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新闻网老头专题老头在古汉语中指五十至七十岁的高龄的老人,也指年纪大的人。另外有同名电影《老头》,是由杨天乙导演的中国电影,片中主角是一群公共住宅区里的一些退休老头,每天上午九、十点钟提着小凳子自动聚到住宅区人行道上的某棵树下,聊天;中午回家吃饭,然后又回到树下,还是聊天,至下午五、六点散去。
1.争取全面抵抗胜利 全区十万青年参军 老头妇女儿童热烈争上前线(《人民日报》1946-11-10)
[详细阅读]【本报特讯】我晋冀鲁豫边区人民为争取全面抵抗胜利,十月份上半月内即有十万青年踊跃参军,仅太行军区即逾二万人。目前各地翻身农民仍源源涌上自卫前线,这是对于蒋介石全面破裂坚持卖国内战行为有力的回答。当农民从几千年残酷的封建压迫下解放出来,在自己土地上劳作的时候,看到或听到蒋介石卖国贼来进犯解放区、进犯自己的家乡的时候,他们响亮的喊出了:“保卫土地、保卫饭碗”,“打退蒋介石过好时光”的口号,造成了澎湃的参军热潮,连白发苍苍的老头,妇女和儿童,都争相报名参军,武训堠@村妇女王玉美说:“我自己参军还不算,
2.郭老头转变了(《人民日报》1949-05-08)
[详细阅读]【石家庄电】石家庄铁路机厂工人,改变了不合理的洗锅炉的老规矩,民主制订合理的新规矩。该厂过去每隔一星期要洗一次锅炉,按老规矩是两个人,按四小时加班计算(不论干多少时间都是这样算)。最近洗锅炉的事务员老董和阎领班干了一次,只用了两个钟头,他们实事求是的报了加班两小时;但烧锅炉的郭老工友很不满意,认为他们“随便改老规矩”,是想“露一露脸”,就在检讨会上提出意见。经过争论,工人老黑说:“以前两个人老报四点钟加班,不对,实在干了几点就该报几点。”郭老头气愤地说:“不!两人干得报四点,两点我不干,谁能干叫
3.了解了劳动的光荣,寄生的耻辱,五十岁老头也坚决要去治黄(《人民日报》1949-05-26)
[详细阅读]【本报讯】北平市人民政府民政局曾在五月初收容了乞丐小偷三百七十余人。除将老弱残废的送救济院,有家者送其还家外,余下一百三十人,即组成劳动大队,已于昨晚出发参加建设黄河工程。最初被收容的乞丐小偷因为顾虑过多,恐慌不安:乞丐怕挨饿(国民党统治时抓来乞丐不让吃饱饭),小偷怕被公安局送入监狱。而少数自愿来的,又不愿意和小偷在一起,情绪也不好。但是,经过发衣服、发鞋、吃饭尽量管饱,事实终于教育了他们,慢慢安定下来。以后对他们讲解自食其力,劳动生产的光荣,寄生的耻辱,经过了二十多天,大部小偷乞丐都觉悟了,愿
4.姜老头(《人民日报》1954-08-05)
[详细阅读]本报记者傅冬旅大市金县红星渔业生产合作社的渔船又出海捕鱼了。老社员姜茂兴站在船头上摇着橹,心里真有说不出的痛快。海面是那么平静,远远望去,只见大连湾一片绿波。渔场离岸边不算近,可是因为船摇得快,没一会就到了。一进网门,船上的人就开始紧张地折网。不知谁这时放开喉咙大声地唱开了:“同志们哪,准备好哪,开始打鱼了哪,咱们一起干哪!”网摆得就像个迷魂阵似的,张着大口,等着鱼群进来。渐渐地,在海水下的鱼网里,有一种朦胧的白色的东西出现。船上人使劲地折网。近了,近了,到了鱼包头了,成千条鱼在网中翻腾,激起无
5.邢老头的丧事(《人民日报》1956-10-17)
