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新闻网徐州专题徐州,简称徐,古称“彭城”,江苏省地级市,地处江苏省西北部、华北平原东南部,长江三角洲北翼,北倚微山湖,西连萧县,东临连云港,南接宿迁,京杭大运河从中穿过,陇海、京沪两大铁路干线在徐州交汇,素有“五省通衢”之称。徐州是华东重要门户城市,华东地区重要的科教、文化、金融、旅游、医疗、会展中心,也是江苏省重要的经济、商业和对外贸易中心。原始社会末期,帝尧时彭祖建大彭氏国,徐州称彭城自始起,是江苏境内最早出现的城邑。徐州历史上为华夏九州之一,自古便是北国锁钥、南国门户、兵家必争之地和商贾云集中心,一直是淮海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徐州有超过6000年的文明史和2600年的建城史,是著名的千年帝都,有“九朝帝王徐州籍”之说。徐州是两汉文化的发源地,有“彭祖故国、刘邦故里、项羽故都”之称,因其拥有大量文化遗产、名胜古迹和深厚的历史底蕴,也被称作“东方雅典”。徐州是国家“一带一路”重要节点城市,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长江三角洲区域中心城市,徐州都市圈核心城市,国际新能源基地,有“中国工程机械之都”的美誉。徐州总面积11258平方公里,其中市区面积3037平方公里。徐州地形以平原为主,平原面积约占全市面积的90%。现辖5个市辖区、3个县、2个县级市。徐州属暖温带半湿润季风气候,四季分明。徐州有云龙湖、云龙山、彭祖园、楚王陵、戏马台、窑湾古镇、徐州潘安湖湿地公园等旅游景点,有彭祖、刘邦、孙权、李煜、张道陵等历史名人。
1.徐州暗无天日 人民苛杂繁重,生活无着,妇女多沦为娼妓。(《人民日报》1946-05-24)
[详细阅读]【新华社淮阴二十日电】国民党统治下的徐州,苛捐杂税层出不穷,有所谓秋征、加征、借支、借粮、出征等等名目,仅征粮一项,即规定每亩征收十斤、八斤、六斤不等,且月征数次,人民生活陷入绝境。据徐州善后救济协会联合会调查,无衣无食无住之难民,达二十八万余人,聚集徐州市区者,有一万八千余人,至流离失所之青年妇女,被迫为娼者,为数甚多。徐州娼妓集中之“金谷街”,特形“繁荣”,仅以十余家妓院计,妓女达三四百人,入晚灯光辉煌,国民党军官进出该地,川流不息,与流落街头之饥民适成强烈对照。
2.大同大学学生反战拒考 吴国桢指挥军警制造流血惨剧 徐州国民党军枪杀学生全市罢课抗议(《人民日报》1946-07-16)
[详细阅读]【新华社延安十二日电】沪讯:此间大同大学发生市长吴国桢亲自指挥国民党军警痛殴学生的流血惨剧。该校同学曾因参加反内战运动,要求校方展延学期考试未果,乃于六月二十一日联合教授一致拒考。吴国桢闻讯,亲至该校“训话”,强迫同学翌日照常考试。二十二日,吴氏复往该校查看,见同学正在搬移桌凳,布置会场,吴竟辱骂学生形同“暴徒”,并下命戈登路警察分局及警备司令部,拨派大批武装军警赶来,将同学团团包围。学生见状大为不满,纷至扩音机前质问吴氏。一时台下掌声与口号声混成一片,军警上前抢下同学的扩音机,继即拳打脚踢,痛
3.苏皖新四军自卫再捷 徐州东南歼灭蒋军一个师 副师长以下官兵三千余放下武器(《人民日报》1946-08-03)
[详细阅读]【新华社淮阴卅一日电】苏皖新四军,二十七日在北线徐州东南地区自卫战中,歼灭蒋军九十九军一个师全部与另一师一部分,这是继南线泰兴、如皋地区歼灭蒋军二万余人后的第三次胜利。由徐州南八十里津浦路上夹沟车站东犯淮北解放区之蒋军第九十九军,二十四日续又侵占渔沟、朝阳集(均在夹沟东百余里)等地,并继续向东进攻,企图配合徐州东南犯之蒋军,合击雎宁。新四军于二十六日进行反击,激战至二十七日下午,已将侵占渔沟之该军九十二师全部解决,该部除五百余人作无谓牺牲外,副师长沈盛楷以下官兵三千余人全部放下武器。另侵占朝阳集
4.徐州兵拥如山 还乡难民流浪街头物价飞涨商业萧条(《人民日报》1946-05-29)
[详细阅读]【新华社延安二十五日电】徐州讯:目前的徐州,真是兵山一座,徐州周围集中国民党大军,城内也是军人世界,民房不是成了军火库,就成了兵舍,逃难还乡的同胞们只好流浪街头。因此,徐州除了军人多之外,便是难民多了。国民党军队完全“接收”了日寇的统治办法,人民碰见哨兵要敬礼,黄包车碰见吉普车也要停下表示尊敬,戏院被迫“优待军人”,一律半价,老乡们都敢怒不敢言,所有物价天天涨,麦价已达一万五千元一袋,人民生活困苦已达极点,故市场十分萧条,许多大百货商店,每天收入不过几万元,因此大家都准备关门。夜间的徐州,是一座
5.“到了徐州如入地狱” 鲁南逃亡地主悔悟归来(《人民日报》1946-07-21)
