲。你志愿抗美援朝的光荣行动,也鼓舞了咱全家前进。现在,我把家里的情况告诉你吧。你走了一年,家里变样了。段上给咱家门口挂了光荣匾。本段的党、行政、工会、青年团和家属的代表们,经常上咱家来慰问。有什么困难马上就解决。比如有一次咱家木柴不多了,我并没有说,可是
25.吉田:“咱们往哪儿贴呀?”(图片)(《人民日报》1952-09-13)
[详细阅读]方成钟灵作
26.咱们今年都要拿起笔来(《人民日报》1953-02-25)
[详细阅读]老舍在过去的三年里,我在“老”作家中可以算没有扔掉了笔的一个。我的职务不比别人少;连政府的带群众团体的,我有二十个“头衔”。但是,我想出一个办法,使我手不离笔。办法很简单:坚持每天上午写作,下午才去开会、办公。在夏天,每个上午我能工作四个钟头;冬天,三个钟头。三四小时可写得一千字左右,一个月就能得三万字。以一个长约五万字的剧本来说,有两个月即可草成初稿。假若这个剧本需要改写六、七遍,大约再需五、六个月即可定稿。这样,大致八个月的工夫可完成一个多幕剧剧本。一年去了八个月,其余的四个月还可以产生一些
27.“别看咱们工厂小,美国钢铁作原料。”(图片)(《人民日报》1953-06-07)
[详细阅读](志愿军战地生活素描)高庶绩作
28.为了咱们的好日子(《人民日报》1954-02-09)
[详细阅读]北京市东郊区来广营乡农民席冰贞讲同志,你要问我买五十万元公债的事儿?那可实在是件小事。如今我给国家出这么点力,可是国家这几年给我们家的好处有多大呢!日本鬼子在的时候,我儿子刘崇善在城里当学徒,家里没办法,我出去给人家做饭。日本鬼子走了,我儿子因为有病不当学徒了,可是也不敢回乡下种地。那会儿怕国民党抓兵啊!快解放了,他才回家种地。那一阵子,过的总是缺吃少穿的苦日子。解放后,国家分给地,分给粮食,咱们家里才有了点家底。过后,政府领导咱们组织起来,教咱们新技术,生活可就一年一年好起来了。有些人不知道我
29.欢迎代表咱们利益的宪法草案(《人民日报》1954-07-26)
[详细阅读]编者按:李芝元是湖南省常德县人,共产党员,农业生产合作社副社长,乡妇女主任。她的丈夫是志愿军战士。下面,是她学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草案以后,写给她丈夫的一封信。亲爱的久高同志:咱们国家的宪法草案公布了,你看到了吗?我可是看了好几遍,遍遍都很用心。我觉得宪法草案所规定的都符合劳动人民的利益,都对人民有好处。真是代表咱们自己利益的宪法草案,真是咱们国家的一件大喜事!你注意到宪法草案第七条和第八条了吗?那上面都是对农业方面的规定,它指出了咱们国家农业发展的方向,还说:国家要“指导和帮助个体农民增加生
30.咱们的煤都在前进着(《人民日报》1954-08-08)
[详细阅读]王失逸亲爱的志愿军某部李守延、文齐渊、何开贤同志:分别很久了,提起笔来,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但是,我知道,你们急需要知道祖国经济建设的消息。现在,就让我告诉你们按着社会主义的要求进行“总体改造”的煤都抚顺的一点情形吧!同志们,说起来,抚顺煤区的开采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它的原煤层蕴藏量也是世界上少有的,煤层有一百二十公尺那么厚,因此,有的人把它称为“千金寨”。但是这个“千金寨”在日本统治时期怎么样呢?请看当时流传着的这首民谣吧:“一到千金寨,就把铺盖卖,新的换旧的,旧的换麻袋。”这有限的字
31.关心工人生活,做好福利工作 “咱们厂的职工福利在哪儿呢?”(《人民日报》1956-03-05)
[详细阅读]“咱们厂的职工福利在哪儿呢?”编辑同志:北京国营第一棉纺织厂的食堂、托儿所、俱乐部等职工集体福利设施并没有很好地给职工解决困难,因此工人们提出这样的质问:咱们厂的职工福利在哪儿呢?这个厂的职工食堂经常有1,900多人吃饭,而且绝大多数是单身的收入较少的新工人。但是食堂办得很糟糕,职工花钱不少,吃的不好。虽然吃丙等菜的职工占60%,而工人每月花的伙食费还是占平均工资的30%到33%。食堂在“半企业化”的经营“原则”下,并没有从精打细算,减少浪费着手,而只是把炊事用具、桌子板凳以及采购人员用的自行车的折旧费等
