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新闻网胡宗南专题胡宗南(1896年5月12日-1962年2月14日),字寿山,原名胡琴斋,汉族,浙江镇海人,中华民国陆军一级上将。黄埔军校一期毕业生,号称“天子门生第一人”,是蒋介石最宠爱、最重要的军事将领,其一生历经黄埔建军、东征、北伐、内战、“剿共”、抗日战争,直到1947年指挥进攻占领中国共产党的首府延安,转战西北,官至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西安绥靖公署主任,成为手握几十万重兵、指挥几个兵团的二级上将与名震一时的“西北王”。1950年兵败后去台湾,曾在大陈岛指挥沿海游击部队。历任“浙江省政府”主席、“总统府”战略顾问等。1962年2月14日因心脏病病逝。
1.晋南蒋军增援猛犯浮山不逞 胡宗南原第一师就歼 我生俘蒋军千二百余缴炮十八门 太行我克(《人民日报》1946-09-26)
[详细阅读]【本报阳城廿四日晚急电】浮山外围我军自卫反击大捷,蒋介石嫡系第一旅(原第一师)全部就歼。二十三日,胡宗南以其刚由洛阳装备完毕投入晋南内战前线之精锐第一旅两个团,沿临(汾)浮(山)公路东犯,企图增援一六七旅(原师改称)先头部队,一举毁灭我浮山解放区。然当其刚伸至离临汾三十五里之上阳、官雀、陈堰一带时,当即被我军及民兵团团包围,于二十三、二十四日晨,先后予以歼灭。在战斗方酣时,并有该部蒋军两个连在战场上举行反内战起义。据不完全统计,在此次战斗中,除毙伤外,生俘蒋军团长以下一千二百余人,缴获山炮两门,
2.胡宗南马鸿逵悍然进犯 陕甘宁边境前哨战起 同官进犯蒋军百余放下武器(《人民日报》1946-11-22)
[详细阅读]【延安新华电台十九日广播】延安军息:十七日晚十一时,马鸿逵骑兵先头部队一个团已开始向陕甘宁边境进犯,盐池以西四十五公里之天池已被侵占,其后续部队尚有三个步兵团。我当地军民正英勇抗击进犯军,十八日与进犯蒋军激战达二小时。南线方面,十三、四日在同官以西,胡宗南进犯军遭到八路军英勇抗击,此役蒋军一○二人放下武器,我缴获步机枪六十余支。【新华社延安十九日电】延安各界已掀起热烈的劳军运动。为了粉碎蒋介石的进攻,全边区已转入紧张的自卫战争状态,边区各大学已增加有关战时课程,准备到前线去服务。延安各机关拿出四
3.誓与关中军民并肩奋斗 陕保六团宣告成立 驻耀县胡宗南部一班起义(《人民日报》1946-09-22)
[详细阅读]【新华社延安十八日电】上月中旬起义之陕保六团三大队官兵,本月十日于马栏(新正县属)成立陕西人民自卫武装——陕西保安第六团。董策丞大队长任该团上校团长。关中分区各界纷纷赠送锦旗锦幛,并集会庆祝。开会时首由司令部牛树绅副政委致庆贺词略谓:“陕保三大队官兵由蒋介石的私有军队变成了陕西人民的武装,前途发展无限远大。”他并提醒大家说:“最近陈诚秘密到达西安布置对边区的进攻,我们要提高警惕性,坚决保卫边区。”专署杨玉亭专员、群众代表马锡九亦相继对陕保六团之成立热烈庆贺,并对保六团的发展寄以无限希望。继由董策
4.出师无名士兵厌战胡宗南军纷纷逃亡(《人民日报》1946-10-28)