[详细阅读]8月6日,吉林省蛟河县幸福之路农业社的饲养员邢玉林,不幸因病逝世了。这个五十九岁的老头,家里除有一个已出门子的姑娘外,就再没有别的人了。他在去年冬天入社以后,社里按照他的身体情况,分配他做饲养员。社员们听到邢老头做了社里的饲养员,都高兴地说:“让这把手放牲口,没错!”老头爱护社里的耕畜如同爱护自己一样。他每天老早就把牲口赶出去放,日落才归来。从来也没有叫过苦。去冬有两匹马因拉木头拉垮了,瘦的连道都不能走。但在他的辛勤喂养下,很快就复膘能干活了。7月底的一天,邢老头忽然觉得心里有些不大舒服。但他一连
6.巴斯提老头儿(《人民日报》1957-03-06)
[详细阅读]樊廉馨7月,炙人的热流来了,戈壁滩成了一个酷热的大蒸笼。“队长,你喝吧!还有两口水呢!”一个操着不大流利的汉话的维吾尔族老头,拿着水壶,抢着给石油地质普查队队长黄磊喝。黄磊渴得要命,但他看见这位维吾尔族老头也渴得只是张着口,就说:“不,巴斯提老人家,你应该喝。你看你这样大的年纪,渴得成了这样子……”老头儿巴斯提是普查队的向导。他已经五十八岁了,额上刻满了深深的皱纹,头发和胡子上也好像挂满了银霜。这天,他和黄磊队长是作为“先遣部队”在前面走的;后面还有十几个同志。他们一面行路,一面要了解一些地层接
7.想起了“小老头子”(《人民日报》1957-03-16)
[详细阅读]万年青最近,我翻了一下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高尔基论儿童文学”。最吸引我的,是书中的最后一部分:“给儿童们的信”。在这些信的字里行间,充分表现了高尔基对孩子无微不至的关怀,看了着实令人感动。不过,有一封信也真使我惊奇:在给巴库近郊一所“顽童学校”的孩子们写的信里,高尔基最后希望这些孩子要“更加顽皮一些”,而且还指出:“等到你们成为老头子、老太婆的时候,回忆起这种顽皮,一定会感到愉快、可笑。”在我看来,孩子没有不顽皮的,没有不顽皮的孩子。既然是这样,高尔基希望孩子们“更加顽皮一些”,那又有什么值得
8.冯老头三上烟囱顶(《人民日报》1957-11-16)
[详细阅读]李伦新走进酿造厂的大门,工人们充满欢快的心情在大扫除,我直往党支部办公室走去。支部书记老陈见我进来,忙起身招呼,倒来一杯开水,坐到我身边,正要说什么时,一个头发灰白、长眉毛、瘦长的脸上满是皱纹的老工人一跛一跛地走进来大声说:“陈书记,你看,写上这几句行吗?”说着递过来一张纸条,老陈接过纸条在看,我凑过去,见纸条上写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社会主义万岁!毛主席万岁!老陈看完,取下那深度近视的眼镜望望那老工人说:“行呀。你写在哪儿?”“这不用问,当然写在烟囱顶上,让全上海的人都能看
9.鼓动人家跃进 自己也要跃进 冲破宣传工作中的“老头子气” 天津展开竞赛:比准确性,比(《人民日报》1958-03-02)
[详细阅读]本报天津1日电记者报道:国营天津纺织机械厂等五个工厂的宣传工作者发起了一项宣传工作的创举,打破所谓政治思想工作不能竞赛的常规,开展宣传工作的竞赛,使促进别人跃进的人自己也来一个大跃进。他们是在2月27日举行的天津市宣传工作跃进大会上提出倡议的。他们在倡议书中提出宣传工作竞赛的总目标是:提高工人阶级的社会主义觉悟,促进生产大跃进。并提出紧密结合各个时期的中心任务,开展生动、具体的思想教育和宣传活动等四个具体条件,通过竞赛,发扬宣传干部的革命朝气,使宣传工作永远走在运动的前面,作运动的开路先锋。在当前,
10.老头稻(《人民日报》1958-05-22)
