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新闻网贫农专题贫农是指那些只有较少土地(约为中农土地的一半或一半不到)、部分或大部分租用其他土地所有者的土地耕作,并交纳地租的农民。
1.沁县元王村中贫农大团结 开好一个调解会 中农顾虑全消除(《人民日报》1946-11-27)
[详细阅读]【本报讯】沁县元王村用调解办法解决卫黄来(中农)与群众的纠葛问题,中农纷纷参加斗争。元王村是接敌区,在这次大运动前,就进行过一次斗争,但群众没有翻身,这次工作队下去群众说:“像过去水过地皮式的算账,还不如打忙工。”同时群众有顾虑,特别中农的顾虑最多,如有的中农积储下几个钱放过账,怕算他;有的对减租清债不了解,糊涂怕;有的因自己家有枪的(指伪军)也怕斗,所以经常躲事怕事守本分,不敢参加斗争,有时村里召开一些会议,也是应付,他们有许多苦事,也不往出提。工作队注意了这个特点,在反奸霸斗争中注意吸收中农
2.冬学查减结合 匡门典型诉苦推动群运王金庄教育中贫农团结(《人民日报》1946-12-10)
[详细阅读]【本报长治七日电】涉县匡门经过冬学典型诉苦,启发了群众觉悟,影响被骗“狗腿”坦白,查减猛烈开展。王同顺在冬学诉说他父子三人给地主王序顺等受了五十多年苦,还是穷人。因为揭下两串钱,出不起利,其母给人家做了六年饭。民国九年闹灾荒,把亲哥卖了五串钱,全家靠着生活的一处荒坡地,也被王序顺夺了。典型诉苦启发了很多人,都要到冬学诉苦,杨凤行、申林太因受欺骗给地主报信偷捣东西,听诉苦受到启发,自动到冬学里坦白了。他俩的坦白影响十八个被骗的“狗腿”都跟着坦白转变了,农民的团结加强了。猛烈的向地主展开说理斗争,经
3.黎城东崖底统一填补 赤贫农全部上升中农 内邱老区猛烈开展查减(《人民日报》1946-11-16)
[详细阅读]【本报讯】黎城老区东崖底经过二十余天的查减运动,已初步胜利完成。运动开始时,群众即提出“先诉苦,后出气,跟着算账拿东西”的口号,经过串通访苦,即掀起了四百五十余人的诉苦大运动,群众诉到痛苦处,有的即嚎啕大哭,要求彻底清算。群众提出“吃谷还谷,吃米还米”,一致向仍在继续剥削群众的恶霸地主冯保银等七户展开了总清算。收回土地三百三十余亩,大洋七十二万七千余元,房子一百三十余间,骡驴牛共二十头。经过统一填平补齐分配后,一百一十户贫农与二十五户赤贫全部上升为中农,每口人由平均九分地增至二亩多。赤贫岳保安家
4.明确翻身翻透思想 博爱县集训积极分子 获得土地是翻身的首要标准 中贫农团结翻了身才能(《人民日报》1946-09-07)
[详细阅读]【本报讯】博爱为实现耕者有其田,使农民从封建统制下彻底翻身,于七月下旬至八月中,先后两次集训村干部与农会积极分子千人,总结过去翻身斗争经验,解决了若干思想问题,特简要介绍如下:一、有了土地才算翻透身——开始时,大家都认为租子减啦,没土匪啦,老百姓当了干部啦,敢说话啦“俺村翻身翻的八八九九啦!”有认为没翻透的,也只是说还有些汉奸恶霸没斗,或斗争果实没分。后来提出究竟怎样才算翻透身,经过热烈讨论,最后一致认为首要的标准应该是“有吃有穿而且有地种。”下期城村长说:“土地就是聚宝盆,有了地就啥也不愁啦!