[详细阅读]【本报阳城二十六日电】胡宗南军进入晋南后,士兵厌战情绪高涨,纷纷逃亡。据十八日从洪洞蜀村逃来之蒋军一六七旅第一团士兵张昌高谈,一个连由一百四五十人已减少到一百人以下,甚至一个连只有五十多人。同日,又有四十七旅一四○团一营士兵郭安民、魏克建由洪洞韩略村逃来我区,据他们说,四十七旅自过黄河以来,就不敢脱衣睡觉,每到一地,官长先逼着做好工事,然后才许休息。黑夜,怕八路军袭击,都躺在工事旁边睡觉,九、十月天气,还穿着单衣。所以士兵都极不高兴打仗,偷偷地议论:“中国人打中国人有啥意思?回到家里挨饿也比在这
5.西北军退伍军官及社会达贤 惨遭胡宗南暗杀 陕西社会秩序大为混乱(《人民日报》1946-10-05)
[详细阅读]【新华社延安一日电】西安讯:月余来西北军在乡军官及社会贤达惨遭胡宗南暗杀者几达十人,遭枪杀者计有十七路军老团长韩子芳,前陕保二团团长李遥青,退伍军官郭山琦,渭南耆绅王章峰,乾县参议员史文通等。按韩子芳为十七路军旧部,曾任团长,抗战后该部改编,继任一七七师一○五团团长,曾于中条山英勇抗战,后遭国民党反动派排斥,退休在乡,本月突有大荔专署便衣队往其村舍侦探,不久即实施狙击。王章峰系渭南地方贤达,素来热心社会公益事业,曾手创赤水职业学校,近年又领导群众兴修水利,颇得民心。八月中,突有暴徒数名,乘车自职
6.被俘蒋军副旅长说: 胡宗南已陷延安泥坑 不战死被俘就会撤职(《人民日报》1947-04-23)
[详细阅读]【新华社同蒲前线十七日电】“胡宗南已陷在延安的泥坑里。不是战死被俘,便是被撤职!”这是侯马战斗中被俘的蒋军三十师二十七旅副旅长王书忱少将对记者谈陕北战局观感的结语。王屡随胡宗南进攻晋南等地,熟习胡军内情,他肯定的说:“胡宗南军进攻延安,确如延安总部发言人所说,是军事危机无法克服的表现。蒋胡图以进攻延安,提高士气,其他地方即呈空虚。这次本人从许昌至潼关,途经平汉、陇海两路,除洛阳有一个三十八师师部,潼关有工兵第三团的一个营外,均无其他正规部队防守。”王氏蹙着眉头说:“胡宗南陷入了泥坑,他进得去延安
7.志大才疏阴险虚伪的胡宗南(《人民日报》1947-05-12)
[详细阅读]新华社记者蒋介石的最后一张牌——胡宗南,现在在陕北卡着了;进又进不得,退又退不得,胡宗南现在是骑上了老虎背。蒋介石培养胡宗南作他的忠实走狗、恶毒爪牙已经廿多年了,满心希望在最困难时用他来救驾;蒋介石在走头无路之后决定打延安,才使用了胡宗南的全部兵力。在占领延安时,蒋介石着实高兴了一番。三月召开的国民党三中全会,还拍了一个“嘉奖电”,把胡宗南捧得上天。然而不到两个月,事实证明蒋介石所依靠的胡宗南,实在是一个“志大才疏”的饭桶。从蒋介石背叛大革命开始,胡宗南一直是蒋介石的内战工具。靠了打内战,胡宗南
8.“你们是这个!” 访俘虏来的胡宗南兵(《人民日报》1947-05-13)
[详细阅读]欧阳山作家欧阳山现在陕北,最近曾参加某解放士兵招待所工作,这是他为《边区群众报》撰写的短篇通讯之一。蒋军一三五旅在羊马河被歼之后,我在一个地方看见了他们的一个文书上士。这个人叫做邓发玉,一三五旅崩溃的时候他逃到山里,白天藏着晚上乱跑,四天之后仍然叫咱们捉住了。我问他:“为什么一三五旅这样不中用?”他是一个廿六岁的年轻人,头上还留着长头发,听见我这样问,把一双熬得通红的眼睛向我一瞪,愤愤不平的说:“一三五旅怎么不中用?”我笑着问他:“要是中用的话为什么垮的这样快?”邓发玉垂着头十分感慨的回答我:“
