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新闻网日寇专题日寇,即侵华日军,通常指1945年日本投降之前的旧日本军队(即日语中的“大日本帝国陆军、海军”),日军当时自称“皇军”。在日本侵略中国期间中国称之为“日寇”。日本军组建于1867年,解散于1945年;最高统帅为日本天皇,由日本陆军参谋本部、海军军令部直接指挥。直到日本军在战败后解散为止,日本都没有成立独立的空军,陆军与海军拥有各自的空中武力部队。
1.庆祝日寇签降周年 哈市招待外宾 北平反动当局进行卖国内战动员(《人民日报》1946-09-08)
[详细阅读]【新华社哈尔滨五日电】“九三”为日寇正式签字投降一周年,哈市连日热烈庆祝,电影院放映《红军粉碎暴日》等影片,中苏友好协会举行庆祝集会,民主青年联盟发动街头宣传。三日晚中共东北中央局、民主联军总部、东北政联办事处等机关假铁道俱乐部举行庆祝联欢晚会,到中外来宾二百余人。林彪将军即席提议向最后击溃日寇解放东北之苏联红军及其英明领袖斯大林大元帅致谢,全场一致起立干杯。中长铁路局副局长苏联友人卡尔诺夫继起祝贺中苏两大民族的团结友谊,并提议为不可胜的中国人民的民主运动而干杯。接着全场复一致起立举杯庆祝中国人
2.苏评论家马西努著论 痛斥阎锡山勾结日寇 美军帮助日阎进攻解放区,不符莫斯科二国决议(《人民日报》1946-05-15)
[详细阅读]【新华社延安十二日电】莫斯科广播:马西努对中国问题发表评论称:美纽约时报访员盖尔基五日北平电讯,揭露了阎锡山勾结在华日军之真象。他说:阎锡山三月十日在太原对日本军官致词时,表示满意华北日军司令冈村宁次的功绩。现在冈村在南京很受优待,阎氏曾向冈村参谋部的军官声明,日本在战争中,尤其是在对华战争中,并未遭受失败。阎锡山感谢日军为他帮忙。据美国消息指出7日本军官在太原住着漂亮的楼房,象胜利者一样,趾高气扬。日本军官经常乘飞机自由来往北平、太原之间。据军调执行部查明,阎氏保存着日军自己的武装,并将其派赴
3.昼夜不停绞水六万包 翻身农民修复大煤窑 沁源聪子峪修复被日寇破坏已五年之煤矿(《人民日报》1946-12-27)
[详细阅读]【本报太岳二十四日电】沁源聪子峪农民翻身后,生产情绪特别高,全体农民互助合作,将五年前被日寇破坏的大煤窑恢复。聪子峪村原有大煤窑一座,三十年前全村一百二十户,四百九十八口人中,有七分之一的人依靠其生活,三十一年十月,被日寇扫荡摧残,七丈深的窑井充满了水,窑身陷落停了工,今年聪子峪一带,因早降大霜,庄稼歉收,自卫战争亦需要把南井窑恢复起来,以渡荒生产支援前线,全村农民于九月二十六日开始动工,工人史维元、宋小二、艾票芝、白秀林等五人每日在井内二尺余深的泥水里工作,翻身农民四十四人,组成十一个班,每天
4.美国反动派扶持日寇——为纪念“九一八”而作(《人民日报》1946-09-21)
[详细阅读]尹光日本法西斯毕竟被打垮一年了,但它没有彻底被消灭,因为美国反动派今天正在扶持日本法西斯的残余势力。美国反动派今天对日本的政策,使我们想起了十五年前九一八事变时以及从那时以后十五年来美国反动派的对日政策。我们中国人民今天纪念“九一八”,回顾一下这段历史以为警惕是有意义的。“九一八”事变时,美国当局采取什么态度呢?当时以国务卿史汀生为代表的美国帝国主义反动派,是对日本帝国主义采取了纵容的政策,当日本军阀、财阀鲇川义介在我东北搜刮人力和资源建立钢铁康采仑时,美国反动的独占资本家即和日本财阀合作。举世
5.蓄意内战不顾一切! 国民党用高官厚禄收留日寇屠杀同胞(《人民日报》1946-09-22)
[详细阅读]【新华社延安十八日电】各地八路军在几个月来的自卫反击战中,在国民党军中俘获大批日军,这些日军大部均被蒋方按原级提升并给予丰厚待遇,并改名换姓娶中国妇女为妻,预备长期屠杀中国人民。在山西,阎锡山曾将日军收编为八个特务团及纵队,分驻山西各地。据由太原逃来解放区之日兵川滨、松藏两人称:阎锡山将两千日人编为护路纵队,其下辖四五六三个大队,每大队四百人,内有山炮重机枪各一个中队,六月间与驻五台等五个工程大队合编为“保卫团”,由日军元泉馨旅团长负总责,配备有装甲车。他们穿的是旧日保存下来的日本陆军短式的军衣
6.荷泽两万余人集会 控诉德荷籍战犯罪行 解放区保护守法外侨,但对配合日寇残害人民的战(《人民日报》1946-08-04)