5.统一领导联合斗争 赵庄群众自愿赠地 穷村贫农绝迹 农民空前团结(《人民日报》1946-12-30)
[详细阅读]【本报威县廿六日电】莘县赵庄以联合斗争顺利解决了贫村土地问题。该村是个大富村,全村一百九十户,有地主二十九户,富农十二户,附近小穷村直接受到赵庄地主富农高利盘剥,地主们以“财大气粗”压制附近小村。赵庄地主往小王楼地里放羊吃庄稼,致使农民每年少收五千余斤粮食,打骂更不说了。因此小村对赵庄地主仇恨非常深,要求与赵庄地主进行清算斗争。根据以上条件,先让赵庄农民斗了几户,解决了土地问题,并在分果实中,反复的进行了“天下穷人是一家、联合起来力量大”的阶级教育,然后让周围十余小村,主动找赵庄群众,共商联合斗
6.新河指示各区注意果实分配 照顾贫苦村深入填补 地主假当假卖应转移地权归贫农(《人民日报》1946-11-10)
[详细阅读]【本报威县二日电】新河县领导机关,为深入开展填平补齐运动,顷向各区发出指示。内容为:一、王固庄干部在联合斗争后的统一分配果实中,引导群众发扬阶级友爱,把许多土地让给贫苦小村群众解决了贫苦小村土地问题,这是值得大家学习的。但尹才庄村干部却存在着村本位思想,不愿帮助贫苦小村群众获得土地。有的村干部甚至千方百计,避免联合斗争。对这种倾向,区以上干部必须坚持原则,耐心说服村干和群众。在未斗出果实前,要订好联合斗争中分配果实办法,避免临时闹纠纷,闹对立,最好作到果实统一分配,消灭联合各村的赤贫,最低也要作
7.屯留的办法好! 动员中农解除中农顾虑,发动贫农对中农讲团结的道理。 中农顾虑终于消解(《人民日报》1946-11-25)
[详细阅读]【本报阳城二十二日电】屯留一区干部耐心教育中农,解消了他们的顾虑,全体农民已团结起来斗争恶霸地主。该区前半年因掌握政策不稳,在清算运动中侵犯了中农利益,致引起中农害怕斗争,情绪不安。直至秋季,部分中农依然消极。北票村某中农说:“收秋时车上装了满满的谷,我还要坐在上面,并不心疼牲口,心想将来还不知是谁家的呢?”中农黄文绵说:“我心里疑惑,牲口也不想喂,几乎给饿死了。”情绪最不安的中农,多半是本身有毛病的。一种是生产较富裕的,每年打的粮食除吃外尚余一部分,借出去吃一点利,恐怕将他当高利贷斗争。有的是
8.迁居垦利一带沿河难民 新村日益繁荣 赤贫绝迹贫农大都上升(《人民日报》1946-05-27)
[详细阅读]【新华社惠民二十四日电】黄河下游垦利一带沿河居民,在民主政府扶助下,过着富裕的生活,迁垦难民七千一百三十四户,共三万三千五百六十九人,建立新村一百一十个,人民由吃菜、吃秕草走向了丰衣足食。减租减息后,农民纷纷购买土地,添置畜力车辆,黄河两岸地区,目前畜力已达五百余头,大车一百五十余辆。据不完全统计,开荒达四十四万八千余亩,以去年每亩产量二百一十斤计,可产粮九千四百一十一万余斤。垦利十二万人民,由贫农升至富农、中农者,已达到百分之八十九、赤贫早已绝迹。【新华社惠民二十四日电】渤海区黄河修治委员会,
9.退还中农献田后 清河中贫农大团结 冠县中农解除疑虑积极生产(《人民日报》1946-12-02)
[详细阅读]【本报威县二十九日电】清河填平补齐运动中,因为没有很好掌握中农政策,以致产生中农献田的畸形现象。县区领导上现已动员个别受地户将土地退还中农,加强团结。偏向产生的原因:(一)领导上开始虽提出坚决不斗中农,但中农献田要不要没有决定;(二)片面了解“什么都不错,群众发动不起来是大错”,而忽视了对政策的研究和掌握;(三)误解了填平补齐办法,以为每人超过三亩地,即要推平;(四)阶层划分不清,如后段砦是个穷村,每人最多平均四亩地,便确定每人四亩地为地主,三亩为富农,二亩为中农,二亩以下为贫农。还有些不分析剥
10.太行老区土地调查中发现: 赤贫贫农缺乏土地 地主典出大批土地(《人民日报》1946-12-22)
[详细阅读]土地是活契中农生产不安心【本报讯】太行二分区为在今冬贯彻耕者有其田,在老区榆社、武乡等地进行了群众减租减息到实行土地改革的历史的调查,提出老区经过几年来减租减息,土地关系虽有了基本的变化,但还遗留不少问题,多数村留有赤贫,地主封建富农也还保留封建剥削。如黎城东崖底村贫农雇农赤贫共占全村人口百分之三十五,而所有土地则仅占全村土地百分之十一强,这许多人缺乏土地,还要求翻透身。武乡皮烟村四二年清债时,地主将大批土地设法转移,有一家即典出二百零六亩(其中租地占一八五亩),很少变死契的,原佃户不少变为承典
11.全县农民均获土地 元朝完成填平补齐 过去落后村赤贫农每人得地三至五亩 大部地区正开想(《人民日报》1946-11-06)