[详细阅读]本报记者马新仁在黑龙江省推广种植的几十种优良品种中,有一种水稻叫“老头稻”。选育出“老头稻”良种的是阿城县星光农业社的老农民权太观。十二年前他在宾县种了四十五亩水稻,秋霜来的早,绝大部分受了霜灾。心情沉重的权太观在受灾的稻田里观察,发现有三穗稻子长的很健壮,不但没有倒伏,而且成熟的很好,穗大粒多。他轻轻地把水稻拔下来,发现这三棵稻子和原来的品种有很多不同的地方。三个穗一个有一百八十五粒,一个一百三十五粒,一个一百三十粒。他把穗子分别脱粒,精心保管起来。第二年他搬家到阿城县,把那些稻子种在近水的地
11.老头哪儿去了?(《人民日报》1958-09-26)
[详细阅读]重庆长安机器厂秋牛张云贵老师傅丢了饭碗,揣上电筒,烟都没顾上吃,就挟着大红油纸伞匆匆出门。“哪去?”老伴停住筷子,皱着眉头。“老地方!”他连头也没抬,说着就走了。“唉!……”老地方是哪里呢?就是附近的鸿义茶馆。张师傅有一个晚上坐茶馆的习惯。一天不听茶馆那说书声,就像少点什么,坐站不宁。熟识他的人都知道,晚上要找他到鸿义去是十拿九稳。老伴也很知道照顾他的身体。既然他爱坐茶馆嘛,也就让他去。张师傅自从听了周总理关于台湾海峡地区局势的声明后,十来天都没到鸿义去。美帝国主义的苦头他是吃过的!现在这龟儿子
12.以普通劳动者身分参加生产领导生产 广州、重钢分别下放一批干部当工人 老头沟亚麻厂主要(《人民日报》1959-03-11)
[详细阅读]新华社广州9日电广州市今年首批下放的二十二名局、处级干部和三百名科长级干部,已经分别到工厂、工地或码头当工人。这批局、处级干部到了劳动岗位后,以普通劳动者的身份参加体力劳动,他们有的当钳工、有的当修路工人,有的当搬运工人。他们在劳动中都能遵守纪律、服从领导、积极工作。广州市邮局局长徐化之下放到这个局的运输科当搬运工人后,帮助少数工人解决了思想问题。广州市港务局副局长崔宪武、党委副书记廖元绿下放到黄沙码头一个装卸班当装卸工人后,工人们受到很大的鼓舞,这个班的劳动效率已经有了提高。工人们还热情地向下
13.“老头子”变成了“年轻人”(《人民日报》1960-07-28)
[详细阅读]丰台机务段毛泽东号机车司机长蔡连兴解放型304号机车的历史是一部充满着矛盾斗争的历史,是一部新技术不断代替旧技术的发展史。自1958年大跃进以来,铁路上运输能力和运输量之间的矛盾就越来越突出了。为了解决这个矛盾,国家把国产最新的建设型机车调一批给我们段上使用。解放型304号机车是旧机车,国产建设型是新机车,比较起来,新机车拉得多跑得快,旧机车拉得少跑得慢。这种新旧机车多快和少慢之间的矛盾出现之后,全段的工人都很关心,都为我们这辆304号旧机车的荣誉着急。因为这辆机车过去十四年一直是全国机车的旗帜‘长期保持了
14.用“老头班”的镜子照自己(《人民日报》1965-11-03)
[详细阅读]刚入伍的时候,我曾想当个技术兵,领导上却分配我当了步兵;后来,又叫我当了炊事员。我怎么也想不通。要文化,自己是初中毕业生;要军事技术,自己进步不比别人慢,领导为什么要我整天围着锅台去干“婆婆妈妈”的活儿呢?为了帮助我提高认识,指导员和我一起学习《为人民服务》,还给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在抗日战争时期,我们连的炊事班被人叫做“老头班”,全班同志的年纪都在五十岁以上。为了打日本鬼子,他们整天跟着部队行军、作战,为全连同志做饭。指导员说:“你想,他们究竟是为了什么呢?要是没有他们辛勤忘我的劳动,部队能不
15.彻底清算电影界“老头子”夏衍的反党罪行 “离经叛道”论是夏衍反革命的宣言书(《人民日报》1966-12-10)