32.“哪里拨来的壮工?”“咱们的党委书记!”(《人民日报》1957-05-05)
[详细阅读]本报讯:中共天津市建设委员会、建筑工程局和建筑工会的十五名领导干部,在3日分头到建筑工地去,和工人一起筛土、搬砖、打水泥。3日下午,建设党委副书记胡玉坤和第三建筑工程公司党委书记任伯余等到第三建筑工程公司铁道部学校工地,不声不响地和工人一同挖土、抬土。起初,有些工人还以为是工区领导上给调来了几名壮工。工人林树森问老工人刘三:“这些人是哪儿拨来的?”刘三笑着说:“这不是咱们建设党委的书记?!帮咱一起干活来啦!”工人们听说有领导干部在工地上干活,觉得是件很有意义的事,工作情绪高涨起来。过去,王殿义领导
33.工程师对局长说:“咱们赛一赛!”(《人民日报》1957-05-05)
[详细阅读]建筑工程局局长彭举,建筑工程局副局长、工程师虞福京和建设党委宣传部长刘致中等,去的是天津大学工地。他们有的从来没有干过体力劳动,有的过去干过,到现在也已经十几年没有干了。他们都参加了筛土工作。大家干的挺带劲。彭举对虞福京说:“你那两下子还不如我呢!”虞福京不服气地说:“好吧!那咱们赛一赛。”说着,两人比赛起来。和他们一起干活的工人,很受感动。工人周文泉说:“我做了这些年工,过去从来没有看见过局长、工程师亲自到工地上来干活的,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只有共产党才能这样做。”这一天,到工地上参加劳动的还有
34.咱们是一家人了(《人民日报》1958-02-10)
[详细阅读]黄炎培(邢台县火焰农业合作社下放干部孟征祥1957年12月28日来信,节取它的词句写成一首诗。)我开始干活了。我在前炉子村住。社里为我布置得很好,我和社员们拥抱,有说有笑,咱们是一家人了。紧紧结合,打成一片。接受共产党的领导,大家走上社会主义光明大道。二农民是种什么、吃什么的,平时小米磨面,天天吃饱。支援国家工业建设,还卖出余粮不少。现在吃到大米饭了。大家欢呼著:靠毛主席的福,靠共产党领导。三整天抬土,不觉得苦恼,右肩压得又红又肿,现在困难已经克服了。乡长对我说:时候还早,为今后农忙打下基础,还要把双手
35.“咱们乡下出了宝……”(《人民日报》1958-04-15)
[详细阅读]秦牧每次当我填什么调查表,填到籍贯这一栏的时候,或者当人家问到这方面的事情的时候,我写上和说出“澄海”两个字,一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态度,听的人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因为家乡总是每人都有一个的,全国有两千个以上的县份,除了一些历史的名城,那能够个个都惹人注意呢。但是近年来不同了。当我们谈到这个县份的时候,人们常会赞叹地道:“哦,你们是澄海的呀!”事情所以这样,是因为近年来这个县出了许多新鲜事。正像到省城里来的乡人们笑嘻嘻地说的那样:“澄海现在简直是出了宝啦……。”讲起来,的确像是出了宝,因为这个本
36.咱们都有份(《人民日报》1958-05-11)
[详细阅读]杨萱提起咱们国家现在的社会秩序,谁不说好?这些年来,反革命分子差不多都肃清了,社会上的新风气也慢慢养成了。拾金不昧,助老爱幼的新人新事真是说也说不完。难怪陈阿姨老是对人叨念:“现在社会就是太平。”可是,就因为太平,陈阿姨也说:“叫咱们居民帮助派出所搞治安工作,还有啥可搞的呀!咱们住户人家,只要自个不出事就行了,谁还有工夫去管别人?”陈阿姨这种想法,我觉得不对头。现在的社会秩序好,可也不等于连一个坏人都没有了哇!我们有时候不是还听说有流氓捣乱、小偷行窃、反革命分子进行破坏吗?这些都告诉我们,还有一
37.咱们的食堂(小相声)(《人民日报》1958-12-05)