[详细阅读]【本报冀南威县三日电】元朝农民翻身运动胜利完成,全县三百余村填平补齐,百分之九十农民组织起来,二百四十户地主富农赔偿群众损失四千多亩土地,全县农民都获得了土地。如一区王、桂、刘三村,过去工作最落后,这次查减中也作的非常彻底。桂庄赤贫农全部升为中农,每人填平三亩地,王庄贫农、贫中农,也都升为中农,每人填平五亩地。运动中并吸收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农民参加斗争,全部组织到工农妇及民兵等组织中去。七区化庄全村七百五十人参加斗争,组织起来的农民就够七百。六区堤上村一夜发展老实农民二十三人入会。参加组织的群众
12.清河确定分果实原则 公平合理不留尾巴 土地穷人得,资财大家分,但重点仍在贫农。(《人民日报》1946-11-08)
[详细阅读]【本报威县三日电】清河十七万农民开展填平补齐运动。从县到村,对于分配果实问题,都决心作到公平合理,不拉尾巴,土地穷人得,资财大伙分,——重点也还在贫农,因为他们得到土地后,耕牛、工具、种子、肥料、吃穿,住房一切都缺乏,都需要置备。二区对于分果实作了具体实验,确定了比例,赤贫一人顶四十人,贫农一人顶十人,贫苦中农一人顶四人,中农一人顶二人,富裕中农一人顶一人。开始大家觉得悬殊太大,影响团结中农,根据试验,如刘保庄,以十户赤贫计,按上述比例分配,赤贫只分得全部果实的百分之十二,贫农分得百分之十九,中
13.响应中央局完成土地改革号召 清河加紧突击落后村 首先突破封建堡垒陈家庄 重建村政权赤(《人民日报》1946-12-29)
[详细阅读]【本报威县二十七日电】响应中央局争取明年春耕前完成土地改革的号召,清河加紧突击落后村。该县四区陈家庄历来是封建势力掌握村政大权,统治群众。陈姓是大户,压迫着焦、王、李等杂姓。后来陈姓为祖业纠纷,内部破裂,产生了东陈西陈两派,代表人物都是封建势力。去年群运时,东陈掌握着村政,斗败了西陈。这次翻身大检查中,双方都感到自己罪恶脱不了群众清算,两陈互派代表,商定了谁也不斗谁。为封建势力掌握的村干部,从区开会回村后,在大会上向群众说:“区里说啦,这次斗争是斗恶霸地主,咱村里没有恶霸地主,趁早不要斗”。陈姓
14.揭破地主分化农民阴谋 开化村中贫农团结翻身(《人民日报》1946-06-27)
[详细阅读]【本报阳城讯】太岳翼城县开化村,是当地十来里以内的汉奸、特务、恶霸地主堡垒。以田树基为首的二十多个首脑分子,二月初就逃了。留下其心腹人田树勋等进行破坏活动。三月以后,各地涌起了群众反奸清算浪潮,田树勋即组织了一个“动员委员会”,后来又改名为“农会”,专门破坏群众运动。他们强迫十几户中农,拿出二三百亩地,分与贫农,挑起农民内争。他自己一顷多好地,却完全不动。领导上检查工作,获悉其阴谋后,即于五月中旬组织该村群众酝酿,重建农会。第一步任务就是解决中贫农之间的问题,团结全体农民,以便共同进行翻身斗争。
15.完成耕者有其田 西郝村贫农绝迹(《人民日报》1946-10-17)
[详细阅读]【本报磁县讯】磁县西郝村经过几个月土地改革运动,现已彻底摧垮封建恶霸统治,实现了耕者有其田。过去该村九户地主占有好地一千八百六十二亩,每人平均三十亩;而一百一十七户贫农仅有薄地一千三百九十五亩,每人平均只有二亩半,二十八户赤贫则无地可种。经过土地改革运动,该村已只剩了两个阶层:富农十三户,有地七百八十三亩,每人平均十一亩;中农二百零四户,土地五千零四亩,每人平均四亩八分;寄生的地主阶级与劳动而不得食的贫农与赤贫均已绝迹。该村农民为实现土地改革,曾对奸霸地主进行长期斗争,民国三十一年即曾组织过“二
16.太行新区群运急进 十九县千余村收回土地卅六万余亩实行“填坑补齐”大部贫农升中富农(《人民日报》1946-10-26)
[详细阅读]【本报长治二十四日电】八月以来,太行全区各地地方干部与一千八百余翻身队同志,在坚决实现政协决议耕者有其田的方针下,先后在新区各县掀起了彻底清算翻身运动。两月来领导上真正放开了手,走了群众路线,发动了迅速、普遍、猛烈的清算租、息与转嫁负担、霸占等血汗账,使运动普及了所有新区三十七个县市的四千余行政村,翻身烈火,照彻了太行晴天。卷入运动的群众约二百余万,占新区人口百分之七十以上,较七月前扩大五分之一。据襄垣二十六个村子的统计,五千余农户卷入斗争,占总户数百分之九十,较七月前增加百分之三十二。翻身阵营
17.贫农翻身后生活仍困难 高凤魁继续帮助搞生产(《人民日报》1946-12-11)
[详细阅读]按:高凤魁在恩县是一面旗帜,他的领导方法有几个特点:处处为群众,样样作表率。经常流露在凤魁嘴边的一句话:“为着大众的利益,叫我死去也干。”为着高庄的农民翻身,怀里揣上两个凉窝窝,他不避艰险的跑到平原学本领。高庄人民翻了身,他要大家俭省细用的过好光景。秋收种麦时,凤魁号召大家要“情赶情义赶义”的相互帮助,没牲口的帮人工,有牲口的出畜力。因而十日里的高庄,漫野里是一群群的男女,老头子笑开嘴说:“多少年来没有过这样省工夫,省力气”。凤魁给分得土地的几户贫农打了打算盘,算出好几家的粮食吃不到明年的麦收,