[详细阅读]【新华社滕县十八日电】鲁南滕县、临城等县,地主戚玉斑、张金乐等六十余人,前因误信国民党特务的造谣,被骗逃往徐州,最近已携眷重返解放区,对于受骗都表示痛恨。张金乐之子说:“国民党特务真该千刀万剜,害得我逃到徐州,受尽了活罪,在徐州租一间小房子,每月要用法币三万余元,没有钱的,只好搭草棚住,漏雨通风,全家挤在一起,活像鸡棚,警察和特务还常来威吓要钱”。杨老三说:“我在徐州带的钱被敲榨光了,流落为乞丐,每晚带着老婆孩子睡觉在人家门口,警察取消了原有的难民证,又得化二千元手续费重领,我领不起难民证,又找
6.徐州穷人暗传喜讯 解放军扒了四外铁路大家不久就能分粮啦(《人民日报》1947-12-01)
[详细阅读]【本报冀鲁豫二十七日电】徐州市民暗暗传喜讯,蒋家匪帮甚表不安。在我人民解放军大举反攻中的徐州蒋匪,呈现极度惶恐状态。市内各街口及铺门前碉堡及工事,星罗棋布,匪徒们日夜忙于检查户口及捕捉市民,市内所有两百辆卡车均设机枪,昼夜沿街巡逻,匪首蒋介石于十日秘密飞徐州布署城防,城周围各山均添设炮兵阵地及防空洞,城内市民总是偷偷的传着:“四外的铁路都叫解放军扒了,城内又没有多少兵,这回蒋匪可要完啦。”市内的穷苦人们见了总是暗笑一阵:“八路军来就不挨饿了,那大仓库的粮食要分给穷人啦。”穷苦的市民们一提到八路军
7.蒋介石汉奸面貌彻底暴露 派冈村宁次到徐州直接指挥蒋军作战(《人民日报》1947-06-16)
[详细阅读]【新华社陕北十四日电】人民解放军总部发言人今日对记者郑重宣称:据可靠消息,蒋介石已派第一号日本侵华战犯冈村宁次到徐州直接参加指挥对华东人民解放军的进攻。发言人称:冈村宁次在日寇投降前,曾长期担任日本华北派遣军总司令,是所谓“三光政策”(即杀光、烧光、抢光)的发明者与执行者。后来又任日本驻华派遣军总司令,指挥日寇进攻中原和湘桂。全国同胞受过他无数的灾难,恨不能生啖其肉。但是抗战胜利之后,这个天字第一号法西斯战犯,却在美国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蒋介石包庇之下,不但未受审判明正法刑,反而安居南京当起什么“联
8.一月二十六日至二月一日 鲁南蒋军重新部署正图再犯徐州西敌益空虚大名陷孤立东北民主联(《人民日报》1947-02-05)
[详细阅读]这一周正是两大战役的过渡时间。上月二十日枣庄之收复,结束了一月鲁南战役。目前蒋介石发动的新的攻势,其主要战场仍在鲁南,陈诚、周至柔等都在徐州亲自指挥陆空军作战。在其他战场上,蒋介石发动了若干局部性进攻,但都被击败了,同时在其守备兵力单薄的地区,八路军又解放了一批城市。上周间,各线人民解放军共歼蒋军一万七千余人,并收复城八座——曹县、单县、清丰、温县、定襄、灵石、新乐、定县。鲁南正面战场蒋军,正调集主力部署进攻。为配合鲁南作战,蒋介石曾令其第十二军霍守义部于十六日由胶济路西段南犯莱芜,胶济东段蒋军
9.蒋介石亲赴徐州督战 蒋军发动鲁南新攻势 鲁南我军收复南阳谷停两镇 陇海路侧我克刘口丁(《人民日报》1947-02-06)
[详细阅读]【新华社延安四日电】国民党军对鲁南之新攻势刻已发动,蒋介石以视察战区为名,已飞抵徐州亲自督战,陈诚亦参加指挥。据南京合众社电:此次鲁南攻势为陈诚所策划与指挥者;这是蒋介石在和平烟幕下的一次新的大规模进攻。【新华社鲁南四日电】鲁南八路军地方部队一部,于上月二十日收复位于南阳湖及运河东南之南阳镇后,复于二十二日收复南阳湖西岸鱼台东北三十里之重镇谷停。以上两地均系于去年九月二十八日被蒋伪军从八路军手中侵占者。【本报冀鲁豫前线四日电】八路军一部于二日在陇海路近侧收复商邱军站以北之刘口集、丁镇集,消灭商邱
10.徐州发生大血案 蒋特千余围殴四百学生毒打抢掠后并非法逮捕(《人民日报》1947-07-22)
[详细阅读]【新华社山东十八日电】迟到消息:上月二十二日徐州车站发生蒋家特务千余围殴江苏教育学院学生四百余人大血案。据沪大公报徐州通讯透露详情如下:徐州江苏教育学院学生,为要求改为国立大学,曾数度派代表赴宁请愿未得结果。该院学生四百余人,乃决定于六月二十二日集体赴宁请愿,事先并曾与校方及徐州蒋党当局商洽。当日下午一时,全体整队赴火车站,在空旷月台休息候车,秩序井然。至二时半,正当学生分发面包席地用餐之时,突来千余名身穿制服但不佩带符号之蒋家特务,并夹有数十名便衣及数名指挥模样之“军官”,散成三面包围形势,一
11.南京和平烟幕真相最后揭晓 蒋军四路会犯鲁南 山东人民解放军正英勇抗击 冀鲁豫我军大兵(《人民日报》1947-02-08)
[详细阅读]【新华社鲁南六日电】蒋介石对鲁南之大规模进攻,已于上月二十六日开始。蒋介石、陈诚于一月中下旬搜集苏北、鲁南、冀鲁各地部队约二十万以上兵力,集中陇海路东段徐(州)海(州)一线,分四路向铁路以北解放区进攻:一路自运河站向北进犯,二十六日侵占邳县城(左翼);一路于三十日自瓦窑车站犯白家集,三十一日占昌南、王家园,至一日下午占领郯城西南之马头镇;一路于三十一日自新安镇沿沭(阳)临(沂)公路北犯,一日下午四时侵占郯城(以上两路为中路);一路于三十日自徐塘北犯,侵占郯城东南之桃林镇(右翼)。刻陈毅、粟裕二将