[详细阅读]【本报荷泽讯】荷市市民两万余人集会控诉日寇第五纵队德荷籍战争罪犯高天达等十一人之罪行,历时三日,已初步胜利结束。上月十五日前后,市府陆续收到群众控诉德荷籍战争罪犯何方济、高天达、陶贺、马加罗、奈天真、达柏尔等十一人的控诉状百余件,揭露彼等以神甫外衣为掩护,帮助日寇进攻中国本土,残杀中国同胞的罪行。市府经详密调查,获得确凿充分的证据后,即应人民之请将彼等逮捕。十五日开始控诉,百里外群众亦半夜起身,打着灯笼火把纷纷赶来作证。大会在七月的烈日中进行三日,群众情绪始终愤激异常。播音机首先传出市民史秀中激
7.又一铁证! 阎锡山留用日寇(《人民日报》1946-08-29)
[详细阅读]【新华社兴县二十四日电】晋绥八路军在晋北崞县、原平等地反击自卫战中俘护之九名日军官兵已抵达此间,铁的事实已完全粉碎了阎锡山“山西已无日军”的谎话。彼等九人原属敌独立第三混成旅团,今被阎锡山易名晋级留用于某部队中,如原任敌独立第三混成旅团炮兵中队少尉队副近自三郎,今已改名为尹维满,名义上任阎军保安第二大队军需处副处长,实为该队之少校指挥官。又加龙泽静男、川田延以、松本三郎、松本昧芳等均任该队教官。据龙泽静男称:“教练内容除步枪、机枪、掷弹筒射击等、白刃战动作,筑城学外,并有袭击八路军战术等科目”。
8.阎军抄袭日寇毒计 以“人质”抢我麦收(《人民日报》1946-07-04)
[详细阅读]【本报长治讯】祁县同蒲、东沁两线接轨地区,阎军正疯狂抢麦。在其统治区内,麦田已普遍登记,并限令每闾集中一个场内晒打,由治村派员监视。每两粮银暂派征粮三石五斗,强迫当场完纳,对我解放区村庄则组织有“奋斗团”,配合军队武装抢掠。实行围村捉人,然后强迫以粮食回赎。最近中梁村被捉走十一人,每人要麦五石。捕捉到我干部,则予以杀害,如鲁村,三贾就被活埋九人。我祁县县议员李顺成亦被残害。在戴家堡所掠财物,亦强迫以粮食回赎。该县我解放区现已组织联防,民兵抢收大队,已开赴前方协助部队警戒,阎军几次出犯均被击退,阎
9.抄袭日寇办法 大米蒋军用百姓吃杂粮(《人民日报》1946-08-03)
[详细阅读]【新华社延安二十九日电】沈阳讯:国民党辽宁省政府,近公布一种节食大米办法,与日本帝国主义统治东北时无异。即(1)除蒋军外,本省土著及侨寓人士,均应以面、高粱、玉米等杂粮为主食。(2)各饭店旅馆勿备大米饭粥。(3)所有粮商不得买卖大米。此种办法施行至九月底。
10.蒋介石祸国殃民又一铁证 姜逆召抚日寇文告(《人民日报》1946-09-17)
[详细阅读]【新华社哈尔滨十四日电】哈市阴谋暴动案破获时,曾缴获大批与该案有关之文件命令及暴动武器,其中包括蒋介石亲笔写给姜逆鹏飞的委任状、姜逆与蒋介石杜聿明来往函件、姜逆收编敌伪军之文件及此次预谋暴动进攻哈市计划与调动匪军命令,此外尚有地图、关防符号、臂章、令符、令箭、龙旗、符咒、手枪、大刀等凶器。兹先将姜逆鹏飞在蒋介石指使下所发颁之召抚日寇文件全文发表于后:召抚日军武装团体同志文:“世界大势由治人乱由乱人治,必然之理自然之势,查‘九一八’以来,欧战接踵复起,转瞬之间十有四年,国力之消耗人民之涂炭,受战祸
11.行回日寇 冀鲁豫烈士陵园横遭蒋伪军摧毁(《人民日报》1946-09-18)
[详细阅读]【本报济宁讯】反动派指挥兖州伪军并以飞机掩护向我济宁市袭扰时,其部队进至八里铺西之琵琶山——我冀鲁豫边区奠定之抗日革命圣地烈士陵园,竟将山顶之界牌与烈士陵园奠基碑推倒,并在陵园基地挖掘阵地。此种侮辱抗日革命烈士、丧尽天良、毫无国家民族观念之反动野蛮行为,实为古今中外所罕闻。因此,烈士遗属与本市人民痛恨切齿,纷纷提议革命烈士陵园建委会向国民党提出严重抗议。委员兼工程处长张富忱氏根据群众意见与本市党政军民各界共同通电全国反对此种暴行。
12.洪洞蒋军奸淫抢掠 人民纷纷逃来我区 中央军美国造,所到之处百姓糟,本来日寇就不好,来(《人民日报》1946-11-06)
[详细阅读]这是普遍流行在洪洞蒋占区的一首歌谣。目前洪洞蒋占区的人民,正遭受着蒋军残酷的蹂躏。吉村大量房屋被蒋军拆毁,砖瓦门板修了碉堡。一百多户农民被抢劫的只剩下七条被子。十八日蒋军以最野蛮的行为,在该村奸淫十五岁的一个高小生,及两个十九岁的妇女,强奸后,又带到大阳、柏村。蒋记三青团特务吉芝山自己的老婆同样也遭强奸了。黄庄蒋军把老鸡吃光了,又杀小鸡。劬底村一老乡二百余个布,被拿走了,气得痛哭大骂。又被痛打一顿。农民李拾命财物被抢光后,生活无着上吊死了。因此群众不断逃入解放区。我民主政府,现正派出大批干部妥为
13.在远东国际法庭上 美律师替战犯辩护 说日寇侵华是蒋介石要求的国民党代表默认了他的论据(《人民日报》1946-08-19)