18.太岳腹地群运深入 赤贫地主一般消灭贫农大部上升中农(《人民日报》1947-04-09)
[详细阅读]【本报太岳七日电】太岳腹地的土地改革,除安泽一县正在大力进行外,其余十一县(沁县、沁源、屯留、长子、高平、土敏、沁水、阳城、晋城、王屋、济源)均已接近完成。地主与赤贫一般消灭,贫农百分之八十以上上升。屯留贫农百分之八十九上升为中农、富农。沁水贫农百分之九十以上上升。上述各县,农民从封建势力手中收回土地六十四万亩(缺沁源),房十四万间(缺沁源、屯留)。五十万农民获得土地,农村面貌完全改观,人民真正成为社会主人。但尚有如下遗留问题需要解决:一、干部积极分子多得与贱买果实,影响土地改革的彻底完成。有的
19.邱县经过检讨确定办法 谁该贷款多少交给贫农讨论(《人民日报》1947-12-22)
[详细阅读]【本报冀南二十日电】邱县为了组织贫农生产,解决贫农困难,县委会于本月五日检查过去贷款工作,并对今冬副业贷款做了详尽研究。过去因对生产中的阶级路线不明确,村中领导成份不纯,领导上只通过村干,不通过贫农,所以使不少贫农贷不上款,村干任意支配贷款。同时,过去贷款又过于分散,贫农虽贷了一少部分款,也没起了多大作用。因此决定今冬副业贷款一定要通过贫农讨论,真正贷给最贫的贫农,使贷款真正能起到作用。经大家讨论,提出以下办法:一、县区干部要深入灾荒最严重的村和最穷的村或生产有基础的村庄进行调查,了解贫农搞什么
20.深入到村亲自交给雇贫农 曹经理背款下乡(《人民日报》1947-12-25)
[详细阅读]【本报平顺讯】五区信用银号自成立到现在,已经快五个月了,在这五个月的营业中,检讨起来,真正为雇贫服务的观点还不很够。经研究,今后应坚决为雇贫农民服务,决定将现有四百斤棉花,再准备上五十万元款,亲自下乡深入雇贫,了解其具体困难,结合村上给以适当解决。曹经理延庆同志,于本月十二日,带着款先到比较穷苦一些的村子河北村去工作。首先和村干部研究后,即召开雇贫农会议闲圪拉,先从穿衣吃饭谈起,再谈到生产上。如六七十岁的贫农鳏寡王仁义老汉与张老太太,都是粮食不够一年吃,生产吧,自己也干不了,入上些股吧,也没有钱
21.晋城请上雇贫农民仔细检查冬季生产(《人民日报》1947-12-28)
[详细阅读]【本报太岳二十六日电】晋城县委会,十二月十四日召开各区干部及雇贫成份的村干部和雇贫代表等七百余人大会,检查各地冬季生产。第一,发现在冬季生产中,各区只有一般号召,缺乏具体指导,对生产中的抵抗思想与具体困难,特别是雇贫冬季生产中的困难,没有得到及时的解决,各级干部存在着机械的等待思想,和硬组织“三合互助组”的现象。如贺跋村,为了搞“三合互助组”,开了五天到十天的会,工也误了,也没组成,大大伤害了雇贫在冬季生产中的时间和精力。有些县区干部,一贯作风不好,怕群众起来,不积极领导冬季生产,更不组织雇贫生
22.贫农翻身没翻透想入股拿不出钱(《人民日报》1947-12-28)
[详细阅读]【本报冀南二十五日电】清河五区荷家庄想成立合作社进行冬季生产,经过三四天的酝酿,就有二十四家入股三十多万元。但从小组讨论中,发现了只是中农和少数贫农发言,另一部分贫农光低着头,也不说话。经过深入了解,贫农于青然说:“我家只是四亩麦地,四口人,年年收的不够半季吃,都是指望着我这三个孩子要饭,我卖盆顾生活。”又问他这次在合作社里入股没有,他猛的站起来,红着脸,眼里流着泪说:“我早就愿意入股呀,吃的还没有哩!使什么入股呀?!”他又说:“为了我手里没钱,在小组讨论时就不敢说话!”村干任德成听到这些反映,
23.北东坊群众苦水倒尽 百卅户赤贫农上升(《人民日报》1947-02-02)
[详细阅读]【本报讯】据通讯员宋祝勤报道,临漳北东坊土地改革已胜利完成。共收回土地八一九亩八分,款五百余万元,物资折价约四百余万元。全村贫农与赤贫一九二户,平均每口分地二亩以上,有一百三十一户上升为中农。中农一百三十四户全部参加运动,并得到利益。北东坊虽处临漳伪匪侵扰之边地,由于翻身队正确掌握消灭封建团结全体农民方针,农民终于彻底翻身。据统计:斗争对象二十一户,占总户百分之五点九,连同未参加农会的小地主富农八户,共占总户口的百分之七,参加农会的则有三百二十六户,占全村总户口的百分之九十一强。该村从去年七月反
24.加强贫农小组的领导 涞水淮北村农运中的几点经验(《人民日报》1947-06-26)
