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新闻网伤兵专题指战斗中身体受伤害的士兵。
1.请林县十一区注意招呼伤兵(《人民日报》1946-12-10)
[详细阅读]我光荣负伤的子弟兵返回后方,沿途受到群众热烈欢迎与慰问。但是路过林县任村十一区时,大批彩号却没有喝到开水,受到招呼。我们事前曾经派人持有负责同志的信请该区准备担架,转送彩号。该区干部回一纸条说没有担架。我们卫生处处长再三交涉,该区仍不转送。第二天,十二区担架只好一直送到涉县。第二、在该区石岗村住之彩病号,很多重彩号不能吃饭的,吃不上面。该区也不帮助迅速转运到后方医院治疗。第三、彩号之武器由医院往后方运送,到十一区古城村就停止不能前进,原因是该区公所统一分配牲口,我们交涉,又不肯给,以致到现在尚不
2.蒋家伤兵悲惨万状(《人民日报》1947-07-31)
[详细阅读]【新华社东北二十九日电】据蒋军七十一军俘虏谈称:沈阳前潜铁医院的大楼里,一个挨一个挤满了轻重伤号,医生护士只偶尔去一两次,伤兵们的伤口大部已经化脓,惨叫之声沿街可闻。有的重伤因久未换药,纱布已陷入紫红的腐肉里,有人经过时,密集伤口的苍蝇哄然飞起。伤兵的死亡率很高,仅永兴仁记商号附近一处伤病院,六月下旬以来即已抬出三百余俱伤兵尸体。有的伤兵因不堪痛苦,用绳带把自己勒死;有的怕再上前线,快要痊愈时又用木楔将伤口戳破。又据沪大公报近载抗日阵亡的蒋军中校副团长遗族西安梁士瀛之投书称:“许多抗日阵亡父兄的
3.苏州杂牌军内战伤兵 惨遭蒋嫡系大批枪杀 一位断腿士兵血泪话内战(《人民日报》1947-02-08)
[详细阅读]【新华社延安六日电】一月七日出版之上海群众周刊载“苏州通讯”称:一月二十三日,苏州一部伤兵遭蒋嫡系二○二师大批枪杀,街上尸体横陈,血肉四溅,惨不忍睹。事后,伤兵并遭宪兵逮捕。据伤兵中原属××旅之一断腿士兵叙述此事经过称:“几个新来的弟兄心境不好,去小公园戏院看戏解闷,不料被二○二师的兵打了,回到队里大哭说:“这样给人侮辱,实在做不得人了。满队千百人一古脑儿不答应,起来闹着要去评理。大伙儿走到小公园戏院门口,美式冲锋枪就向我们打将来,大光明楼上、青年会楼上两面机枪交叉射击”。该伤兵愤慨地接着说:“
4.打开石庄和地主算帐 冀西各县农民热烈参加作战 破击道路运送伤兵英勇异常(《人民日报》1947-11-23)
[详细阅读]【新华社晋察冀二十一日电】解放石家庄战役中,灵寿、平山等五县四万余民兵、群众,携带担架四千余付,大车两千余辆,牲口三千九百余头,奔赴前线,胜利完成破击道路、运送伤员等艰巨任务。平山破击队班长李金恕带全班队员至离敌百五十米之开阔地协助部队挖工事,连续工作达十五小时,迅速完成任务。唐县远征队接到任务后,星夜驰往前线,该县民兵第一连两小时破除交通沟一百二十丈。赵县民兵第八连,在连长马波率领下,冒敌炮火平毁敌三、四丈深、二丈宽的外市沟。该连民兵并在敌密集枪弹射击下,抢救伤员,一夜往返火线三次,黎明又将伤
5.临汾市府拨发粮款救活四千匪伪伤兵(《人民日报》1948-06-02)
[详细阅读]【本报晋南前线二十九日电】被蒋胡匪军遗弃在临汾匪伪国防部联勤总部“七七”后方医院及蒋匪三十旅野战医院、阎匪六十六师野战医院内的伤兵四千多名,已由我民主政府拨发粮款,施以救济;并派员协同解放军之医务人员组织三个医疗所,给他们换药治病。匪军遗留在各个阵地上之彩号,市府亦派人把他们从碉堡里抬出来,送到医院里去治病。至于原来已死去的伤兵,民主市府则给以掩埋。匪军伤兵人员见了民主政府及解放军对他们如此关怀,莫不感激,纷纷痛述在蒋阎统治之下伤兵之苦难。匪三十旅十八团二营五连二等兵王国才痛哭流涕的对记者说:“