[详细阅读]【新华社延安十六日电】东京讯:十三日远东国际法庭上审讯“七七事变”日寇侵略我国罪行,战犯的美籍辩护律师史密斯振振有词,认为日寇侵略我国是“合法”的,是得到国民党政府的同意。他说:“蒋介石曾要求日本合作,即在‘七七事变’后亦然。”出席法庭的国民党代表竟未发言,默认史密斯的论据,一时战犯们哄然大笑。法庭首席检查官高特做为日寇侵略我华北的见证人,发言时战犯辩护律师史密斯竟又诘问高特道:“你是证明日本在华北是合法呢,抑是证明日本是侵略呢?”高特道:“日本在华北的行为是不对的。”史密斯更无赖地造谣道:“那
14.蒋美农业技术合作团 吮我农产供应美国 渝工商各界指出此举与日寇同出一辙(《人民日报》1946-10-16)
[详细阅读]【新华社延安十一日电】渝讯:此间工商界经济学者及新闻界,纷纷反对中美农业技术合作团对中国的殖民地式的开拓。上月五日该团抵渝次日,中国经济事业协进会渝分会,发出致该团的公开信,指出该团开拓中国四种农产品——茶、丝、桐油、羊毛是“自私的陕隘目的。”认为中国需要工业化必须立刻停止内战全面和平,才谈得到农业改革。中国农村经济研究会四川分会亦发表抗议性的意见称:如果你们不按照中国人民的需要和愿望工作,中国人民是一定坚决拒绝和你们合作。该会指出:中国人民所需要的是政治民主,停止内战,平均地权,减轻人民负担等
15.阎匪勾结日寇真相(《人民日报》1947-12-01)
[详细阅读]日寇投降已二年半了,但在晋中狭小地区,还有一支全付武装的日本“皇军”与阎匪共同统治着这块中国土地,继续屠杀迫害中国人民。自一九四五年八月阎匪公开与日寇合作后,山西日寇曾有三度“改编”,初时日军仅由部分地区收缩至太原、大同正太沿线,仍然公开保持“皇军”面目,直至一九四六年一月始开始伪装加以整编。据解放军缴获之阎匪长官部四六年一月十二日致日本“善后联络部”的“特编字第二号”代电中,即公然称:“整编日军为示范部队紧急时使用于机动决战方面。………编为八个特务团,作为二战区司令长官部直属警卫部队”。特务团
16.美国扶植日本军国主义复活 纵容日寇助蒋内战 红星报坚主日本必须民主化(《人民日报》1947-08-10)
[详细阅读]【新华社陕北八日电】莫斯科讯:苏联史学博士爱杜斯在红星报撰文,评述美国扶植日本财阀与控制日本的政治经济称:对日委员会美方代表亚契生公开说:“美国商行准备以投资帮助日本工业之发展。”美国独占资本家现以成千亿的贷款“拯救”日本,以图最后攫取日本经济生活中的统治地位。日本某些财阀的股票已被没收,并转移给清算委员会,在适当的时机禁令取消时,这些股票就会不化什么代价而落到美国资本家手里。美国的统治阶级并极力想在日本政治上获得充分控制权。因此,就用一切方法支持反动政权。沙文主义和亲法西斯分子仍居各级政府机关
17.全国学联揭露蒋党残暴统治 要求美军滚出中国 美扶掖下日寇势力侵入台湾 日轮公然出现福(《人民日报》1947-08-24)
[详细阅读]【新华社陕北二十二日电】南京讯:全国学生联合会对魏德迈来华使命发表宣言之后,复以备忘录一件,经由美大使司徒雷登转交魏德迈,要求美国改变对华政策,撤退在华驻军,并附有学生在五、六月间所受迫害的大量照片与资料,揭露并证明蒋政府的法西斯本质。另据美联社南京二十一日电称:中央大学学生举行了一次小规模的民意测验,在所测验四十人中(包括教授),有二十六人认为魏德迈过去在促进中国民主统一上毫无贡献。投票中显示出多数人相信美国正图扩展台湾为远东战略基地,美国援助中国(蒋)政府,对中国内战实为火上加油。【新华社陕
18.教唆蒋党迫英成立缉私协定 美国势力侵入香港 英自治领驻日代表愤懑美国纵容日寇(《人民日报》1947-08-24)
[详细阅读]【新华社陕北二十二日电】上海消息:在美国压力下,英国已于十五日在香港总督府与蒋方代表签订“缉私”协定,从此美国势力已可长驱进入华南商业门户与重要战略基地之香港。协定系由蒋记财政部税务署所属海关总税务司与香港英政府所签订,根据该协定之规定,原在美国人员控制下且以美人李度为总税务司的蒋记海关机构,今后即可在香港直接执行“缉私”职务,设立关卡及加强进出香港海面的美化蒋记“缉私”舰队。美国为夺取华南市场的绝对控制权,即积极嗾使蒋方叫嚣收回香港,以便美国实际上占有此战略基地,此项阴谋,至今未能实现,美蒋乃
19.美图进一步破坏远东和平 培植日寇代替蒋介石 独占朝鲜作扩张基地(《人民日报》1947-08-31)
[详细阅读]【新华社陕北二十九日电】魏德于二十六日自东京飞抵朝鲜汉城,此行衔有极其险毒之任务,即在根本破坏莫斯科会议时朝鲜问题之决议,扶植奸组织傀儡政府,以便变朝鲜为美国在东方实行扩张政策的重要基地之一。据中央社二十三日电透露:“美国准备放弃借苏美共同委员会朝鲜统一之一切努力,可能进行一‘美国计划’”。该电报导:“华府大多数人士认为,如南鲜成立政府,李承晚(按系朝鲜反苏反民主头子)可望获得美国之支持出任政府首长”。合众社二十四、二十五两日电也说:“魏在朝鲜的最大问题,将是设想出‘援助’南鲜的最好方法。”魏德