[详细阅读]涞水淮北村农民翻身斗争中的经验证明,加强贫农小组的领导,是整个运动中的重要环节,现在把该村的经验简要介绍,以供各地参考:(一)由“齐心会”到“团结会”,从斗争开始就存在两条不同路线的斗争,这一斗争表现在中农与贫农的不同要求上,特别当斗争告一段落时,则更加明显。如中农反映“东西都斗出来啦,赶快分喽算咧!”有的说:“他们是地主又是抗干属怎么斗呢?得罪了人,不一定能分得东西!”开始时领导上走了少数干部路线,接受了中农这种动摇的不彻底的思想,在大会上少数干部一呼喊,下面一应声,就“通过”了无原则释放地主
25.先经贫农小组讨论 谭庄实行填贫补穷(《人民日报》1947-07-24)
[详细阅读]【本报冀鲁豫二十二日电】南峰五区谭庄在土地改革中,已经过三次运动,最近复查分果实中实现了“填贫补穷”的精神。分法是:农具、主要的家具、衣被、粮食,先由贫农分,剩下的零碎东西,中农各挑一份后,仍由贫农分,军属也按其成份划在小组内,搭配东西时给予照顾。对男女模范班除奖励手巾鞋袜外,也完全按其成份分配。贫农少啥要分啥,先自己提出,小组内评议后,复委会再加以评议,对提出要求过多或过少者,适当予以减少或增加。粮食是单独分的,贫农的粮食吃不到秋的,即按缺少数补给。填贫补穷的分果实是经过复杂的两条路线斗争才实
26.树立贫农骨干,彻底追查地主! 冀鲁豫复查运动简记(《人民日报》1947-07-31)
[详细阅读]本报资料室五月以来,冀鲁豫各县群众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土地复查运动。两个多月的运动证明:贫农是复查运动中的骨干。他们对复查地主要求最早而迫切,在运动中,他们的行动也表现得最为坚决和彻底,各级领导上,凡是有意识建立起贫农组织(贫农小组、贫农团、贫农委员会,贫农翻身队等)在农会中树立起贫农的核心领导并联合中农的地区,就能彻底摧毁地主阶级,就能贯彻填平补齐分配果实的政策,这是一条真正的团结百分之九十以上群众的阶级路线,是贯彻土地复查的决定关键。冀鲁豫各县,在这条明确的阶级路线指导下,翻天覆地的土地复查运动
27.树立了贫农骨干 铁炉庄复查深入(《人民日报》1947-08-04)
[详细阅读]【本报冀鲁豫一日电】清丰四区铁炉庄在抗战时是进步村,土改后干部认为彻底了,但经区干深入了解,贫农问题未解决。贫农赵金斗虽然分了三亩地,但一把镰刀都没有,啥也作难。一个老太婆四年没盖过被子,一点东西没分到。地主李海芝、李五洲、李五范被斗后,叫儿子钻入公营商店,以“工属”资格要群众照顾,给他们作活种地。李五洲五口人,被斗争时留下十八亩地,后来因是“工属”又补五亩。一次,李××套着牲口正碾麦,被斗地主李五范老婆拉着牲口说:“卸下来,我是军属,应该先碾。”同时,地主李海芝混进农会,冒充贫农代表,更利用狗
28.双方献思想表态度 范县中贫农团结翻身(《人民日报》1947-08-23)
[详细阅读]【本报冀鲁豫二十一日电】范县一区以贫农为主,达到中贫农真正团结。七月中旬,一区召开贫农积极分子会,在会议上,都献出思想。如对地主的包庇,分果实中的贪污等,阶级觉悟提高,贫农更加团结。会议结束,积极分子回村,分别召开贫农会与中农会,进行献思想。后玉皇庙等村贫农表明了态度,坚决不斗中农。同时中农献思想时也说:“过去怕斗争,没心闹翻身”,“从前给地主藏的东西不敢拿出来,怕拿出来被斗。”经过贫中农献思想表明态度,进行贫中农大会合。在前冯揭村贫农掌欢迎中农到自己的行列站队,并高呼:“坚决不斗中农!中贫农是
29.高任庄贫农当了家 发动“落后”展开自报运动(《人民日报》1947-08-26)
[详细阅读]【本报冀鲁豫二十四日电】东阿七区高任庄复查中,贫农真正当家后,展开自报运动。该庄最先在建立贫农骨干时,仅根据民主民生斗争时期的成份,划分了贫农四十二家、中农三十三家,没有明确提出为啥要树立贫农骨干。因此分果实时中农对贫农当家思想打不通,而贫农也没有真正当家,中农分去了很多好东西后,贫农召开会议讨论,找出主要原因是:中农对贫农迫切要求填起穷坑的思想打不通,于是决定和中农开座谈会。会上村指导员任国昌同志启发大家谈为啥要树立贫农骨干,过去贫农是否翻透身?分果实时贫农是否吃亏?中农是否沾光?接着有的贫农
30.故城检查土地改革 三万贫农尚缺土地(《人民日报》1947-08-30)
[详细阅读]【本报讯】故城于上月十五日召开县区干部大会,动员干部准备大复查。大会总结了年来的土地改革,封建消灭尚不彻底,群众要求还未满足:全县二百六十四个村、三万二千七百七十五户,约十五万人口,红粮地六十五万八千九百六十亩,每人平均四亩四分;土地改革中,农民收回土地四万零二百三十二亩,九百三十八户赤贫,二千九百四十九人,每人平均仅按填平三亩计算,分到土地八千八百四十七亩,下余三万一千三百八十五亩,尚有一万零四百八十八户贫农,五万二千四百四十人,连原有地在内也按三亩填平,只有二万零九百二十七人能分到土地,下余