12.蒋介石仓惶飞东北徐州沈阳同时戒严(《人民日报》1947-10-07)
[详细阅读]【新华社陕北五日电】据合众社法新社消息:南京蒋匪军事当局正因人民解放军在豫皖苏地区及东北地区的南北攻势而震惊。徐州已于三十日晚延长戒严时间,蒋匪国防部长白崇禧二日仓惶飞往徐州,布置该城之“防守”。南京并训令江苏省政府采取“防御手段”。蒋党官员甚至已谈到京沪铁路的被威胁问题。东北方面,沈阳业已宣布戒严,因人民解放军“对沈阳的威胁已日益严重”,沈阳市场在激剧波动中。法新社称:人民解放军“已进抵距长春数公里的据点,满洲(蒋)政府地区已被分割成若干块”。蒋匪东北端副主任郑洞友被迫承认:“共军现在的攻势比
13.徐州西安仓慌备战 物价飞涨民不聊生(《人民日报》1947-11-05)
[详细阅读]【新华社华东一日电】徐州蒋匪积极准备巷战,大街小巷,桥头路口,均赶修工事,连日寇占领时期之外壕,亦重新修挖。每一路口,除警察宪兵外,增加步兵岗哨二人,并逼令市民二人陪伴壮胆。人心惶恐,物价飞涨不已。九月三十日洋布每匹四十万元,至十月五日即涨达七十万元。有人往商店买布,问价九千元,待他跨向邻店打听布价再回来时,每尺已涨至一万元了。市民这样嘲笑蒋币:“一千两千,吸支香烟,一万两万,喝碗稀饭。”蒋占之新浦(海州附近)十月十日至十六日中,生油由每斤万元涨至万五千元,银洋兑换由每元换一万八千元涨至两万八千
14.我军胜利引起蒋匪新的惊恐 保定匪官逃向北平 徐州再次宣布戒严(《人民日报》1947-11-18)
[详细阅读]【新华社陕北十五日电】晋察冀和苏鲁豫皖人民解放军的胜利攻势,已引起蒋匪当局新的惊恐。石家庄为人民解放军解放后,据合众社北平消息,“保定(蒋)省政府官员立刻乘汽车逃向北平”。路透社将石家庄战役形容为蒋匪“新挫败”,合众社说这是人民解放军“可观的胜利”。在人民解放军围攻该地时,蒋介石曾亲下令“以一切代价”“守住这一重要铁路会合点”,并令蒋匪空军“竭尽全力配合”。徐州因“力量强大”之人民解放军的逼近,已再次宣布戒严,蒋匪徐州警备司令部“下令严厉管制夜间一切交通来往,指令居民夜间不得外出(美联社)。蒋匪
15.徐州外围我克萧县 钜野嘉祥两城同告光复(《人民日报》1947-11-21)
[详细阅读]【新华社苏鲁豫皖前线十九日电】解放军在徐州外围继续扩展攻势,于十四日下午四时攻克徐州西南四十余华里之萧县城。【新华社苏鲁豫皖前线十九日电】夏邑城于九日解放后,十日又为蒋匪窜入,十三日晚解放军一度攻占该城四关,并在东关歼敌一个连,缴获汽车五辆,山炮一门。【新华社苏鲁豫皖前线十九日电】在陇海路解放军歼敌声威震慑下,钜野、嘉祥蒋匪惧怕被歼,于十一日弃城逃逸,该两城当即收复。【新华社苏鲁皖前线十五日电】陈粟将军所部某纵队彭魏团第一连于去年十月解放山东省安邱县城战斗中,荣获“安邱连”光荣称号后,至今十月为
16.鲁南地方武装呼应陇海路破击战 连克峄县邳县枣庄重镇 威胁陇海东段及蒋匪徐州东北防线(《人民日报》1947-11-24)
[详细阅读]【新华社华东二十二日电】配合苏鲁豫皖解放军在徐州以西、以南展开之大破击战,我鲁南地方武装于十七、十八两日连克峄县、邳县、枣庄等重要城镇,控制台(儿庄)枣(庄)路、台儿庄以北,临(城)枣(庄)路嵋窑以东百余里铁路及峄、枣、邳附近广大地区。严重威胁陇海东段及蒋匪徐州东北防御线。十七日夜,我以邳县城内为中心展开攻势,经一夜战斗,以三十比一之敌我伤亡比例,将该城攻克,蒋匪五个保安队及县政府大部被歼,据初步统计,俘敌一百八十余,毙伤一部,并解放被蒋匪拘押壮丁七十余人。我军进城后,即开仓济贫,将蒋匪囤积之小
17.徐州太原物价暴涨 市民生活困苦不堪(《人民日报》1947-02-23)
[详细阅读]【本报冀鲁豫前线二十日电】据徐州来人谈:蒋介石一月份在冀鲁豫苏各线惨败,徐州空气极为紧张。商家大量抛出蒋币,储存物资。蒋记各大公司也大肆抢购实物。故物价暴涨不已。以面粉为例,去年十二月底,每袋(约三十八市斤)二万二千元,至二月上旬即涨至五万四千元。工人生活最苦,待遇最高的铁路工人机器房及电灯厂的技术工人,每月工资约十万元,买不到两袋面粉,逐月上涨的房租又榨去大半袋,生活非常困难。【本报太岳二十一日电】据一月二十三日太原国民日报载称:近来太原物价暴涨不已,小麦每石已涨至十三万五千元,小米每石涨至十
18.我军紧缩包围徐州逃敌 孙元良兵团大部就歼 北平外围我克涿县密云(《人民日报》1948-12-10)