6.国民党丢弃伤兵不管 解放军予以细心治疗(《人民日报》1948-12-17)
[详细阅读]【新华社中原十日电】前在郑州外围战役中受伤的将近四百名国民党军伤兵,受到人民解放军的治疗和宽待。从上月二十四日起,经由郑州军管会及市政府陆续分送该市各医院治疗的郑州外围战役国民党伤兵,即达三百七十余人。医药费全由民主政府负担。治愈出院者现已达一百八十余人,其中愿回家的由警备司令部收容所发给路费和遣散证,助其回家。现留院医治的还有一百九十余人,市政府均发给棉衣御寒。这与最近天津国民党报纸所报导的由辽西锦州抵达天津的数千名国民党伤兵得不到医治、流落街头、无衣无食、沦为乞丐的悲惨情景适成一鲜明对照。【
7.国民党军伤兵备受冷漠虐待(《人民日报》1948-09-27)
[详细阅读]【新华社陕北二十三日电】据八月二日南京国民党中央日报刊载该报记者“访问皖北荣军之后”的通讯供认:为四大家族卖命的官兵,在受伤后备受冷漠与虐待。该通讯说:“在滁县的时候,一位伞兵总队的负伤军官说:几天前,他们一百多负伤的弟兄被送往怀远的时候,竟找不到歇脚的地方。其他部队的伤兵被送往怀远的,将近两千人,没有人负责去救助。所以二千多伤兵竟致卧倒在怀远的街上,无人过问。天气又热,重伤的受不了,当天就有少数死去的。”至于国民党的伤兵医院情形,该通讯报导:“医药、看护和营养品,全都缺乏得可怜。”“滁县的第六
8.美国母亲们要求撤出朝鲜 美侵朝伤兵不愿再回战场送死(《人民日报》1951-01-10)
[详细阅读]【本报讯】据新华社布拉格八日电:美国的母亲们正在以行动要求把美国侵略军撤出朝鲜,和平解决朝鲜问题。伦敦工人日报特派记者自纽约报道:儿子在朝鲜被围的厄奈斯特·密勒夫人,曾在匹兹堡新闻报上登了两行“寻人”广告:“有亲人在朝鲜被围的家庭请打电话给一·九六九八”。这个广告从也有儿子在朝鲜作战的母亲们那里得到暴风雨般的回答。在三天中有三百多人打电话给密勒夫人。后来她和与她取得联络的母亲们纷纷致电她们选区的议员,要求把美国士兵们从朝鲜撤回。密勒夫人预言:这个运动将扩展到全国各地。她说:在密执安、佛罗里达、纽
9.美国母亲们要求撤出朝鲜 美侵朝伤兵不愿再回战场送死(《人民日报》1951-01-10)
[详细阅读]【本报讯】据新华社布拉格八日电:美国的母亲们正在以行动要求把美国侵略军撤出朝鲜,和平解决朝鲜问题。伦敦工人日报特派记者自纽约报道:儿子在朝鲜被围的厄奈斯特·密勒夫人,曾在匹兹堡新闻报上登了两行“寻人”广告:“有亲人在朝鲜被围的家庭请打电话给一·九六九八”。这个广告从也有儿子在朝鲜作战的母亲们那里得到暴风雨般的回答。在三天中有三百多人打电话给密勒夫人。后来她和与她取得联络的母亲们纷纷致电她们选区的议员,要求把美国士兵们从朝鲜撤回。密勒夫人预言:这个运动将扩展到全国各地。她说:在密执安、佛罗里达、纽
10.美、英等国伤兵俘虏 热诚感谢我军的照顾(《人民日报》1951-11-30)