31.农会成立贫农小组 放手培植贫农骨干 寿张发动贫雇层深入复查(《人民日报》1947-09-05)
[详细阅读]【本报冀鲁豫三日电】寿张自树立贫农领导骨干,打开复查僵局,已获良好成果。树立贫农领导骨干,系以坚决授权贫农,建立贫农单独组织等步骤进行。远在今年五月进行二次复查时期,曾因领导权多为中农分子所掌握,而产生斗争意志薄弱,阶级界线模糊,果实分配不合理现象,甚至有些村子贫农已表示:“不闹便罢,要闹就斩草除根”,而中农却仍在散布消极情绪:“我们说差不多,上头老说不彻底,现在麦还没锄,该怎办呀?”领导上感到如不叫贫农起来领导,便无法复查下去。于是把一些中农成份、工作消极的村干部调到区上受训,在村里选了一批贫
32.联合斗争是贫农要求 筑先贫富村团结大复查(《人民日报》1947-09-10)
[详细阅读]【本报冀鲁豫八日电】筑先复查运动中,穷富村联合,同打虎,同吃肉。成为全体贫农的要求。一区倪官屯,是个富村,但周围倪官、张炳堂、茄马庄、陈庄等十余村的土地,大都是倪官屯地主的。因此这一带村庄,当佃户的很多都很穷,群众研究倪官屯地主怎样发家的,有些上年纪的人还可能指出那些地原是那庄佃户变给地主的,连倪官屯本村的贫农都说:俺村地主真是剥削外村发的家,地主在俺身上和在外庄贫农身上挖了土,把俺们都挖成了大坑小坑,挖到倪官屯来培成一个高@堆。现在就该把这个高@堆铲平,把从那里挖来的土,再填到那里去,大坑多填
33.“中不中问贫农” 冀鲁豫树立贫农核心领导的经过(《人民日报》1947-09-17)
[详细阅读]树立贫农核心领导的阶级路线,在冀鲁豫复查运动中,已被普遍运用。从六月下旬开始复查起,冀鲁豫在思想领导上就很明确的贯穿了这一群众路线。两个多月的运动中,他们一直是把贫农当成土改复查的基本动力,“中不中问贫农”的口号,已响遍各村,贫农的要求领导上都有意识的把它提高到党的政策的水平,并把它当作土改复查中的基本方向。至于联合中农的具体表现:他们是在把贫农意见集中为复查的主要方向时,同时就去征求中农的意见,求得中农的同意和同情。这样就倾听了大多数群众的意见,团结了大多数。为了更好的启发贫农觉悟,集中贫农意
34.企之贷款三千万 帮助贫农种麦(《人民日报》1947-09-20)
[详细阅读]【本报企之讯】企之发放种麦贷款三千万元,这次贷款主要是支持贫农大量种麦,解决其耕牛与麦种的困难,为了很好的将款贷到贫农手里,对过去贷款工作,作了一个深刻的检查:一、领导上对贷款工作存在着恩赐观点,事前不注意,临时推下去,评议时分散,去春农贷有的村每户分七十元。二、有的单纯的解决了村干困难,如郑村柳町西马连固村干以贷款做买卖。三、中农路线、村干包办,没很好集中贷给贫农,检查出这些偏向后,明确提出这次贷款要充分发动贫农及新的中农,提高其生产情绪,使贫农自己组织串连,贫农军属其贷款中有优先权。这次贷款
35.袁营支部民主领导启发群众照顾贫村 冯庄贫农搬入富村(《人民日报》1947-09-20)
[详细阅读]【本报冀鲁豫十八日电】博平八区袁营村支部,放手民主走群众路线,领导合理解决贫富村问题。袁营村是个富村,蛮营是个贫村,蛮营群众提出要袁营村照顾,因此袁营便召开支部会,支部书记说明天下穷人是一家,富村照顾穷村是党号召,党员要保证将这一号召变为群众意见。接着召开群众会进行讨论酝酿,结果都同意照顾蛮营,只有妇女会里不同意。支部书记便说:咱要民主,不能强迫群众,咱们召集袁营、蛮营两村群众来讨论。第二天,在两村的群众大会上,蛮营群众提出俺庄贫民在袁营扛活打短工的很多,受袁营地主的剥削。蛮营群众更哭诉着说:“
36.如何组织贫农小组? 博野地区复查工作团经验介绍之一(《人民日报》1947-09-20)
[详细阅读]兹将晋察冀博野地区复查工作团组织贫农小组的经验综合介绍如下,以供各地参考。——本报资料室一、贫农组织的开始如何发动贫农?博野地区在复查示范中,采用了自下而上的方法。各村进行时,有如下三种办法:第一是挨户串通。针对每个人的实际情况,广泛进行访问漫谈,从中发现贫农积极分子,再经过他们“葫芦串蔓”,由点到面的发展,以达到普遍自由的结组。第二是采取广泛串通与“直撒种”和“多撒种”的办法,普遍进行宣传鼓励,号召为翻身组织起来。经过相互串通后,各街各巷的贫农组织,便很快组织起来。第三是经过村干部和村各种组织
37.贫农大会讨论通过少啥给啥先填大坑 濮县二区推广大屯分果实办法(《人民日报》1947-09-23)
[详细阅读]【本报冀鲁豫二十一日电】濮县六区大屯村群众,民主讨论分果实办法,做到真正填平补齐,现已推动全区,有四十六个村照该办法实行。该村分果实办法,经群众讨论决定,先是用大家比生活、比三代的方法,选出大坑小坑。接着,展览果实,让大家参观。第三步在分果实前开家庭会议,全家商量酝酿所要的东西。第四步按各人要求分的东西,贴上条子,由书记登记下来。接着由选出的评议委员(七人)按大坑小坑依次填补。评议完后,召开全体贫农大会,宣布评议结果,分组讨论酝酿,无意见后,一户户分领东西,达到少啥给啥。分麦子时,仍是按比生活比