9.彻底消灭胡宗南解放大西北! 延安附近五万军民隆重祝捷检阅力量(《人民日报》1947-05-23)
[详细阅读]【新华社陕北前线二十一日电】(迟到)本社特派记者林朗报导:为庆祝陕甘宁边区连次大捷与检阅边区军民的力量,边区五万军民参加的祝捷大会,十四日黄昏在距延安数十里之某地广场上举行。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兼西北解放军最高指挥员彭德怀将军,检阅了愈战愈强的人民正规武装和众多的新生的游击队。无数的人,无数的枪,无数的旗帜,雄壮的通过山谷和田野,象铁流一样汇聚到他的面前。他们带着沸腾的血,沸腾的心,沸腾的口号:“彻底消灭胡宗南军!”“收复延安!”“解放大西北!”百余里地以内带枪的老百姓亦纷纷赶来参加,他们见到
10.壮大主力军消灭胡宗南 陕甘宁党员带头参军(《人民日报》1947-08-03)
[详细阅读]【新华社西北一日电】“壮大主力军消灭胡宗南”陕甘宁各地共产党员踊跃带头参军。绥德义合区在党员田举华、田秉汾报名影响下,截至七月十日已有一百四十名青年参军。县青年干事贺汉德从军后,回家劝说其外甥赵国柱、刘双儿及邻居十名青年参军,该十人又各动员一个亲友一次即集合二十名青年涌入主力。一乡党员李富儿和二乡党员刘明光的参军,推动了三十余个农民自动报名。子长县游击队员八人,亦在队长郭善堂率领下,争先参加正规军。
11.西北我军半年歼敌五万余 胡宗南匪军末日已近 西安刻正告急大西北解放在即(《人民日报》1947-09-24)
[详细阅读]【新华社西北廿二日急电】正是我军退出延安半年(九月十九日)的前夕,西北人民解放军总部某军事发言人于离延安四十公里之某地,向记者评述半年来西北战局的大变化。半年来西北人民解放军共歼灭蒋军正规军整团以上八个旅,连团以下被歼者共约五万余人,使西北战局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反攻。该发言人指出:这个巨大的胜利,包含着丰富生动的内容,显示着我军日益壮大、敌军则愈战愈弱,日趋衰亡。在三月廿五日延安青化砭胜利时,我军仅消灭敌军一个旅部和一个团。四月十四日子长(即安定)羊马河胜利时,我军即能阻击敌九个旅的进攻,而消灭
12.朱总司令号召大家下定决心彻底消灭法西斯匪徒胡宗南(《人民日报》1947-03-11)
[详细阅读]【新华社延安九日电】八日延安各界保卫边区保卫延安动员大会上,朱总司令讲话全文:同志们,延安各界同胞们:我们今天开动员大会,为什么动员?国民党蒋介石、胡宗南已把我们派出去的代表、和平谈判的使节送回来了;同时在北平、重庆各地逮捕我们的人和一些民主进步人士,这是干什么呢?这是说:不讲和平了,一定要打仗,已关死了和平的大门。蒋介石要坚决打下去,我们没有和平可讲了,当然也只有打下去。今天的动员大会就是动员打仗。过去我们边区七八年来,都是和平的局面,同志们也同日寇打过仗,也疏散过,但敌人总是没有来,大家和平
13.胡宗南发出进攻信号 蒋机窜扰延安(《人民日报》1947-03-13)
[详细阅读]【新华社延安十一日电】美制轰炸机一架于十一日下午四时窜入延安上空,在延安城北门外里许、边区联防司令部附近,投炸弹六枚。这是胡宗南进攻延安即将发动的信号。【新华社延安十一日电】蒋介石飞机一架,于八日下午三时飞临米脂与镇川堡之间侦察,并扫射和平居民,在米脂城北十五里孟家岔村投弹六枚。