[详细阅读]【新华社平壤二十八日电】本社记者报道:在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医院中的美、英等国俘虏们,纷纷表示感谢我军对他们的宽待与治疗。被俘的一位美国中士说:“今年四月十五日,我患着肺炎。我立即被送进医院,得到盘尼西林等药品的诊治。不久,我便痊愈了。”他说:“在我住院期间,我看到所有病人(指俘虏)都得到新衣服、毯子和鞋子,以及肥皂、毛巾、牙膏、牙刷等日用品。每个病人都得到定期发给的烟草。病人们的食品有猪肉、牛肉、鸡、马铃薯、萝卜、洋葱和香料等,此外还有苹果、梨和糖果。所有膳食都是按照我们习惯的方式烹调的
11.据自朝鲜返美的美国伤兵透露 美国曾非法运日军赴朝作战(《人民日报》1952-01-04)
[详细阅读]【新华社二日讯】塔斯社布拉格十二月三十日讯:据电通社记者自旧金山报道,从朝鲜回国的美国伤兵说,在十二月的头两个星期中,若干队人数在一百人到一百五十人之间的日本士兵和军士开始抵达朝鲜。这些士兵和军士隶属于美军第九兵团和第七师。据美国伤兵说,所有这些日本士兵都曾在日本群马、山梨和静冈等县的美国陆军兵营中受过特别训练。一个美国伤兵谈到一个属于第九兵团的日本军士冈田的情形。冈田是在一九五一年三月在北海道美幌地方被一个名叫“青年增产队”的组织招募去参加朝鲜战争的。冈田对美国伤兵说,这个组织是在一九五○年朝
12.越南人民军总部发言人就释放奠边府被俘敌军伤兵一事发表声明(《人民日报》1954-03-25)
[详细阅读]【新华社二十四日讯】据越南通讯社讯:越南民主共和国人民军总司令部发言人二十二日就释放越南人民军在奠边府俘虏的敌军伤兵事发表声明。声明说:一、越南人民军在三月十三日和十四日进攻奠边府周围敌军据点全歼外籍军团第十三旅第三营和外籍军团第七团第五营以后,越南人民军总司令部遵照胡志明主席的指令,释放了七十八个受伤的敌军俘虏。然而,远东法国远征军总司令部以不应有的态度来对待这种人道的行动,这种态度证明,法军总司令部已表示它是不重视它的伤兵的生命的。二、在三月十五日到十九日的几天中,虽然法军总司令部很清楚地知
13.“援兵”?还是“伤兵”?(《人民日报》1954-04-25)
[详细阅读]吴非日内瓦会议的前夕,法国好战分子继续把法国青年一批一批地投到侵略印度支那这个“肮脏”的战争中去。这就是美国的战略:法国出人,美国出钱,来堵死恢复印度支那和平的道路。四月十七日,为了填补法军在奠边府遭到的惨重损失,法国当局又从国内把伞兵一营赶运到印度支那并空降到被越南人民军围困的奠边府。但是,据合众社报道,原来这批“伞兵”中有一些根本没有受过跳伞训练。因此,当跳伞降落时,“有些人落在铁丝网和其他障碍物中跌断了腿”,有些人“扭伤或折断了脚踝”,“这些人已到了已经拥挤不堪的地下医院”。合众社并引用了
14.中苏两国代表团发言人分别发表声明 驳斥法国方面关于奠边府伤兵问题的谰言(《人民日报》1954-05-09)
[详细阅读]【新华社日内瓦七日电】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发言人黄华在七日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发表声明如下:某些西方报刊根据法国的消息来源宣称,法国方面关于从奠边府撤退伤兵的请求已遭到中国代表团的拒绝。这是完全不符合事实并且是故意歪曲的报道。如我在以前的记者招待会上所已说过的,中国代表团对于解决从奠边府撤退伤兵的问题一向是表示同情的。中国代表团表示,这个问题可以由交战双方在会议上接触,加以解决,因为朝鲜停战的经验证明了,这样解决是现实的。五月五日,法国代表团的人员曾来访中国代表团的人员,据称法国方面不便直接与越南