[详细阅读]胡玉恩戴福生甲:今天给大家说一个相声。说相声两个人好说,今天我说一个单口相声一个人不好说。乙:您说话为什么这样忙啊?甲:你说食堂哪?咱们的食堂可好哩,说都说不完。乙:您在这捣乱!甲:打卤面呀?咱们食堂有个刘胖子,一抻面就是三四斤面。乙:您跟我打搅啊!甲:哦,包饺子。那天大会餐,咱们夜间动手,剁馅的剁馅,和面的和面,第二天,大家都吃上饺子啦!包了是一万零五百个,这可不简单。乙:您这啥跟啥呀?甲:哦,喝面茶?这也是食堂作的。有花椒盐,上面还有芝麻酱,天很冷了,喝一碗甭提多暖和啦,我还喝两碗哪。乙:跟
38.咱们一块儿报喜去(图片)(《人民日报》1959-10-13)
[详细阅读]方成
39.咱们的干劲第一大(《人民日报》1960-04-01)
[详细阅读]天高不为高,咱们志气第一高;地大不为大,咱们的干劲第一大。有了总路线,不管困难怎么大,当它一粒小芝麻!上钢工人
40.“咱们的腰杆子更硬啦”(《人民日报》1960-08-16)
[详细阅读]本报记者于羊程浦7月末,我们访问了旅大市金县三十里堡人民公社。这个公社在大连机车车辆厂等单位的大力支援下,沿着技术改造的道路大步前进。在这里,我们看到半年来各行各业支援农业的行动,已经在农村中开花结果。遍地好庄稼穿行在三十里堡公社绿色的原野上,到处可见大片粗壮、高大的玉米,挺拔整齐的高粱,以及甩着大穗头的谷子、糜子,样样长得青里透黑。不论平原和山区,到处都是青一色的好庄稼。社员们高兴地说:“今年的庄稼简直长到地外边去啦!”在东部山区的台子大队,公社党委书记董长德同志和大队支部书记王学俭同志带我们
41.咱们快下地去(《人民日报》1960-08-31)
[详细阅读]社员们紧张地忙过三伏天,原平公社的庄稼长得又茁壮又油绿。“立了秋,挂锄钩”虽说是老“皇历”,可是有的社员却想松口气歇一歇。收工回家的路上,女社员穆兰枝和王全英就商量开了:“他婶子,现在已经立秋过了,咱们的庄稼长得这样好,我想请几天假,拆洗拆洗棉衣。”王全英不约而同地说:“是呀,我也这么想。”第二天一早,兰枝就去找全英,一进门就打招呼说:“他婶子,快走吧!”全英正在屋里洗脸,忙答应道:“看你急的,脸还没洗,就忙着请假!”兰枝说:“全队妇女都走了,就剩下咱俩了。”“怎么,你还怕误了请假吗?”全英说:
42.“这才是咱们的大学生” ——记哈尔滨医科大学师生下乡秋收(《人民日报》1960-10-23)
[详细阅读]本报记者于振瀛陈振东正在黑龙江省各个城市一百万人下乡帮助农村秋收的时候,记者在绥化县的农村里,遇到一批大学教师和学生。他们就像解放军那样,按照“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行事。他们白天和社员一起割庄稼,收甜菜,拣粮食,早晨和晚上帮助农民挑水、扫院子。把房东家的院子扫干净了,又把大街扫干净,把房东家的水缸挑满了,又把邻家的水缸挑满。这些人是哈尔滨医科大学的教师和学生,到这里来参加秋收劳动的。农民赞扬他们说:“这才是咱们的大学生!”普通的劳动者全党全民大办农业、大办粮食的号召,在黑龙江省日益深入人心。到农村
43.从“咱们”谈起(《人民日报》1960-10-25)
[详细阅读]卫龙文大跃进以来,全国纵横万里的水陆交通实现了产、供、运、销一条龙协作网。天津铁路职工热情地形容这一伟大的变革是由“你、我、他到咱们”。事情是这样,过去路、厂、矿、港、社之间,由于旧的资本主义管理残余思想作怪,各自规定了许多不合理的、浪费生产力的界限和制度,把产、供、运、销看成是“你的、我的、他的”。一条龙协作网的实现,打破了这些界限和制度。工人们说:“现在是‘咱们’了,咱们就得不说分家话,不作分家事,不干分家活,任务是一家。”在这种集体主义思想的指导下,产、供、运、销各部分构成了一架完整的大联
44.石村生产队党支部坚持分户联系群众制度 既做好人的工作 又提高领导水平 社员们说:党员(《人民日报》1961-03-24)
[详细阅读]本报太原23日电山西省晋城县陈堰人民公社石村生产队党支部,从1959年冬季以来,一直坚持党员和积极分子分户联系群众的制度。通过和群众的联系,加强了党在人民群众中的思想政治工作,密切了党与群众的关系。石村生产队党支部,以全队四十二名党员为骨干,吸收三十七名共青团员和七十名贫农、下中农积极分子,组成了十二个小组,每组负责和十至十三户群众建立固定联系。每个党员、团员和积极分子,又采取“亲包亲,邻包邻,各人自找对劲人”的办法,负责联系三至五个人。通过联系,向群众宣传党的方针政策,传达党支部布置的各项工作任务;