[详细阅读]【新华社淮海前线七日电】被围于徐州萧县西南永城东北李石林地区敌三个兵团之一的孙元良第十六兵团,已大部被歼灭。该兵团共两个军(四十一军、四十七军)四个师(一二二师、一二四师、一二五师、一二七师)自逃出徐州后,军心慌乱,在连续战斗中伤亡惨重,六日夜由孙元良率部突围,战至七日晨遂被歼殆尽。我俘敌四十一军副军长陈元相,一二七师师长张光汉以下万余人。少数残敌,已溃不成军。又解放军于六日起即开始对李石林地区被围之敌紧缩包围,迄七日午止攻占孟集、刘河、赵庄、前平庄等十余村镇,歼敌第五军二百师五九九团(欠二个连
19.国民党徐州防线崩溃后 南京匪帮逃跑达高潮 张垣傅匪眷属逃往天津(《人民日报》1948-12-12)
[详细阅读]【新华社陕北七日电】国民党徐州防线的全部崩溃使得南京反动派的逃跑突然达于高潮。伪立法院立法委员五分之四以上已经逃离南京。伪外长王世杰及伪前财长王云五的家眷都已逃往美国。据三四两日外国通讯社消息:三日起由南京出发的一切交通工具已被国民党置于军事管制之下,以便于国民党官员的抢先逃亡,“任何不属于官吏家庭或政府机关的人,实际上都不可能得到一个火车位置”。国民党政府“各部的财物正在赶紧包捆中”。国民党空军第五空运总部首批人员已于三日逃往台湾,海军司令部人员正在分三批搭船逃跑。国民党“杂志社”近千名家属已
20.徐州西南大围歼战胜利发展 我歼敌已逾三十个团 宿县西南黄维兵团大部被歼(《人民日报》1948-12-14)
[详细阅读]【新华社淮海前线十二日电】萧县西南永城东北对于杜聿明所指挥的三个兵团的大围歼战,正继续发展中。据不完全统计,自二日至八日,解放军歼灭被围之敌已超过卅个团。在歼灭孙元良兵团大部后,解放军七、八两日又攻克王园、夏寨、刘集、苗庄、蒋庄、阎庄等据点,歼敌七十四军五十八师一个团,第九军第三师第八团团部及该师步兵四个营、工兵一个营,第五军二百师的一个营。该军四十六师一个炮兵营五百余人,在营长曹寿山、副营长张宗宽率领下携日式曲射炮四门向解放军投诚。八日午,七十军主力及七十四军一部共约九个团,并附战车部队,妄图
21.徐州西南我军继续紧缩包围 十天歼匪达八万余 饥饿正加速着匪黄维兵团的覆灭(《人民日报》1948-12-15)
[详细阅读]【新华社淮海前线十二日电】被包围在永城东北的国民党军三个兵团,自二日到十二日,已经被消灭约八万多人。被消灭的八万多敌人内,包括孙元良第十六兵团两个军的全部。孙兵团七日突围时,即被歼灭大部,孙元良本人率残部继续往西奔逃,经解放军的追击及豫皖苏、冀鲁豫两区地方部队的截击,已全部捕获,生俘敌四千六百余名。现人民解放军对邱清泉、李弥两个兵团正继续紧缩包围圈,将其压缩在青龙集、李石林、左砦等村镇,东西不到二十里,南北不到十里的狭小地区内。【新华社淮海前线十二日电】被解放军重重包围的杜聿明部两个兵团,现正面
22.徐州完全解放 我军刻正猛烈追歼逃敌 蚌埠前线敌三十九军两个团投降(《人民日报》1948-12-04)
[详细阅读]【新华社淮海前线二日急电】华东最重要的军略要地徐州已于昨晚十时完全解放。守敌邱清泉、李弥、孙元良三兵团向西南逃窜,我正猛烈追歼中。【新华社淮海前线二日电】国民党匪军李延年兵团三十九军之独立团及辎重团(现已改为步兵团美械装备)两个团全部二千余人,三十日黄昏于蚌埠前线向我截击部队投降。当上月二十五日李延年与刘汝明两兵团由固镇沿津浦线两侧开始向蚌埠狼狈逃窜时,命令这两个团担任掩护。在解放军迅速向南推进中,这两个团本身也因伤亡惨重,慌忙南逃,三天三夜未能休息,疲劳不堪。三十日逃至蚌埠西北四十余里之南岳庙
23.宿县西南围歼战胜利结束 黄维兵团全部覆灭 我军继续紧缩围歼徐州逃敌(《人民日报》1948-12-18)
[详细阅读]【新华社淮海前线十六日急电】被围于宿县西南双堆集地区的国民党匪军黄维兵团残部,已于十五日晚十一时被全部歼灭。该敌于十五日黄昏开始向西突围,解放军当即予以阻击,战至晚十一时将突围之敌全部歼灭。战果正清查中。黄维兵团共辖四个军十一个师,十一月中旬由豫南增援徐蚌战场,行至宿县西南浍河南岸南平集地区,即被解放军全部包围。该兵团全部为蒋贼嫡系部队,其十八军(即原胡琏部整十一师)被称为蒋匪军五大主力之一。除其八十五军一一零师已于上月二十九日在师长廖运周将军率领下起义外,其余十个师全部被歼。对于该兵团的围歼战
24.山东我军收复济宁汶上 大汶口歼敌一旅两团 济南徐州间铁路二百公里为我控制(《人民日报》1948-07-21)
[详细阅读]【新华社津浦前线十七日电】津浦前线我军于十三日攻克兖州大捷后,又于十四、十五两日在大汶口附近歼敌一个旅两个团,并击溃敌一个旅一个团。十四日我军在大汶口以北地区歼灭由济南出援兖州的整八十四师一五五旅一个团,击溃其另一个团。该师师长吴化文率一五五旅残部向泰安以北逃窜。由济南出援兖州的另部敌军整二师二一一旅亦被我击溃,被俘千余。十五日我军又在大汶口以南地区歼灭整八十四师一六一旅全部和一五五旅的又一个团。整八十四师只有两个旅,至此已大部歼灭。【新华社津浦前线十七日电】兖州西南的济宁和兖州西北的汶上两城守
25.徐州以南我军破击津浦线上再克泰安 大汶口之役歼敌九千余人(《人民日报》1948-07-29)