20.日寇屠杀人民办法 蒋贼悍然加以运用(《人民日报》1947-09-09)
[详细阅读]【本报特讯】最近我军在作战中缴获之蒋记国防部两项文件证明,蒋介石在请出日本侵华战犯冈村宁次作为其军事顾问,并直接令冈村参与其部队指挥,以屠杀中国人民之后;在战术方面亦完全继承了日寇的衣钵,提倡所谓“绥靖谋略游击战法”,“奸匪盘据地区内作战实施要领”等等在抗日战争中为解放区军民所深痛恶绝而屡予惨重打击的毒恶办法。其第一项文件:“绥靖谋略游击战法”(极机密,参考资料绥字第六号在民国三十六年一月三十日国防部第二厅编印),是完全抄袭了日寇在一九四二年以后“挺身队”、“特别警备队”所用的一套办法,主要是以
21.蒋贼勾结美帝日寇 大干走私生意助美经济侵华 新华社综合报导(《人民日报》1947-09-30)
[详细阅读]在蒋贼服从美帝国主义意旨开放中日贸易声中,走私日货又以若决江河之势泛滥蒋管区,与美国货之大量走私及倾销,双管齐下,予民族工业以致命打击。从去年八、九月间美货走私猖獗以来,廉价走私美货即占领蒋管区各地市场,但目前天津、上海、福州、广州等各地,又出现了大量的走私日货,其中以海参鱼翅等海味、毛织品、香烟及人造丝为最多,还有颜料、纸、西药、化学制品、电料、橡皮、车胎、自行车零件、自来水笔,甚至儿童玩具等,应有尽有。至于走私货的数量,据蒋政府新闻局长董显光于八月间向记者宣布的官方数字,去年一年仅搜查获没收
22.苏中蒋匪留用日寇(《人民日报》1947-11-04)
[详细阅读]【新华社华东二日电】苏中蒋军留用日军又获铁证。上月十四日紫石(新县,位于如皋西北海安属)群众俘虏蒋军整四师一零二旅三零六团留用之日军福田健一名。彼系冲绳(属琉球)县人,现年二十四岁,一九四二年来中国战场,日寇投降后,在九江为蒋军整四师留用,去年随该师来苏中参加对如皋、泰兴、泰州、靖江四县之绝灭人性的血洗“清剿”。据彼供称:“仅一零二旅三零六团即有日军二十七人。计第一第三两营各八人,二营九人,团部二人。该部一营有重机枪手久保清德、炮手高崎一夫、冈田贞成等人。”
23.临汾前线我堵溃部队 活捉匪最高指挥官梁培璜 生俘日寇指挥官二名(《人民日报》1948-05-22)
[详细阅读]【本报晋南前线十八日电】困守临汾孤城的蒋阎匪军最高指挥官阎匪第七集团军副总司令兼晋南地方武装总指挥梁培璜,十七日晚,当我军突进临汾城内后,他即只身弃城逃跑,乘黑夜扑过汾河,隐藏在河西马务村北的麦地里面。至十八日上午被我堵溃的搜罗部队俘获。他满身滚着泥,疲惫不堪,现已送至临汾前线我军后方休息。【太岳消息】我军解放临汾战役中,在三月十五日打下临汾东的黄土堡时,活捉日本军官两名:一个叫成井幸作(现改名武乃纯),一个叫唐田清(现改名赵田陈)。他们在那里直接指挥匪军作战。阎匪仍在任用日本军官屠杀中国人民,
24.提高警惕! 阎匪利用日寇抢劫人民 道坪麻痹轻敌吃了大亏(《人民日报》1948-06-12)
[详细阅读]【寿阳消息】五月廿八日,榆次城阎匪军八、十两纵队各一部,纠合日军五百余人,共千余名,由榆次城向我二区道坪村进犯;在道坪恐慌不安的住了一夜,第二天即狼狈窜回原巢。经一天多时间,道坪所受损失很大,被敌抢去粮食五十一石,各种面一百八十七斤,麻油八十四斤,海盐一百七十五斤,布二十八丈,棉花三十二斤,线二十八斤,棉衣、皮袄、单袷衣、包袱、被子、席子、锹、@、锄、刀等甚多;鸡一百七十三只、猪五口、羊一百四十五只;捉去羊工二人,有五户被敌一抢而光,要甚没甚。这次敌人进攻,有三个特点:一、敌人是绝望挣扎性的奔袭
25.恢复日寇侵略势力铁证如山 美帝重新武装日本 事实证明司徒及其中国辩士狡辩破产(《人民日报》1948-07-01)
[详细阅读]【新华社山东二十九日电】与司徒雷登辈及其中国辩护士们的断言相反,美帝国主义仍在积极重新武装日本,恢复日本军国主义。据由青岛来山东解放区的一位新从日本返国,熟悉该国情况的专家谈:麦克阿瑟总部近已设置一类似过去日本军部之机构,简称为“ZEF”,借口组织警察,实则秘密担任征召、编训、与武装日本陆军的职务。现在以警察名义入伍的日人,规定服役期为五年,以营为单位进行训练,每营七百至九百人,预期一九四九年底将完成三百个营。东京日人传说,麦克阿瑟总部计划将来以此种武力建立若干美日混成旅,即每一旅由五个日本营及
26.蒋匪病入膏肓到处求神拜佛 张群赴日参拜麦克阿瑟 密谋勾结日寇共同进攻中国人民(《人民日报》1948-10-02)