38.景县贫农查老帐化形地主现丑形(《人民日报》1947-09-28)
[详细阅读]【本报冀南二十五日电】“查老帐、看成份”,查出化形地主。景县三区隆兴村地主刘维章、刘维清弟兄二人,过去有地两顷,历来统治全村。刘维章为继续掌握村政,任村公所司帐员。去年群运时,为掩饰其地主面目、逃避斗争,故意参加劳动,一面假装积极工作,利用私人感情,拉拢一些落后村干。这次复查中,群众、村干都对他认识很模糊,只拿出七八亩地就完了。工作队在贫农小组中提出查老帐看成份,各组酝酿起来。苏西堂小组里说:“提起老帐,咱明白了,他家有名的‘和顺’字号,在咱街上是数一数二的户,事变时还有两顷多地,这二年他看到受
39.生产互助一定要贫农领导(《人民日报》1947-10-01)
[详细阅读]李庄有些同志说:“一般农民参加互助,常有三大顾虑,怕吃亏、怕不自由、怕麻烦,因此在组织互助与整顿互助时,首先要解决这几个问题。”最近研究邱县若干互助组,发现具有以上三种顾虑的并非“农民”,而是中农以上的成份,只要放手让贫农领导生产互助,这些问题都容易解决,因为贫农并没有这些顾虑。贫农翻身后,获得基本的生产条件,迫切要求发家,生产情绪最高,但是他们仍有困难,缺乏牲畜及农具,这时组织互助,就成为和“生产发家”同等重要的要求。贫农参加了互助以后,只要解决了计工换工等技术问题,就会想方设法的把互助搞好,
40.冀鲁豫六分区树立贫农领导中 克服中农村干阻挠启发贫农自觉当家 另一种作法:简单从事走(《人民日报》1947-10-06)
[详细阅读]【本报冀鲁豫四日电】六地委自五月活动分子会后,在树立贫农领导骨干问题上,大部分干部掌握了地委会的精神,大胆的发动了贫农,联合了中农;但由于对贫农认识不深刻,不一致,在工作中产生了两种不同的作法。如博平经过党员训练班,摸着思想发动的门路,各区都召开了贫农大会(包括中农村干在内),经过诉苦,进行翻身检查,表扬了模范,发现了积极分子,领导上及时撑腰大胆放手,让贫农回去活动,组织翻身检查团。在各村中贫农面对面的诉苦比苦中,中农承认了贫农受苦多,吃气大,向贫农表示不分果实;另一方面,贫农从诉苦中提高了自己
41.隆尧东侯村 地主赶集下馆子贫农还穿烂衣裳(《人民日报》1947-10-11)
[详细阅读]【本报讯】隆尧一区东侯村农会员翻身检查大会上,检查出两点:一、去年虽经大动,但贫农都未翻身。如贫农胡一万王二桃还是穿破烂衣裳,靠编笊篱墙口,种地少家具没牲口。王二桃说:“光说翻身翻身,光有了几亩地,很多家里没牲口,地主没斗彻底。如地主胡老千还是净吃好的,赶集上会就是下馆子,常说吃点吧喝点吧,这年头不吃不喝也是白。洋洋得意摆着臭架子,见了穷人还是不理。经检查大家提高了阶级觉悟,一致认识了去年村干和群众都没下狠心,所以没斗透。遂决定:肃清怜悯心,挖净地主防空洞,彻底消灭地主翻透身。又讯:宁南三区在村
42.小寨贫农没当家几次斗争不彻底(《人民日报》1947-10-14)
[详细阅读]【本报冀南十二日电】鸡泽二区小寨是该县基点村,工作被认为较好,曾经过了四、五次运动,特别今春复查,还与六户地主换了房子,土地房子问题从表面上看得到解决了,一经这次深入贫农调查,仍不彻底。地主的土地,虽数比贫农少,却是好地。如董星吾三口人,还种井地十二亩,董善计两口人,仍住三间匾砖到顶的房,比贫农还强的多。在内财上,更不彻底,除大地主董老祥斗出六百元现洋外,其他蛰财、飞财都没搞出来。群众说:“净是老地主,还能没银钱?”“陈善政还开着大杂货铺,别说有现洋,洋货也少不了呀!”“咱抬老财的柜时,净空的,
43.曹庄贫农合伙买牛(《人民日报》1947-10-15)
[详细阅读]【本报冀鲁豫十三日电】荏平一区曹庄,全村九个互助组,第四互助组把果实牛一头,大伙一商量,由曹尚本、曹光全、曹连江三人买上,共拿出四万元,这四万元批给贫农曹连庭一万五千元,姜西职、曹尚成各一万元,批给中农张鸿成五千元,姜西职、曹连庭、曹尚成三人批来的钱,添补一点,又合买了一头牛放在组里,他三人说:“咱组里牲口多了可增加生产,就是摊着一个牲口拉车支应战勤,咱组里的活也耽误不了。”在他影响下,张鸿成也自己买了头驴,放在组里,他说:“大伙都一气,咱的生产准搞好了。”这组里的妇女们很赞成大家的做法,就自动
44.寿张玉皇岭 贫农村干带头生产 各种任务结合得好(《人民日报》1947-10-18)