[详细阅读]【新华社豫皖苏二十六日电】中原解放军一部,于十九日晚向津浦路徐州宿县段发动破击。至二十日止,已控制三堡至符离集间铁路一百里,并攻克李庄、曹村、夹沟等车站,及丁砦、大李园等据点。现正继续扩大战果中。【新华社津浦前线二十六日电】迟到消息:大汶口之役侥幸漏网回窜泰安之敌整二师及整八十四师残部,因慑于解放军威势,未敢立足,十五日弃城北逃,我当即收复该城。【新华社津浦前线二十六日电】前线指挥部发表解放军十三日至十五日在大汶口南北地区歼灭蒋军整八十四师一六一旅等部战果称:(一)歼敌整八四师一六一旅全部,包括
26.山东兵团夏季攻势战果辉煌 歼敌六万三连克十二城 控制济南徐州间铁路二百公里(《人民日报》1948-08-16)
[详细阅读]【新华社华东前线十四日电】华东解放军山东兵团司令部发表第十四号公报,公布解放军自五月下旬至七月中旬为止,对津浦铁路徐(州)济(南)段发起强大夏季攻势之综合战果如下:(一)歼敌:第十绥区司令部(包括直属队全部)及所属整十二军军部兼整十二师师部(包括直属野战独立团等全部),该师一一一旅全部(辖三个团)、一一二旅之一个团,独立旅旅部及所属两个团,整九三军兼整八四师直属特务团及山炮营一个连,该师一六一旅全部(辖三个团)、一五五旅之一个团部及所属三个营。该军整二师二一一旅之一个营,国防部炮八团之重炮营,中
27.蒋匪逃窜前的徐州 匪军官争相逃命叫骂一片商店遭劫学生数千被掳走(《人民日报》1948-12-21)
[详细阅读]【新华社淮海前线十八日电】解放军强大的淮海战役攻势发动后,徐州蒋匪即陷于恐慌混乱中。十一月二十二日蒋匪黄伯韬兵团于碾庄地区被歼后,徐州国民党党部为掩饰败迹,虽然叫各报馆出号外,捏造所谓“徐州会战大捷”,并勒令市民悬灯结彩,鸣放鞭炮,征收“慰劳品”祝“捷”,但同时全市却暗中流传着黄兵团被全歼的消息。驻守在徐州东郊大庙的匪李弥兵团官兵,亲眼看到大批的匪黄兵团伤兵走回徐州便问道:“不是咱们这边大胜么?”伤兵们接就大骂道:“他妈的还大胜,都完啦,我们受伤没人管,幸亏人家(指解放军)给上了药。”这一下就把
28.敌逃出徐州时 抢先逃命搅成一团老弱多被践踏辗毙(《人民日报》1948-12-22)
[详细阅读]【新华社淮海前线十八日电】前线记者报导杜聿明匪部三个兵团放弃徐州向萧(县)永(城)路上败逃时的狼狈情形称:徐州十五万国民党匪军加上数万后方机关人员和家属,一逃出徐州城就在解放军的追击下陷入完全混乱的状态。沿途田野、村庄、大小道路挤满了数不尽的人群,大家都争先恐后的拼命向西逃窜。匪军的高级军官们都坐在汽车里抢先逃命。据被俘的杜聿明的警卫营营部司书李文彬谈:杜匪逃出徐州后一直坐在汽车里,一步也不下来,吃饭睡觉都在汽车上,只是拼命催着快逃。混在逃跑行列中的其他徐州“剿总”匪首们一听到解放军追击的炮声,
29.徐州东南克高作镇 江淮我成立第三军分区 美援蒋机两架在苏北被毁(《人民日报》1948-10-09)
[详细阅读]【新华社华东七日电】解放军在徐州东南的反扫荡作战中获得一次迅速而代价轻微的胜利。江淮解放军一部九月二十九日攻克陇海路南海(州)郑(州)公路上重要据点高作镇,该镇西距国民党所侵占的睢宁城仅十五里。战斗中生俘守敌连长以下一百四十余名,毙伤敌少校营副马元德(毙)以下二十余名。解放军仅轻伤六名,亡二名。主要的作战仅历时八十分钟。解放军另部二十八日夜在睢宁城近郊俘敌三十余名。两次共缴获六零炮一门,轻机枪八挺,步枪一百六十支。【新华社华东八日电】江淮军区第三军分区已于九月中旬正式成立,包括运河以西、津浦以东
30.解放军秋季攻势节节胜利 国民党后方恐慌万状 宁津赶修城防徐州加紧戒严(《人民日报》1948-10-23)
[详细阅读]【新华社华东二十一日电】在战场人民解放军节节胜利的秋季攻势下,国民党后方恐慌万状。据各方报导,九月二十九日,即我军解放济南后的第五天,蒋贼慌忙拨伪金圆券一百五十万元(合“法币”四万五千万亿)赶修南京城防工事。国民党政府工作人员将被迫接受军训。津浦铁路南段将成立护路司令部,大批战车已集结该段,出动巡逻。天津城防工事也正加紧赶工。当济南解放的消息传遍徐州以后,震骇得发抖的国民党党、政、军高级官员,纷纷将其家属南移京沪,并加紧搜查行人及戒严;但国民党的下层官兵却说:“八路军的小米饭早给咱准备好了”。备
31.我向徐州四面合围冯治安部两军起义 敌第二第七两兵团正被围攻围歼(《人民日报》1948-11-13)
[详细阅读]【新华社淮海前线十一日电】防守徐州北线的国民党第三绥区所辖部队,五十九军及七十七军两个军于八日在阵地举行起义,加入人民解放军。五十九军与七十七军均为西北军旧部,在抗战中,张自忠、冯治安曾任该两军军长。日寇投降后,即被蒋介石调至徐州外围,进攻解放军。一九四六年编为第三绥区,司令为冯治安,副司令为何基、张克侠。其防区为徐州以北及东北的柳泉、利国驿、临城、贾汪、台儿庄、峄县、枣庄等地区。【新华社淮海前线十一日电】徐州地区战局,发展迅速。我各路大军已向徐州东西南北四面急进,将该地区敌军加以包围。冯治安将