14.“消灭胡宗南兽军”怒吼声中 延安坚持土地改革(《人民日报》1947-03-21)
[详细阅读]【新华社延安十八日电】延安市区农民在“保卫边区”、“保卫毛主席”、“消灭兽军胡宗南”的怒吼声中,坚持土地改革。北区北郊乡农民清算诉苦大会于上月二十八日举行时,贫农韩大父子哭诉地主侯学林以一个破鞍子和三千元的债款,就拉走了韩大的一条毛驴,当时急得韩大要上吊寻死。在群众的愤怒下,侯学林不得不亲手牵出毛驴还给韩大。东关乡农民坚持“敌人打到七里铺,我们要分地;假定敌人进了延安城,我们还是要分地!”在八日的诉苦大会上,男农民一百八十人,女农民五十五人,控诉地主蔡凤章和流氓地主高根的罪恶。受蔡凤章压迫最惨的
15.蒋介石背上了延安的大包袱 李仙洲的命运等待着胡宗南(《人民日报》1947-03-25)
[详细阅读]西北人民解放军在一切都安排好了之后,十九日早晨撤出了延安这座空城,蒋介石走狗胡宗南的军队同日下午侵入了延安。蒋介石及其国内外的法西斯伙伴,从十九号以后,似乎是在绝望中又发现了什么新天地,蒋占区各城市的蒋介石走狗们又是发“号外”,又是开“庆祝会”,原来一月以前徐州自叹“命苦”的陈诚,这次又出了胆量,又一次的说是“三个月之内可以击溃中共的主力”了。美国反动派的舆论也以为“可以缩短戡乱的时间了”。让这些该死的反动派去高兴吧。蒋介石、陈诚、胡宗南之流这样的“高兴”不止一次了,远的不讲,拿最近的事情来说,
16.傅阎军大举犯雁北 妄图策应胡宗南部游行(《人民日报》1947-03-29)
[详细阅读]【新华社晋绥二十七日电】傅阎军为配合胡军进犯陕北,已大举向雁北解放区进攻,其动员兵力已查明者,计有九军一零二师、暂十七师新二旅及原驻大同之傅军一个骑兵师和一个炮兵团及阎军卅八师,此外傅军五十七师正由张垣急赴大同。以上共五个师、一个旅和一个炮兵团,集结于大同、丰镇后,于二十二日开始进攻。由丰镇出犯之新二旅,二十三日侵占长城上之聚墙堡一带,大同一路侵占云岗及其以西之高山镇,二十三日进至左云东北七十里之破鲁堡。上述两路傅阎军,于二十五日上午在飞机掩护下侵占左云城。口泉一路为傅军,已侵占长流水一带。原驻
17.胡宗南军主力西调后 太岳民兵乘虚挺进汾西(《人民日报》1947-03-30)
[详细阅读]【本报太岳二十八日电】蒋胡军九十师、一师西调向我民主圣地延安进攻后,新绛、稷麓等县独立营、民兵、游击队积极向汾南挺进。三日打回新绛的游击队,即组成数十股小股武装活跃于该县南部。四日,蒋军一个连向我阳王进犯,民兵游击队奋起反击,歼敌一个排,毙俘八七名,缴获步枪十二支,机枪一挺。胜利消息传出后,当地群众纷纷拿出隐藏武器捕捉敌伪人员,相壁之敌被迫当夜窜去,所有蒋伪军地方爪牙特务分子随之潜逃。现该县三区全部重获解放,小股武装分布全县。打回稷麓的游击队民兵,自十二日起,五日内三战三捷,毙俘敌三十余人。现正
18.胡宗南匪军北线全部溃灭 解放大西北斗争胜利开展(《人民日报》1948-04-30)
[详细阅读]四月廿二日至廿八日“我们果然回来了”,一周来全解放区的军民在这种自豪的心情下,欢腾庆祝民主圣地延安的收复。自去年三月十九日西北解放军主动撤出延安后,西北军民即在毛主席和中共中央的直接领导下,克服巨大困难,愈战愈强。一年来,歼灭国民党匪军十万余众,并向蒋管区胜利进军,这就使西北军民在一年一月零三天之后,终于把国民党匪军一脚踢出了延安。延安收复这一伟大胜利,对整个解放区军民是莫大的鼓舞,因为它更加证明了中国人民必然胜利,并标志着全面的彻底的胜利已不很远。这一伟大胜利对美帝国主义蒋匪介石及国民党匪军是