[详细阅读]辛武编者按:过去被捧为电影界“老头子”的旧文化部副部长夏衍,是一个货真价实的资产阶级反动艺术“权威”,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夏衍和田汉一样,同是周扬手下的大将。他们从三十年代起就结成死党,奉行王明的机会主义路线。全国解放以来,夏衍利用文化部副部长等职权,在文艺界,特别是在电影界,抵制和反对毛主席的文艺路线,忠实地推行周扬的反革命修正主义的文艺黑线。在这方面,夏衍还有自己的“创造”。他提出了臭名昭著的“离经叛道”“反火药味”等反动透顶的理论,赤裸裸地煽动人们“离”马克思列宁主
16.老贫农的新功勋——记天津小站地区西右营大队“革命老头批判说理队”(《人民日报》1968-11-23)
[详细阅读]“乡村中一向苦战奋斗的主要力量是贫农。”天津小站地区北闸口公社西右营大队“革命老头批判说理队”,是一支由十九位老贫农组成的“革命先锋”队伍。这些革命老人平均年龄六十八岁。在旧社会他们经历过最艰苦的岁月。在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他们无限忠于毛主席,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为保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建立了新的功勋。广大革命群众称赞他们说:“革命老人是忠于毛主席的好贫农。”“谁夺咱印把子,就跟谁拚到底!”一九六六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暴风骤雨,迅猛异常地降临到西右营大队。旧天津市、区党内
17.两个可爱的老头儿——祝贺黄新波木刻展和余本画展(《人民日报》1979-05-09)
[详细阅读]黄永玉在祖国南方广东的美术界有许多位受人尊敬的老头儿,现在,其中的两位带着自己的作品到北京开画展来了。一位是木刻家黄新波,一位是油画家余本。提起黄新波和余本,同志们都会说这是多么好的两个老头儿,使人想起那温暖而充满花香的南方。黄新波同志从事木刻艺术四十多年,我打从很小的时候就用毛笔和墨汁临摹过他的木刻,至今还能背出那些深情的作品的构图和题名。可喜的是这些作品今天又重现在我们面前。你将从这些作品中听到历史的脚步从遥远的过去沉重地走了近来,从苦难和战斗的历程中走了近来。新波同志的作品正是准确的历史的
18.“怕事老头”讲了真心话(《人民日报》1981-09-10)
[详细阅读]湖北省广济县石佛寺公社农科所社员,每当议论如何发展家庭副业时,都说年近六旬的老社员燕传金最有办法了,但谁也说不出他家庭副业具体收入。一些年轻小伙子,与他一块儿劳动时,总想挑逗他说出家庭副业的收入。可是燕老头一听问他这事,就设法避开,换个地方干活,唯恐说漏了嘴。所以,社员们都管他叫“怕事老头”。“怕事老头”在六十年代就担任过生产队长。那时,社员生活靠救济,吃粮靠返销,用钱靠贷款。他白天带领社员干集体活儿,晚上和休息时间又发动社员搞家庭副业,两年就甩掉了“三靠”帽子,一跃成为有名的富队。老燕家不但养
19.说说“议价老头”(《人民日报》1984-07-24)
[详细阅读]许多小厂技术力量薄弱,产品质量过不了关,连年亏损,日子很不好过。请来了退休的工程技术人员、老工人,经过上下努力,工厂绝路逢生。这些退休老人,对发展生产起了作用,获得一定报酬,理所当然。但有人看不惯,给起了个不雅的绰号:“议价老头”。“议价老头”,有人羡慕,有人嫉妒。嫉妒者认为大家受累,他动动嘴、指点指点,凭什么就拿比别人高的报酬?怨言的由来,耐人寻味,至少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知识、技术从来不被尊重,不太值钱,知识、技术应用在生产上创造的价值,很少有人问个究竟。二是人们习惯于按这样的公式论述成绩:
20.“憨老头”退钱(《人民日报》1987-02-25)
[详细阅读]河南省方城县博望镇周庄村共产党员李奎龙的女儿,在售棉时,多得了80多元钱。回到家里,父亲要到棉花厂去退钱。老伴见好几张“大团结”要“飞”了,忙拦着车子说:“你咋恁憨哩,这是他们多给的,又不是咱讹他们的,别人又不知道,我看就别退了。”李奎龙一听,心头直冒火,严肃地对老伴说:“今天上午我还参加整党学习,要是那样做,咱还象个党员吗?”老伴一听,知道自己理亏,扭身走进灶房,拿了两张刚摊好的油煎饼塞到老头手里,催促道:“老头子,你麻利去退钱吧!不然俺娘儿俩今晌午吃饭也觉得没味儿。”予方
21.真正一个年轻的老头(《人民日报》1990-05-15)
[详细阅读]潘小多方成画的画,写的书,我们一家子都爱看,方成也因此成了我们全家人的朋友。一个初春的晚上,我跟着妈妈敲响了方成老先生家的门。茶壶里很快冲出两杯浓酽的碧绿清茶。大人自有大人的话题,我便捧了茶杯,坐在一边端详这位著名的漫画家。他可一点不像72岁的人。头顶虽有一大片空地,然而精神抖擞地亮着;头发有些薄,但乌黑齐整;体态高大、腰板倍儿直;特别是脸上那荡漾不尽的笑意,更把本来就不多的“老”的痕迹抹去了。墙上挂着黄永玉、许麟庐等画家的作品,画案上笔墨纸砚一应俱全。但书稿堆得有些散乱,这不使人感到儒雅书卷气
22.办实事的实老头(《人民日报》1991-01-12)
[详细阅读]年过6旬的吕广春,是黑龙江伊春市翠峦林业局离休干部,人们说他是办实事的实老头。从1984年起,他连续5年被评为伊春市无私奉献的先进离休干部。老吕曾当过多年兽医和兽医站站长,有一手高超的阉猪技术。离休后,他发现有些养猪户很难找到阉猪兽医,便重操旧业,手持阉猪刀,走街串巷,为群众服务。自1983年以来,他阉猪700余头,如按公价每头4元收费,能得2700余元,但他却分文不取。有的养猪户见他不辞劳苦,实在过意不去,便送钱送烟酬谢他,都被老吕谢绝了。他还把裁缝技术献出来,以解群众的不时之需。居民赵景和家
23.少女战老头(图片)(《人民日报》1993-03-04)
[详细阅读]国际象棋世界头号女选手、匈牙利的尤迪特·波尔加,经过10盘鏖战,战胜56岁的前男子世界冠军斯帕斯基。图为她在赛后复盘。(新华社发)
24.两位救人的铁老头(《人民日报》1994-02-01)
[详细阅读]袁亚平1月21日上午9时许,1016次货物列车由西往东飞驰而来。就在列车驶进杭州南星桥站5号扳道房时,一名八旬老妇蹒跚着跨进铁轨。“火车来了,不要过铁路!”被车站聘用负责看守道口的81岁退休职工张俊成,高喊着冲上去,将老妇推出轨道,自己却被撞出老远。经送医院抢救,张俊成苏醒过来。他伤势严重,左腿左胫腓骨开放性粉碎性骨折,右手数指指骨骨折。10天前下水救人的八旬老人李征儒(事迹见本报1月26日四版)在《杭州日报》上看到这则消息后,这位近日荣获“杭州市文明市民”称号和“杭州市见义勇为勇士二等奖”的老
25.“老头辩论会”越辩心越明(《人民日报》1996-01-12)
[详细阅读]吕庆华山东省烟台南山公园风景秀丽,空气格外新鲜。到这里参加晨练的人很多,有的一起唱歌,有的集体跳舞,有的进行各种气功表演。在山半腰栖云阁前,每天有十几个从不同岗位退下来的老年人,爬山到这里一面锻炼,一面辩论。他们从国内外大事到生活小事,凡是认识不一致就辩论。有一位好学善辩、55岁的唯一的“年轻人”任主持,大家称他是王领导。他严格要求,不搞一言堂,有时争得脸红脖子粗,只要是非清楚了,认识统一了,他就宣布散会,大家笑哈哈地走了。有一天,在“辩论会”上,有一个老同志说:“现在物价天天涨,老百姓的生活真