[详细阅读]【新华社陕北二十九日电】最近被蒋介石派往日本“访问”的著名亲日派张群,已于本月十四日返抵南京。张群在日期间,曾与麦克阿瑟四度秘密会谈,并与其他在日美军将领及日本朝野反动头子作频繁接触。这个在抗战前就高唱“中日提携”的政治贩子,在其十二日离东京的广播演说中大谈中日互相“合作与援助”,与所谓“不以怨报怨”的“根本方针”,无耻地阿谀军国主义复活的日本“具备了和平民主的楷模”,与麦克阿瑟的“伟大成就”。日本反动派报纸对此大事唱和,把张群捧为“未来中日愉快关系之有希望的前驱”,说他的见解与“日人不谋而合”
27.蒋匪与日进行罪恶买卖 接济日寇大量铁苗(《人民日报》1948-02-25)
[详细阅读]【新华社陕北二十日电】蒋匪输出铁苗以支持日本“经济复兴”之罪恶交易已在进行中。据十六日蒋匪中央社东京电供称:第一批由海南岛运日之铁苗八千吨,上周已由蒋匪的“海地”号轮船运抵日本最大钢铁中心八幡。并供认:此八千吨铁苗,系蒋匪资源委员会经由英国公司卖给日本的二十五万吨铁苗中的一部分。铁苗到达八幡时,当地日寇当局曾举行“正式庆祝仪式”,因此项铁苗将大大增加他们的钢业产量。另据该社上月二十四日东京电透露:美帝与日寇正计划日本每年生产钢块三百五十万吨、生铁二百万吨。
28.南京各界控诉日寇罪行 抗议美帝扶植日本侵略势力复活 要求速订对日和约严惩侵华战犯(《人民日报》1949-07-10)
[详细阅读]【新华社南京九日电】南京各界人民于纪念“七七”十二周年时,纷纷控诉日寇在侵占南京期间疯狂屠杀南京市民的血腥暴行,抗议美帝国主义扶植日本侵略势力复活的政策,要求迅速缔结对日和约,严惩日本侵华战犯。记者六日访问了几位亲历日寇在南京屠杀恐怖的市民。他们都曾于一九四七年去日本东京出席过国际法庭作证,但因美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卖国反动政府对日本战犯的袒护,毫无结果而在失望和愤恨中回国。陈福宝是南京中华路同昌五金号的店员,他在东京国际法庭上作证两件事:第一件是当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二日日寇侵入南京时,在新开路七号
29.邵力子谈抗日时期中苏关系 签订友好同盟条约完全合理苏联出兵东北决定日寇投降(《人民日报》1949-08-16)
[详细阅读]【新华社北平十五日电】民主同盟机关报北平光明日报今日刊载前国民党政府驻苏大使邵力子关于对日战争时期中苏关系的谈话。邵力子说:“苏联从中国抗战开始的时候,就与中国缔结了互不侵犯协定,以贷款和武器援助中国,并且长期地牵制了将近一百万的关东军。就是一九四一年春间希特勒已决心进犯苏联的时候,苏联为了战略关系,与日本订立了中立条约,日本关东军也并不因此而敢于调开来打中国。我那时正出使苏联,我看透了它与日本缔约的作用,所以曾经报告重庆,苏日条约决不会妨碍中国抗战和中苏友谊。”邵力子强调指出,一九四五年八月苏
30.残匪招募死敌日寇来华送死 激起中国人民愤怒 敌寇空军人员已在广州台湾出现(《人民日报》1949-09-15)
[详细阅读]【新华社北平十四日电】据各方消息报道:国民党匪帮勾结麦克阿瑟在日本招募的日本空军人员已在广州及台湾出现。国民党匪帮这种重用死敌日寇进行垂死挣扎的措施,激起广大中国人民的民族义愤。许多中国报纸都在显著地位刊登这类消息。上海文汇报六日载广州通讯称:吴匪铁城在日本见麦克阿瑟后,在日本募得日本空军人员三百人,从八月十六日起已有一部分在广州出现,大部分则留在台湾。这些日本航空员原来都是日寇“神风队员”(即飞行敢死队员),战后又受过美国的新训练。另据上海大公报八月二十九日载台湾来人所谈消息称:现在台湾国民党
31.美帝扶植日寇 投资不断增加(《人民日报》1949-09-16)
[详细阅读]【新华社北平十五日电】塔斯社伦敦十四日讯:每日电讯及晨邮报外交记者报道:美国资本在日本的投资正不断增加。据说福特汽车公司已在日本化学及陶瓷工业方面投资七千五百万英镑以上,而在电气工业方面的投资有一亿镑。其他杜邦、威斯汀豪斯、通用电气、国际电话及美国制铅等公司,也有巨额投资。咸信后者持有日本化学工厂一半以上的股票。每日电讯及晨邮报继而报道日本的生产由于美国资本的支持正在增加,该报担心:日本正在竭力以竞争的制造品侵入大部分传统上属于英国的市场。
32.美帝加紧侵略西藏图在藏制造傀儡国 日政府招认日寇参加台湾匪军(《人民日报》1949-11-20)
[详细阅读]【新华社北京十九日电】美国帝国主义阴谋以承认西藏“独立”的方式,来分割这一具有一百三十万平方公里土地和一百多万人口的中国西部领土,并把它变成为美国在远东的殖民地和侵略基地。在英国帝国主义及其印度殖民政府制造所谓西藏事变同时,美国也更加加紧了对于西藏的侵略活动。它派遣了间谍托马斯于八月初潜入西藏,直接与西藏地方当局进行勾搭。这个特务匪徒在西藏活动了一个多月之久,在取得了西藏摄政和达赖喇嘛的一封致杜鲁门的信以后,于上月中返回纽约。自托马斯返美后,华盛顿方面就公然透露:“鉴于亚州当前的事态发展”,“美