32.淮海解放战争进展迅速 北路大军直迫徐州 东路歼敌一师一团 攻占重要军港连云港(《人民日报》1948-11-14)
[详细阅读]【新华社淮海前线十二日电】淮海战役发动后,华东人民解放军进展甚速。自七日至十日晚已相继解放郯城、马头、东海、灌云、连云港、新浦、新安镇、瓦窑、炮车、运河站、猪儿窝、大许家、枣庄、峄县、邳县、官湖、加口、滩上、临城、韩庄、台儿庄、贾汪、利国驿、柳泉镇、鱼台、丰县、虞城、砀山、黄口等城镇及车站,控制陇海路徐(州)海(州)段四百余里,黄(口)商(邱)段二百余里。歼俘逃敌近两万人,并争取冯冶安部三个师及一个团一个营光荣起义。截至发电时止,一路解放军已克徐州东北之茅村镇及荆山铺,距徐州不及三十里。另一部解
33.徐州东南歼敌两师廖耀湘已被东北我军俘获(《人民日报》1948-11-15)
[详细阅读]【新华社淮海前线十二日十八时急电】国民党军六十三军已于十二日晨二时三十分被解放军歼灭于徐州东南一百八十里运河东岸之窑湾。该军除军部外共辖三五二师及一八六师两个师共五个整团。该敌于七日由陇海路上新安镇地区向西南逃命,九日晚在窑湾东北三十里之堰头附近被解放军歼灭一个团,其余逃至窑湾后即陷重围。解放军于十一日下午四时向该敌发起总攻,至十二日二时三十分即将其全部歼灭。【新华社东北前线十三日电】辽西战役中国民党军最高指挥官廖耀湘已被俘获。廖于上月底在黑山以东地区全军覆没后,化装潜逃,在打虎山西南三十余里之
34.徐州外围我军续获大捷 歼敌一零七军大部 四十四军及一百军已被歼殆尽(《人民日报》1948-11-17)
[详细阅读]【新华社淮海前线十五日电】由睢宁向徐州逃跑之敌孙良诚部一零七军已于十三日大部为我歼灭。十二日该军军部及所属二六一师,逃至睢宁西北三十里高集地区,当被我包围攻击,至十三日全部向我投降。该军所属之二六二师逃至睢宁西北双沟以西的观音堂后,亦大部被我包围歼灭。【新华社淮海前线十四日电】徐州以东碾庄地区我军对于黄伯韬兵团的围歼战继续猛烈进行中。我军续猛攻占领碾庄车站及碾庄圩以南的李庄、曹庄、王家庄等据点。敌四十四军及一百军已被歼殆尽。残敌现被压缩于碾庄圩及其外围少数村庄内,直径仅数里。由徐州东援之敌邱清泉
35.安阳蒋匪空运徐州逃命 撇下土匪郭清等部替死 安阳现极空虚土匪内部极为恐慌(《人民日报》1948-11-26)
[详细阅读]【太行电】迟到消息:自人民解放军占领郑州,控制黄河大铁桥后,豫北敌人的后路被我切断,困守安阳的蒋匪本已慌慌不安,最近徐州又告吃紧,蒋匪只得拆东墙补西墙。本月一日,国民党徐州“剿总”总司令刘峙,曾亲到安阳。本月二日至七日忙将驻守安阳之敌正规部队、三十九师师部、及其直属的一一六团、一一七团、炮兵连与一个督导营、炮八团二营四连、四十军直属辎重营等共六千多人空运徐州。蒋匪在南运时,曾导演了一幕滑稽剧,充分暴露了蒋匪面临末日的混乱和相互欺骗的丑态。当敌南调时,留守安阳的土匪郭清、刘楼仙、程道增等,不让敌正
36.徐州西线我军续获胜利 俘匪第五军千余人 一个输送营全部向我投诚(《人民日报》1948-11-12)
[详细阅读]【新华社淮海前线十日电】徐州西线我军续获胜利。九日在杨山以东的李庄车站击溃由砀山东逃之敌第五军,除毙伤外,生俘其一千二百余名。该军四十五师之输送营全部向我投诚。该师八日在砀山东南曾被我毙伤俘数百人。第五军隶属邱匪清泉的第二兵团,号称蒋匪的“五大主力”之一,是徐州国民党军四个兵团中的骨干,在此次作战中,该敌只求逃脱,士气极度低落。【新华社西北十日电】前于十月六日在朝邑起义的国民党保警队、常备队一千一百余人,现已改编为西北解放军朝邑支队,领导起义之杨海朝、王彦亭仍任该支队首长。该队起义以来受到西北军
37.徐州工商业界 反对横征暴敛(《人民日报》1948-09-30)
[详细阅读]【新华社陕北二十八日电】据八月二十四日天津大公报消息:徐州工商业各同业公会反对国民党政府之横征暴敛。该市工商业在国民党政府压榨下,日趋萧条,工厂商店对今年春夏两季苛重之营业税已难于负担。国民党江苏省政府却谓徐州伪市政府及税捐稽征处“‘整顿’不力”,饬令更进一步的榨取;并提高下半年营业税总额为每月“法币”一千亿元之巨。该市伪市长且宣布:“决以大刀阔斧手段,‘整顿’营业税收。”由稽征处发出通知强迫各同业公会理事长于八月十六日到市府开会,以决定征收问题,并以“违则呈请市府议处”相恫吓。理事长等群情激愤
38.中共中央电贺西北新胜利 徐州特别市军管会成立(《人民日报》1948-12-05)
