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新闻网该村专题
1.地主富农操纵政权焦圈群众仍未翻身 馆陶县区干部正组织该村斗争(《人民日报》1947-02-02)
[详细阅读]【本报威县二十九日电】馆陶经过查减,全县基本上完成土地改革,但焦圈村群众始终没翻了身,主要原因:(一)村政权仍操纵在地主富农手里,村长(富农成份)威胁群众说:“你们谁想拆地主的房子,怎样拆的,远得怎样给人家盖。”他给区里跑天津做买卖,欺骗区里的个别干部。(二)过去斗争的果实还没有分,群众对村干非常不满。(三)几个开小差回家的战士,村长挑拨他们阻拦群众翻身。县领导机关发现这个问题后,即派负责同志协同区干帮助该村群众翻身。
2.劳动模范宋洛学来信报告该村农民已开始出售存棉(《人民日报》1951-06-13)
[详细阅读]该村农民已开始出售存棉编辑同志:我们村里存有棉花的农民,现在已经开始向国家出售。我们村的干部、党员、青年团员看到政务院发布的关于购棉储棉工作的指示,就利用每天晚上的碰头会和小组会,分别讨论了这件大事情。本村中共支部委员宋洛田,在会上首先表示,要把他家存的三十来斤好棉花,全部卖给国家。青年团的小组会上,对这件事情讨论得更热闹。团支部副书记宋淑义说:咱们村的妇女都想到纺织厂去做工;咱们收了棉花,不卖给国家,纱厂要停工,还做什么工呢?团员宋文英决心把家里存的一部分棉花卖给国家。他说:可不能叫咱们志愿军
3.建新村党支部书记苦心抓教育 该村实现学龄前儿童受教育率、小学毕业生升学率、在校学生(《人民日报》1985-11-18)
[详细阅读]本报讯记者肖荻报道:别看天津南郊建新村党支部书记是个半文盲,他在抓教育上可真有几手硬工夫。五年多来,在这个仅有一千多人的小村里,出了十八个大学生。“勒紧腰带也得抓教育!”这位五十出头的老书记张兆起经常念叨这句话。天津南郊区北闸口乡建新村曾是有名的“老、大、难”村,十年浩劫时越折腾越穷。但,在1978年全村尚负债的情况下,张兆起就鼓动社员紧紧手,集资办教育。有人说:“文化大革命”时认字的不还得接受我的再教育?思想不通。张兆起就讲形势的变化,讲自己不识字的苦楚,请大家议一议:村里这几间东倒西歪的教室把咱
4.该村有人经常行凶却无人敢管 记者在南安朴里村挨打(《人民日报》1988-05-10)
[详细阅读]本报讯记者王东报道:由林业部组织的一批新闻工作者和摄影家,专程到福建采访、创作,却在南安县水头乡朴里村遭到殴打。4月25日,我们乘坐的汽车行至南安县水头乡朴里村附近时,车左后轮突然脱落,顺公路飞去。车立即停住,有的同志下车追赶车轮。当福建省林业厅的小陈去追时,当地一位青年提前几秒钟拣到手。他因此不肯还给小陈。后赶到的新华社摄影部的闵凡去拿,当地的3个青年人拿起锄头、木棒向闵凡打来,人民画报的记者孙志江上前讲理,也被打了一锄头,野生动物杂志记者徐建民头上又挨了一棒。闵凡马上到水头镇派出所讲明了情况,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