33.旅大创新纪录运动普及各厂 造船纺纱效率提高超过日寇时代水平(《人民日报》1949-11-24)
[详细阅读]【新华社大连二十三日电】旅大地区的创造生产新纪录运动,已普及到各轻重工业工厂中。首先开展这一运动的大连中长铁路局,除十月份已创造缩短车辆周转率达一天半等新纪录外,最近铁路工厂铸钢场又改进了十五吨吊车零件和熔化技术,创造了以二百二十个工人一天用两个电气炉熔化九吨钢汁的新纪录,大连修船造船工厂由于采用了苏联的胎造船法(即用模子)和工人技术熟练程度的提高,现在制造一条小电船船壳的工作效率,较日寇时期在同样的人数和工作条件下,提高了七十倍。大连纺织工厂织布场工人李士荣、曲言增等,每人能看八台普通织布机,
34.北鲜工业正迅速发展 被日寇破坏的煤矿全部修复(《人民日报》1949-01-03)
[详细阅读]【新华社陕北三十一日电】塔斯社平壤讯:轻工业在北朝鲜正迅速发展中,一九四八年的产量,已达一九四六年的三倍。在重工业方面,被日本人破坏了的北朝鲜各煤矿,现已全部修复,正对一切工业顺利地供应燃料。北朝鲜并已开始生产以前从日本及满洲输入的焦煤。铁道车辆制造业已建立起来,今年已生产数千辆车辆。朝鲜唯一的水泥工厂,也已修复并重新开工,因水泥对于迅速发展建筑工程至关紧要。日本人所毁坏的非铁金属工业,也正在恢复中,现正以铜、银等产物供应国家。
35.日寇曾组织特别远征队在华中华南散布传染病(《人民日报》1949-12-28)
[详细阅读]川岛接着详细描述培养致死的细菌的技术。他进一步供认在中国的华中及华南战场上使用细菌武器,并因此组织了特别远征队。一九四一年夏季,日机在常德地区散发传染鼠疫的跳蚤,于是鼠疫便在和平的人民中开始流行。一九四二年六月,日军参谋本部命令第二远征队开往中国,该队的主要目的是根据破坏活动的原则在该地散布传染性的细菌。在这次活动中,传染鼠疫的跳蚤是从飞机投散的,而霍乱菌、副伤寒菌,和炭疽热菌,通过蓄水池、井、河道和其他煤介传播。检察官:“告诉我们,为什么细菌战争的准备,在满洲进行而不在日本进行呢?”川岛:“因
36.日寇曾在南京制造细菌武器 日本赤旗报发表(《人民日报》1950-01-06)
[详细阅读]【新华社北京五日电】塔斯社上海四日讯:日本赤旗报发表前日军医疗队军曹中西的一篇谈话。他说:南京也曾有一个大工厂,为军队制造细菌武器。这种武器是以中国战俘作试验的。中西是自若干服务于这个工厂的特别部队人员口中,获知此事的。他们告诉他:当苏联参加了对日战争之后,这个工厂就被完全破坏。美联社记者报道:曾在细菌武器的工作中起主要作用的石井四郎,已自他的家中失踪。据麦克阿瑟总部称:石井的下落“不明”。
37.奥国医生肯特证明 日寇曾在常德使用细菌武器(《人民日报》1950-01-08)
[详细阅读]【新华社北京六日电】塔斯社维也纳五日讯:维也纳晚报刊载维也纳著名医生肯特所写的一封信,肯特曾在中国任过长时期的红十字会和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的高级医生。他的信写道:“一九四一年十二月的一个早晨,一架日本战斗机盘旋在没有防御的常德城——华中米市的上空,并低飞投下若干装有棉花、羊毛和米的小包。最初没有人特别注意此事,但是,过了一个时期,常德几名居民突然因得严重的传染病而死去。后来接着又有许多人患病。那时,我是常德所在的那个省(按指湖南省)的红十字会会长。经检验尸体,我们证实病源是鼠疫。此后不久,该省爆
38.湖南常德华德医院院长证明 日寇曾用飞机散布鼠疫 常德地区很多同胞因此死亡(《人民日报》1950-02-05)
[详细阅读]【新华社长沙四日电】据湖南常德华德医院院长谭学华医学博士报告,日本战犯曾在侵略中国的战争中使用飞机散布鼠疫病菌杀害中国人民。一九四一年十一月四日日机一架在常德城区投下谷麦等物很多。当时防空指挥部、警察局和镇公所等机关曾收集这些谷物,送请华德医院检验。该院院长谭学华即用这种谷麦放在无菌生理盐水中沉淀,再取其沉淀作涂抹片用革兰氏的染色法染色后,在显微镜下发现这些谷麦内有多数的革兰氏“阳性杆菌”和少数“两极着色杆菌”。根据这种初步检验的结果,谭学华怀疑日机散布的是鼠疫病菌,乃作第二次检验,将日机投下的
39.黑龙江安达县鞠家窑居民 证实日寇制造杀人细菌 拥护苏联审判日本细菌战犯(《人民日报》1950-02-05)