[详细阅读]【新华社陕北三日电】中共中央电贺西北人民解放军新的胜利。电称:彭德怀、贺龙、林伯渠、习仲勋、张宗逊、赵寿山诸同志,并转西北人民解放军全体同志们:庆祝你们歼敌第三十六军两个整师、第六十九军一四四师和第三军十七师大部共十个整团近三万人的巨大胜利。尚望继续努力,为全歼胡宗南匪军,解放大西北而战。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一日【新华社徐州三日电】徐州解放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即宣布成立徐州特别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并任命傅秋涛、袁也烈、周林、冯平、华成一等为徐州市军管会委员,傅秋涛为军管会主任
39.徐州市政府正式成立 周林市长赞扬铁路工人紧张工作(《人民日报》1948-12-30)
[详细阅读]【新华社华东二十六日电】徐州市政府于九日正式成立。全市四个行政区的区政府也已相继成立。市政府为讲解工商业等政策和征询各方意见,即于市府成立后分别召开各业各界及工人座谈会。九、十两日召开的各业各界座谈会,到有粮食、棉织、土布、土线、电料、印刷、面粉、木器、银楼和各种小手工业、摊贩等各业代表一百八十余人。十二日召开之工人座谈会,到会有津浦、陇海两铁路各段员工及各工厂、地板车、人力车等工人代表百余人。工人座谈会上工友们热烈发表意见,提出成立工会及复工等要求,并申诉在国民党统治时的困苦状况。周林市长特出
40.开封邮电铁路工人 加紧修复电讯交通 徐州市邮电已大部恢复(《人民日报》1948-12-30)
[详细阅读]【新华社开封二十六日电】开封市铁路、邮电各业工人正加紧进行交通与电讯的恢复工作。开封陇海路局机务段工人在十一月份中,修理客货车四十七辆及各种工具一千余件。公路局工程队,从十一月二十三日起,已开始在豫东地区赶修五条公路干线。修建地区北起开封、南抵周家口、东起永城、西至许昌。邮务工人在豫东各县已开辟邮路一千二百里。电信局工程队工人十一月中旬在亳县一带工作时,原计划七天完成架线二百里,结果只用四天即告完成。他们利用接力的办法,奔跑着按杆散线。夜间工作不能插标,就利用提灯代替标杆,向前架设。黄河水利委员
41.中共中央电贺徐州解放 张垣外围我克万全怀安(《人民日报》1948-12-06)
[详细阅读]【新华社陕北四日电】中共中央电贺解放徐州。电称:刘伯承、陈毅、邓小平、饶漱石、张云逸、粟裕、谭震林、陈赓诸同志及华东野战军中原野战军全体同志们:庆祝你们解放徐州的伟大胜利。徐州是南京的门户,是匪首蒋介石进行反革命内战的巨大军事基地,徐州的迅速解放,对于全国战局,极为有利。尚望继续努力为全歼当面匪军而奋斗。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二日【新华社淮海前线四日电】蒋介石在南线最重要的徐州防线已全部崩溃,解放军已解放徐州,并正猛追逃敌。自解放军在徐州以东碾庄地区全歼黄伯韬兵团后,原驻徐州、图增
42.我军猛追徐州逃敌匪极狼狈自相践踏 南京蒋家匪帮慌乱南逃奔命(《人民日报》1948-12-07)
[详细阅读]【新华社淮海前线五日电】解放军正猛追由徐州向西南夺路逃窜的国民党匪军。据随军记者报导:在徐州西南的萧县到皖北亳州的公路上,遍地丢弃着匪军的公文、花名册、书籍和国民党员证,许多满载各式弹药的辎重车和十数辆完好无损的美造大卡车也因不及开走,在公路上被我军缴获。在许多匪军丢弃的背包中,发现了他们刚从老百姓家中抢来的地瓜、高粱窝窝。匪五军骑兵独立团四连列兵张超尤被慌乱逃跑的坦克车压断了腿,他说:“我们已两天没有作饭吃了。只是没头没脑地逃命。”他说:“一路上,匪军坦克、汽车、人马夺路逃跑,自相践踏。”他指
43.徐州逃敌如不投降必然覆没 三个兵团全部被围 我军歼敌已达三万(《人民日报》1948-12-09)
[详细阅读]【新华社淮海前线六日电】由徐州向西南方向溃窜的国民党军邱清泉、李@、孙元良三个兵团共二十二个师及大批由徐州逃出的蒋匪党政军机关人员,已在萧县、永城、砀山三角地区陷入我军的重围。自二日到四日午后止,我军已歼该敌达两万,内生俘一万四千余人。缴获榴弹炮两门、山炮三门、汽车三百余辆、坦克五辆、装甲汽车五辆。该敌连日奔逃,粮弹两缺,饥寒交迫,混乱不堪。如不迅速投降,必然全军覆没。【新华社淮海前线七日电】人民解放军于四日拂晓在永城东北四十余里之孟集、李石林、王伯楼地区完成对敌邱清泉、李@、孙元良三个兵团之完
44.贯彻保护私营工商业政策 徐州市人民政府 发还兴业烟草公司(《人民日报》1949-09-12)
[详细阅读]【徐州讯】因原主逃亡由徐州人民政府代管之兴业烟草公司,经查明确系私人资本,已于八月二十六日由人民政府代表与资方代表签订交接方案,并于九月三日正式发还完毕。该公司原系日寇所建筑之东亚烟草公司。抗日战争胜利后,为国民党接收,卖与该公司经理宓绳武。厂内有卷烟机十五部,切烟机六部,磨刀机两部,干燥、干冷、加香压硬等机各一部,另有旋床二部,刨床、钻床各一部,水泵一个,锅炉两部,厂房一百五十七间,地基二十一亩。蒋匪统治时期,由于帝国主义商品倾销,美货充斥市场,官僚资本操纵垄断,致使该厂当时仅能开动卷烟机四部