[详细阅读]【本报冀鲁豫十六日电】寿张一区玉皇岭村,贫农村干带头生产,组织互助,战勤、生产、防泛、护堤、复查四大任务结合好。该村一百六十七户,要照顾的军工烈属二十五户,任务紧到一块时,一日曾出劳力一百零七人,生产中劳力是大问题;另外该村贫农占三分之二,得到土地后生产工具畜力都困难,一百二十八户没牛,因此只有组织起来,才能解决今年生产中的困难。玉皇岭村就在这种情形下,创造了战勤、防泛、护堤、生产、复查结合的互助组织,结果豆子、棒子均锄了二、三遍,作到家家户户没荒一分地,庄稼也比外村长得好,复查搞出地主银器、衣
45.大王寨小区解决贫农困难 每人多种七分麦(《人民日报》1947-10-19)
[详细阅读]【本报冀南十六日电】元朝七区大王寨小区经过反复动员和解决贫农种麦困难,多种麦四千亩。该小区共九个村,多是沙地,牲口很少,要多种麦是很困难,如有的群众说:“咱这里沙地多,种麦子不行,见风就刮死!”还有的说:“没牲口,没有麦种,种麦多难呀!”根据群众反映和要求,便进行了反复的动员和解决各种困难,首先进行了艰苦的动员。如大王寨召开了支委会、党员动员会,六个支委要多种二十四亩,二十三个党员要多种七十四亩,在支部党员带头下,随又进行群众动员,在动员下,三十个人又多种九十一亩,共计每户平均多种三亩,每人多种
46.解决贫农牲口困难 齐海中贫农变工种麦(《人民日报》1947-10-23)
[详细阅读]【本报冀鲁豫廿日电】贫农翻身不彻底,种麦中的许多困难,在观城三区已获得解决。综合各地材料,在种麦运动中,发现贫农存在着地远、没劳力、没畜力、没耕具、没种子等等困难,说明我区在过去的土改复查中,基本群众还没得到彻底翻身,有的分了地,倒成了包袱。如南峰五区妹冢集王文兴他娘,土改中分了四亩远地(离家足有四里),因无劳力,秋季几乎全荒了,现在粮食不够吃,每天只吃一顿或两顿饭,很长时间没有吃盐,畜力、种子等,什么都没有,让小孩卖烟卷、花生,赚点钱籴麦种,分的那四亩地,情愿带二斗麦子让出去。现在区里正设法解
47.“有啥没啥,贫农说话” 太行整财获新进展(《人民日报》1947-10-29)
[详细阅读]【本报综合讯】太行区整理村财政近获新进展,其特点是以贫雇为主,结合挤封建进行大清仓整理村财政,获得许多前所未有的成绩。过去许多地主、富农潜入村财政机构,贪污破坏。安阳一区仓库主任及委员四十八人中,就有八个地主、三个富农。该县小寨村仓库主任郭文书,是个破落地主。他借仓库主任的职位,大秤进小秤出,在秤锤上加铁圈,每万斤粮食多收三百斤,前年蒋特阴谋暴动,他偷将公粮三千斤供给暴动分子,去年蒋军进犯水冶,他故意扣着粮食不发,结果损失了公粮三千七百斤,并乘机贪污了公粮(多为粮票)一万一千多斤。这次该村整理村
48.互助须由贫农领导 邱县一区经验(《人民日报》1947-11-04)
[详细阅读]【本报冀南二日电】邱县一区支部书记联席会议上,以事实经验证明,贫农领导生产才搞得好。象这样的事实,在该区是很多的。如南香城固以贫农为首的组织了十九个互助组,在组长会议上,大家讨论了公约,不叫不在互助组的地主富农使用农具,不论大车小车,都一组一组的轮流使用。为此,地主富农在种麦期买了二辆大车五张耧,在锄地时买了七张锄。傅辛庄不是贫农领导的互助组,就恰恰相反。基本群众普遍困难,问题得不到解决。至今天,贫农在种麦期中还要用钱雇中农牛来耕自己的麦地。如贫农张怀秀,多年来以卖旱烟为生,今年种麦中,雇人力及
49.元朝两个村的副业 贫农领导搞得好 地主操纵垮了台(《人民日报》1947-11-04)
[详细阅读]【本报冀南二日电】元朝七区化庄,一百六十八户,村干全是贫农,对领导生产上很是带劲。去年全村一共四个木料厂,全掌握在贫农手里。如农会代表王如意领导的有十四户贫农。王广维等三人领导的共有十九户。另外还有三个馒头坊,共三户。两个挂面坊,是四户。一个油坊,二十户。一个果子铺,两户。其余还有十五户做小买卖的,共做买卖的是七十七户,占原户的百分之四十六。由于买卖赚钱和村干的努力,又扩大了三十二户,有百分之九十五的户都参加了磨粉。麦后八个互助组共得红利九十五万元,二十户小买卖也赚了三十万元。现全村都正努力搞副
50.徐固寨互助大换工 贫农普遍多种麦(《人民日报》1947-11-05)
[详细阅读]【本报冀南三日电】威县二区徐固寨解决贫农种麦困难,扩大麦田十九顷。调剂麦种,实行大换工,开始种麦时,贫农因为种麦困难很多,情绪极为低落。如贫农石文显说:“咱今年种不上麦子了,连一粒麦种也没有,怎样办呢?”贫农寡妇张孙氏说:“别说麦种,就连种麦的牲口、家具啥也没有。家里又没人,真难呀。今年麦子种不上了。”村干发现这种情况后,就马上召开全村十七个互助组长联席会,专门讨论解决贫农种麦困难。会上均热烈发言,提出要帮助贫农及孤寡户把麦子种上,没麦种的可互相借,互相换,坏麦种可以调剂,没农具和没人力的可互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