[详细阅读]【新华社沈阳四日电】日寇制造杀人细菌的罪行,已获得黑龙江省安达县鞠家窑居民证实。记者曾访问了鞠家窑附近的日寇飞机场的旧地,那里就是苏联滨海军区军事法庭于去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审判日本细菌战战犯时战犯川岛清所供称的专门繁殖鼠疫跳蚤的场所。鞠家窑在黑龙江省安达县城东三十五里,附近有一块方圆七里大的飞机场,这就是从前日本法西斯战犯们制造杀人细菌的地方。一切建筑与设备,虽然已被他们在投降前焚毁,但留下来的残迹和当地人民的控诉,都充分证实了日本法西斯的万恶罪行。从村庄到飞机场的荒道,满长着比腰深的蒿草和一片片
40.日寇裕仁等细菌战犯必须受审 京津各界拥护苏提议 痛斥美帝包庇日本法西斯战犯(《人民日报》1950-02-07)
[详细阅读]【北京讯】首都各界一致拥护苏联政府审讯日本法西斯细菌战犯的提议,坚决主张严惩日本天皇裕仁等战犯,并痛斥美帝国主义者包庇日本法西斯战犯的罪行。北京市总工会筹委会主任萧明说:我们中国工人和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罪行。日本天皇裕仁是发动侵华战争的第一号战犯。苏联远东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法西斯细菌战犯的结果证明:日本天皇裕仁就是使用细菌武器残杀中国和苏联人民的组织者。我们坚决拥护苏联政府致我国政府关于主张设立特别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战犯裕仁等的照会。苏联政府这一正义的主张,完全符合中国人民和
41.浙省人民政府卫生厅职员 证明日寇曾散布毒菌 宁波衢州等地数百人遭受毒害(《人民日报》1950-02-09)
[详细阅读]【新华社杭州八日电】据浙江省人民政府卫生厅职员王毓榛、郑介安、俞汉杰、金秋等提出的书面报告,证明日本战犯在侵略中国战争中使用飞机在浙江各地散布鼠疫病菌毒害中国人民。该报告详述日寇当时在宁波、衢州、金华等地,散布鼠疫病菌的经过。报告称:一九四零年十月二十二日有日机一架侵入宁波县上空,低飞盘旋,撒下麦子、棉花很多。约一星期后,十月二十九日,宁波县发现第一个鼠疫嫌疑病人,经医生检验鉴定确为被传染鼠疫,此后陆续发现鼠疫病患者共九十九人,其中九十七人都不治死亡。同年十月四日,有日机一架空袭衢州县,也同样散
42.二野后勤工作人员 指控日寇散播病菌毒害华北各地人民(《人民日报》1950-02-10)
[详细阅读]【新华社北京九日电】人民解放军第一、第二野战军指战员和所属各机关的工作人员,坚决拥护苏联政府关于审讯以裕仁为首的日本细菌战犯的照会。第二野战军卫生部的工作人员一致指控:日寇在侵略中国战争期中,曾在晋冀鲁豫边区的新乡、滑县、浚县,晋绥边区的河曲、保德、兴县、岚县等区,散布鼠疫、伤寒等传染病菌。他们指出:一九四二年日寇“扫荡”晋绥边区后,当地卫生机关即在河曲、保德一带发现散在性鼠疫患者,死数十人,经当地军政卫生机关协助人民隔离,断绝交通,始免于蔓延。该处在这以前从未发现鼠疫传染病。解放军卫生机关曾在
43.南京大学生物学助教证明 日寇曾在宁设厂养菌(《人民日报》1950-02-10)
[详细阅读]【新华社南京九日电】此间人士已证实:日寇在南京也曾有一个大工厂,制造细菌武器。该厂原设南京城内北角九华山下,为了伪装隐蔽,称为“血清疫苗制造所”,平时极为机密。日寇于投降时即加以破坏。据当地居民说:日本人在时,里面都是木板盖的白铁围的小房子,从来不准一个中国人进去。谁也不知里面做什么,只当是制药的。据在一九四五年十一月协助国民党政府接收该处的现任南京大学生物学系助教朱洪文说:在接收时,那里还有一座像一间房子一样大的高压消毒器残体,其旁装置一座大锅炉,用以供给蒸气。里面有铁轨。一切培养细菌的材料先
44.细菌学家陈文贵证实 日寇曾在常德散鼠疫菌 图经产米区使毒菌蔓延(《人民日报》1950-02-11)
[详细阅读]【新华社重庆十日电】曾于一九四一年在湖南常德调查检验日寇施放鼠疫细菌的细菌学家陈文贵,顷撰文叙述其当时的检验经过,并表示坚决拥护苏联的提议。陈文贵的文章写道:一九四一年我在贵阳红十字会救护总队部及国民党军政部战时卫生人员训练所主持细菌检验工作时,接到谭学华医师由常德来的电报,即率领防疫检验队前往调查,于一九四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到达常德,距日寇飞机在常德上空投下可疑之谷麦等物相距二十一天。当晚发现病人龚操胜发高热,四肢无力,继发横痃,在二十四小时后即死亡。二十五日在隔离病院做尸体解剖,发现死者脾肿