26.一个中国汉子和一个日本老头的治沙缘(《人民日报》1996-02-09)
[详细阅读]本报记者潘承凡王明海,一位精干的中国汉子。他干过的职业很多,记者、干部、党委书记、企业家,他还当过囚犯,他坐的自然是“四人帮”的大牢。他万万没想到,下半辈子会和沙漠捆在一起。5年前,当他向沙漠跨出一只脚的时候,他还是内蒙古鄂尔多斯羊绒集团副总裁,治沙种草,繁育种山羊,仅仅是鄂尔多斯羊绒集团全盘工作中的一个生产保障子系统,他的性格——干别人干不了的事,吃别人吃不了的苦——注定他挺身而出,领着一帮人,开进风沙弥天的库布齐沙漠。日本人远山正瑛也没想到,他在中国到处治沙,到处栽村,80岁以后一眼看上王明
27.管厕所的阎老头(《人民日报》1997-01-14)
[详细阅读]湖北郧西县熊朝学前几天,阎老头从省城回来,院子里竟跑去十几人帮阎老头提行李。我们这幢楼住了200多口人,楼房常停水。因此,楼下那座公共厕所显得十分重要。可前两年,进厕所的人多,讲卫生扫厕所的人却少,厕所里常常进不去人。人们常议论:“要是有个管厕所的人多好。”后来,搬来了阎老头,他见厕所没有人管,就不声不响管了起来。人们用上了干净卫生的公厕,油然对老头产生了敬意。但是,这种敬意并不久,那老头管得很严,无论大人小孩,有了不讲公德的行为,他都要在小黑板上点名批评,闹得很多人心里不愉快。有一次,一个小孩
28.小院里的俩老头儿(《人民日报》1998-04-24)
[详细阅读]樊廉欣黎明姗姗来迟。最先唤醒这小院的要算一位姓周的和一位姓徐的老头儿。当晨曦还未在天边显露的时候,两位老人已在朦朦胧胧的路灯下晨练了。八段锦功做完后,他俩就开始了无休无止的辩论,直到老伴儿在各自的窗口上喊着他们吃早餐时,辩论才暂告休止。这个小院只有两幢住宅楼,两楼之间有一片空地,种着各种花草和观赏树木,环境很幽静。自从他俩搬到这个小院后,这里的黎明就不再静悄悄了。开始,人们对那激昂的辩论声,多有抱怨。但是渐渐也就习惯了,熟悉了,中听了,好像一曲悦耳的清晨奏鸣曲,伴随着人们欢快地起床、上班或者上学
29.“小老头树”的教训——林业生态建设系列述评之三(《人民日报》2000-07-17)
[详细阅读]关注森林本报记者丁伟赵永新前不久,记者到饱受荒漠化危害的河北怀来县采访,在靠近县城的一块荒地上,见到一片大拇指粗细、一人多高的杨树林,当地人介绍,这些杨树是8年前种下的,由于树种选择有问题,总也长不大,老百姓形象地称其为“小老头树”。据了解,“小老头树”并非个别现象,一定意义上讲,它是我国生态林业建设科技含量较低、造林质量不高的一个缩影。来自国家林业局的消息称,我国植树造林的科技含量长期徘徊在低水平,与此相应,造林成活率平均不到50%,保存率和成林率则更低。造林科技含量不高,并不是因为我们没有现成
30.埃及索回古埃及法老头像(《人民日报》2002-05-20)
[详细阅读]埃及近日已从荷兰索回了十五年前被盗的古埃及第十八王朝声名显赫的法老阿门荷太普三世头像。这座高五十厘米、宽三十三厘米的头像于十七日晚上运抵开罗,随后被运往位于开罗市中心的埃及国家博物馆。埃及最高文物委员会秘书长哈瓦斯在头像返抵仪式上表示,埃及还将在未来几个月内从包括英国在内的一些国家索回一批珍贵文物。(据新华社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