45.南京五十万人庆祝示威 游行队伍长达一百五十华里 济南、徐州等地万民欢腾(《人民日报》1949-10-05)
[详细阅读]【新华社南京四日电】南京百万市民在无比的狂热中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同时举行保卫世界和平的示威。早晨五时许在细雨蒙蒙中,各界代表百余人齐集新街口和平堡垒前举行升旗典礼。全市各机关、部队、学校、团体亦同时分别举行升旗典礼,一时军乐声,炮竹声齐鸣。下午四时,五十万人举行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的成立与保卫世界和平的大示威游行。游行队伍长达一百五十华里。位于市中心的新街口广场成了游行示威队伍的集中地点。这里,矗立着高悬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朱德巨幅画像和五星国旗的“和平堡垒”,四周围绕着特
46.徐州贸易日盛 物价逐渐下降(《人民日报》1949-01-04)
[详细阅读]【新华社徐州廿七日电】徐州市与山东、河南、河北等地的贸易恢复,市场物资进出频繁后。国民党统治时全市甚感缺乏的粮食、油、盐、棉花等物资,现正自徐市周围地区源源入市,且价格逐渐稳落。自本月七日至十五日一周中,小麦下降百分之十一,高粱下降百分之二十五,生油下降百分之二十,猪肉下降百分之十四。徐州市内之各种工业品亦向外地畅销。据军管会工商部本月十五日一日的统计,外销各种洋布一○四七七匹,纱一四○六捆,火柴六三一六八封,煤油七四四桶,糖十七万三千余斤。目前与徐市进行交易的地区有:沿津浦线北至兖州、济南、德
47.解放区各铁路陆续修复 徐州至济南洛阳均通车(《人民日报》1949-01-08)
[详细阅读]【新华社华东二日电】津浦铁路济南至徐州段已于去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在滕县以南官桥临城间接车,二十二日下午由徐州北开试道列车于二十三日抵达济南车站。自津浦路兖州至泰安段于七月间解放后,该段即在短期内首先修复通车。九月下旬济南解放后,华东解放区成立华东区铁路总局,由济南向南赶修,十月底济南至兖州铁路全部修复,并继续由兖州向南修至邹县。徐州解放后,南北两头即同时赶修,由于路局全体员工发挥高度劳动热忱,积极赶修,以及沿线两侧人民的热烈援助,现已提前半月完成。济徐段全长七百二十里。【新华社郑州六日电】长达四百
48.伟大的淮海战役全部胜利结束 我全歼杜聿明匪部 徐州战场匪军已完全肃清(《人民日报》1949-01-11)
[详细阅读]【新华社淮海前线十日急电】伟大的淮海战役,于今日上午十时全部胜利结束,战争罪犯杜匪聿明指挥下的邱清泉、李@两兵团及孙元良残部,已被人民解放军在此次由六日下午三时发起的新的强大攻击中,迅速彻底干脆全部歼灭,无一漏网。战果正清查中。至此,南线最主要战场,徐州战场的国民党军队已完全肃清。
49.徐州铁路交通四达 纵横两千里铁路线完全修复(《人民日报》1949-01-12)
[详细阅读]【新华社徐州十日电】以徐州为中心的纵横两千余里的铁路线,已完全修复。津浦路北到济南、南到宿县;陇海路东到新安镇、西到洛阳,业已通车。新安镇至连云港段亦正积极抢修中。徐州周围铁路的修复工程,由徐州军管会铁路部所属的津浦、陇海铁路临时管理委员会领导。对于人力物力作了统一调度,大大便利了抢修工作的进展。抢修过程中表现了解放后的铁路员工的高度积极性。津浦路有一座桥梁被蒋匪炸毁八孔,每孔宽卅英尺,其中七孔已全部无法修补,桥座等均需铲平重砌。当时河水浅处二尺,深者六尺,重建工程极为困难。此项工程原来计划十四
50.徐州军管会发布命令 解散反革命组织(《人民日报》1949-01-23)
[详细阅读]【新华社徐州十九日电】反革命分子巧立名目,企图在人民政府统治下继续反革命活动的阴谋,已在徐州发现并受到了镇压。在解放以后的徐州忽然出现的所谓“民主共进党”和“新社会革命党”,被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徐州军事管制委员会明令宣布解散。徐州军事管制委员会之布告全文如下:“当兹我军将在全国范围获得胜利,而蒋匪面临崩溃之际,国民党及一切反动派更加重视政治斗争的方法,并企图利用各种政治阴谋,组织各种党派团体,以掩护国民党及其帮凶的反动面目,力求钻入革命阵营,破坏革命势力,保存反动势力。凡此种种卑鄙无耻手段,早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