19.九颗炮弹击碎胡宗南一场梦想(《人民日报》1948-05-22)
[详细阅读]常登胡匪宗南三月初在陕西宜川被我西北野战军歼灭五个整旅、三万多人以后,越发感到兵力不足,无法招架,只好拆东墙来补西墙。想把他孤守在临汾城的三十旅空运回西安。这样,一方面可以把三十旅从临汾死城抢救出去,免得被人民解放军歼灭;另一方面可以增加他在西安的守备力量。这真是一举两得的如意算盘。因此,胡匪于三月六日派了三架飞机到临汾,把三十旅空运走了约一个营的兵力。七号一次就来了飞机十架,想陆续把三十旅完全运走。但是,胡匪的如意算盘很快就化成了泡影。我晋冀鲁豫军区晋南前线野战军一部——二○九部队,六日晚上经
20.陕南军区发言人纵谈军事形势 全部解放陕南条件更加成熟 二马覆灭的命运正等待着胡宗南(《人民日报》1949-10-26)
[详细阅读]【新华社陕南二十五日电】人民解放军陕南军区发言人顷就陕南人民解放军自五月下旬至九月底西进作战以来的军事胜利和目前军事形势发表谈话,号召全区军民继续努力,加速解放全陕南。发言人首先说明:陕南前线的敌我力量对比,与全国各主要战线的对敌作战情势不同,陕南的敌人在数量上比我军占了优势,并且续有增加。五月下旬,我军开始沿汉水西进时,当面敌人是二十七军和九十八军两个军。五月廿四日,我军一举攻克白河,突破敌以白河城西天池岭为重点的南北长一百五十里的第一道防线后,迅速西进。五月底解放竹溪,又打破了敌以竹溪、平利
21.胡宗南匪军全部就歼 四川省会成都解放(《人民日报》1949-12-31)
[详细阅读]【新华社西南前线三十日电】人民解放军已胜利结束了成都地区的大围歼战,国民党反动派残留在大陆上的最后一支主力胡宗南匪部已于二十七日被我全部解决,四川省会成都亦于同日宣告解放。自第二野战军和第四野战军一部开始从东南西三面迫近成都后,胡匪宗南即令其所辖的三个兵团沿川康公路向雅安、西昌方向突围,以其五兵团为前锋,十八兵团居中,第七兵团断后,胡匪本人则于二十三日由广汉逃台北。当匪军先头部队逃抵邛崃、蒲江、新津一带时,我第二、第四两野战军在该地区所预布的袋形阵地即已完成。同时我第一野战军亦以飞快速度分路从陕
22.西南我军一部渡过金沙江 发起对西昌残敌歼击战 胡宗南贺国光残匪将最后被粉碎(《人民日报》1950-03-26)
[详细阅读]【新华社重庆二十五日电】我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主力部队一部,于本月中旬发起对盘踞西昌地区残敌胡宗南、贺国光匪部之歼击战,现已击破当面残敌之抵抗,于二十一日至二十四日胜利渡过天险金沙江、大渡河,占领会理、宁南、汉源、富林及康定、泸定铁索桥等城镇、要地,现正乘胜向西昌进击中。按蒋匪西昌警备司令贺国光匪部自我解放军结束了成都作战以后,收容残兵败将,企图负隅作垂死顽抗。胡匪宗南亦于一月二十八日由海口飞西昌。蒋匪近更委胡匪为西南长官公署长官,贺匪为副长官,以指挥西南残匪特务,企图以该处为基点,继续其在大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