45.咱们的好书记(图片)(《人民日报》1961-05-12)
[详细阅读]苏朗插图有空常谈心有病真关心遇事又虚心咱们的好知心
46.咱们也来把花栽(儿歌二首)(《人民日报》1962-02-01)
[详细阅读]瑞云蓝天天,亮灿灿,人民公园百花开,金菊菊,红牡丹,百花园里百花繁。百花园里百花繁,咱们也来把花栽,捉虫洒水比勤快,坐等花开花不开。咱们也来学画画小纸蜡笔手中拿,咱们也来学画画,不画牛,不画马,画幅“太阳照百花”。红花花,蓝花花,太阳公公最爱它,阿姨批画她写着:党是太阳咱似花。
47.选咱们最好的引路人(《人民日报》1964-09-13)
[详细阅读]新华社记者孙世恺傅军这是一个难忘的时刻,这是一个幸福的时刻。我国各族人民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和他的最亲密的战友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彭真同志,在北京市第五届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上,由全体代表一致选举为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这表达了首都人民对我们伟大的党、伟大的领袖的无限信任和衷心爱戴,也体现了举国六亿五千万人民的衷心愿望。一九六四年九月十二日,人民大会堂里洋溢着欢乐的气氛。参加北京市第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的七百多名代表,代表首都七百多万人民行使光荣而神圣的民主权利,以无比激动的心情选举第三
48.“咱们的庄户学校”(《人民日报》1964-10-01)
[详细阅读]新华社记者魏文华山东省临淄县城关公社城关农业中学坚持半农半读的办学方向,吸收了大批贫农下中农子女入学,为公社培养了人材,为生产队推广了技术,学校越办越好,受到群众赞扬,当地有些社员亲切地把它称作“咱们的庄户学校”。今年新生报考名额虽然早已超过,但还不断有人来要求补考,一个班已经达到八十人。许多国家机关干部的子女也在这里上学。全校初中四班、高中一班共计二百二十多人,百分之八十以上是贫农下中农子女。适应贫下中农要求临淄城关公社有三万人口。解放前这里没有一处中学,小学也很少。解放后随着生产事业的发展,
49.咱们船工多高兴(《人民日报》1965-04-11)
[详细阅读]咱今年六十四岁,走淠河,下淮河,到过洪泽湖,漂流了大半生,没想到今天能在大别山下新运河上行船。在新运河行船,好处可多啦!三百多里航程,河深,水阔,没有浅滩,没有暗礁,不管轮船、木船,白天黑夜,一年四季都能走船。在新运河上不再担心浪扑船翻。也用不着赤脚趟水,下河背縴,可以干脚干手地干活,这是咱们船工多么高兴的事。解放前,船工的苦处真多。那时,我记得在老淠河走船,因为河道淤塞,河面窄,水流浅,险滩多,一年四季,只能走几个月船。枯水季节,还要赤脚趟水,老船工十有六七得“寒腿病”。现在有了新运河,这些情
50.咱们的目标是一样的(《人民日报》1965-09-14)
[详细阅读]新疆射箭队刚刚来到北京地坛体育场,解放军射箭队教练叶福荣看到他们的箭损坏的不少,就主动把自己的箭抽出一部分送上门来。新疆队的锡伯族教练金仲十分感动,紧紧握住叶福荣的手,用不太熟悉的汉语连声说着:“谢谢!谢谢!”叶福荣连忙摆手说:“都是为了开好全运会,发展祖国的体育事业,咱们的目标是一样的嘛!”“咱们的目标是一样的”——这句话,金仲不知道听过多少遍了。新疆射箭队刚刚成立不久,经验不足,器材缺乏。为了帮助他们练好射箭,青海、西藏等兄弟队已经送给了他们一些弓和箭。许多兄弟队的教练和解放军著名射箭运动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