45.卫生部邀集专家座谈 证实细菌战犯在华罪行 并揭露国民党为日寇掩饰的无耻行为(《人民日报》1950-02-11)
[详细阅读]【新华社北京十日电】中央人民政府卫生部于八日举行的关于日本细菌战犯在华罪行的座谈会。会上,亲自参加防治工作的专家证实了日本战犯确曾在浙江、湖南、福建各地投掷鼠疫细菌,也揭露了国民党反动派替日寇作掩饰的无耻行为。会上发言者又证明日寇曾在北京制造鼠疫细菌和在冀中使用细菌作战。前浙江省卫生处长陈万里在会上说:一九四○年宁波发生鼠疫,同年十一月衢州发现鼠疫,都是在敌机投掷混杂跳蚤的棉花、麦子等物件之后直接引起的,都曾经科学检验完全证实。当时和我共同工作的五个人曾向重庆国民党政府作报告。国民党政府还派来了
46.前日寇细菌工厂平房地区视察记(《人民日报》1950-02-12)
[详细阅读]重仑桂圆记者视察了平房车站附近日本战犯的大规模细菌制造厂的旧地,完全证实了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至三十日苏联滨海军事法庭审讯的结果,在这个审讯中,日本细菌战犯承认他们曾在平房车站设立大规模的细菌制造厂。从哈尔滨向南行约二十公里即可到达平房车站。从车站向西望去,有一片被破坏了的建筑物。无数红色的断壁和烟突,峭然屹立着,高大的铁架子翻倒在地上。这就是罪恶滔天的日本法西斯昔日制造杀人细菌的工厂了。这个细菌工厂,共分南北二厂。南厂距离车站只有三华里,是专门为了升降与修理飞机用的。场内建筑有飞机库和飞机
47.日寇曾在北京驻扎细菌部队 大批制造细菌武器 前天坛防疫处及静生生物调查所人员都已予以(《人民日报》1950-02-21)
[详细阅读]【新华社北京二十日电】此间人士已证实日寇曾在北京驻扎细菌部队,并设有“细菌兵器培养所”,制造大批细菌武器。前北京天坛防疫处(现中央防疫实验处)、静生生物调查所人员,都证明日寇曾在北京驻扎过细菌部队“北支甲一八五五部队”。他们所报告该部队的情况,与该部队筱田队卫生兵松井治宽一月十日在日共中央机关报《赤旗报》上所揭露的该部队情况完全符合。前天坛防疫处最近并已发现该部队残留的六管标着日本女人名字的特别菌种,经过培养接种后,证明全是毒性很大的鼠疫杆菌。静生生物调查所大楼位于国立北京图书馆的西邻,除地下室
48.日共赤旗报载文揭露:日寇曾在北京制造毒菌 已由原细菌部队卫生兵松井宽治证实(《人民日报》1950-02-21)
[详细阅读]【新华社北京二十日电】苏联发表了对日本细菌战犯的起诉书后,关于日军准备细菌战争的事实,又有新的证据。据日共中央机关报《赤旗》报一月十日载称,日军不只在东北,而且在北京也曾驻过细菌部队,设有细菌兵器的培养所。该细菌部队在日本宣布投降后,即用卡车把培养细菌的一万个汽油罐运走消毁。据该刊载当时在该部队当卫生兵的松井宽治(现任日本电器产业工会神奈川支部执行委员)于一月九日访问日共东京代代木党部,追述当时情形如下:“我应召入伍,在满洲受了三个月的步兵训练,于昭和二十年(注:即一九四五年)四月被调到北京,派
49.亲身受害的宁波市民 证实日寇曾散布毒菌(《人民日报》1950-02-21)
[详细阅读]【新华社杭州十三日电】一九四零年日寇在宁波市散布鼠疫细菌杀害中国人民的罪行,经记者亲往访问当时受害和目睹实况的市民,得到更确凿的证据。当时宁波九十九个鼠疫患者中仅被救活的两人之一、元泰绍酒店学徒钱贵法说:“一九四零年十月二十二日,有一架单翼日机从东北方很低地飞来,在开明街、东后街一带扔下许多小麦、面粉和粟子,同时还散发画着日、德、意国旗和有两手相握表示‘中日亲善’的传单。传单大意是说重庆正在闹饥荒,民不聊生,日本人民则丰衣足食,尚有余粮来接济你们。日寇企图以传单上的这些话来骗我们。第二天下了一阵
50.前美国记者和日本医官证实 日寇曾使用细菌和毒气武器(《人民日报》1950-02-26)
[详细阅读]【新华社北京二十五日电】据法新社纽约讯:前美国战地记者杨氏二十日在美国红十字会的宴会上发表演说,证实日军曾大量制造并使用细菌和毒气武器。杨氏驳斥美国国务院否认日军曾使用细菌武器的声明。杨氏说:他本人战时曾在重庆医院目睹中了日本飞机所散布的细菌及毒气的毒的病人。杨氏在演说中强调指出:日本广岛居民在一九四五年八月所患的火伤和永久性的疾病,并非由于原子弹的爆炸,而是由于日本高级统帅部储藏在广岛的毒气中的一种的芥子气的爆炸。日本曾储备大量芥子气,仅经美国发现尚未动用的就有一万四千吨之多。另据电通社东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