15.苏联“真理报”驻日内瓦记者揭露 法国某些人就奠边府伤兵问题进行政治投机(《人民日报》1954-05-09)
[详细阅读]【新华社八日讯】塔斯社莫斯科八日讯:“真理报”驻日内瓦特派记者茹科夫、普利歇夫斯基和拉萨金发表一篇文章,题目是:“造谣者行动起来了”。文章说:过去两天中在这里发生的事情再一次证明,资产阶级宣传在它的操纵者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时会堕落到什么地步。我们指的是一次下流的政治投机,这次政治投机的对象竟是在奠边府的法国远征军受伤官兵。大家知道,法国代表团团长皮杜尔在四月二十八日与莫洛托夫会谈时曾提起自奠边府地区撤退伤兵的问题。莫洛托夫当时答复说,他赞成迅速解决伤兵问题,并主张有关各国政府立即开会,以尽速解决
16.越南通讯社列举无可辩驳的事实 揭穿法国对奠边府伤兵问题的诬蔑宣传(《人民日报》1954-05-09)
[详细阅读]【新华社八日讯】越南通讯社七日报道:法国外交部部长皮杜尔最近在日内瓦的私人晤谈中提出了奠边府伤兵的问题。他无耻地捏造了一些莫须有的事情,硬说越南人民军司令部方面在三月十五日曾经“要求休战”,并说德卡斯特莱曾经“答应”休战。皮杜尔并诬蔑说,越南人民军曾向“派到奠边府撤出伤兵的法国飞机开火”。但是实际情况是:在越南人民军在三月十三日和十四日在奠边府周围据点歼灭大批敌军后,胡志明主席出于人道的考虑,命令越南人民军释放了七十八名受伤的敌军战俘,其后,越南人民军方面就让敌人来运走独立山上的伤兵。三月十七日
17.在叛国集团盘据下的万象一片混乱 伤兵不断运入市内 成班成排叛军逃亡 反美传单到处张贴 (《人民日报》1961-03-21)
[详细阅读]新华社河内20日电据寮国战斗部队电台19日广播,在老挝政府军和寮国战斗部队的打击下,富米—文翁集团盘据下的万象一片混乱。电台说,最近几天,叛军的伤兵正从各地源源不绝地运到万象。叛军的家属相约到叛国集团的“政权机构”去要求让他们的丈夫、儿子和兄弟回家。叛军中,有一个单位抗拒叛国集团的命令,不愿去前线送死,成班、成排的叛军开小差逃跑。叛军中的美国、泰国“顾问”对叛军军官和士兵的鄙视,在叛军中引起强烈的不满,他们之间已经发生了多次冲突。万象人民在市内的各条街道和市场,散发了成千张传单,揭露美、泰侵略者和富
18.抢救印军伤兵的中国边防战士(《人民日报》1962-12-27)
[详细阅读]新华社记者李健羽《解放军报》记者薛毅记者在中印边境东段我西藏地方边防部队里访问的时候,听到了许多边防战士抢救被俘印军伤病人员的感人事迹。中国军官背印军伤兵一天黄昏,瓦弄地区战斗快要结束了。在战斗中头部和右手负伤的西藏地方边防部队某部军官李荣汉中尉,忽然在一座山的山腰发现一个腿部负重伤的印军士兵,躺在地上,昏迷不醒。李荣汉想:这个印度兵伤势很重,如不赶快背下山去治疗,就有生命危险。于是,他忍着伤疼,蹲下来用左手费力地把这个印军伤兵驮在背上,艰难地向山下走去。走了一段路,印军伤兵苏醒过来了,他看到背
19.最是伤心波来古 入地无门求上帝 美国伤兵回述波来古挨揍狼狈相,惊呼南越人民武装炮火准(《人民日报》1965-02-17)
[详细阅读]新华社十五日讯旧金山消息:一个在波来古受伤的美国侵略军士兵约翰·贝诺,在旧金山同记者谈话时,心有余悸地描绘了美国侵略军在那次遭到南越人民武装奇袭时的一幅狼狈相。贝诺是被空运到旧金山去治伤的。他叙述道,七日凌晨,他在美军宿舍被激烈的枪弹声惊醒时,听到人们在喊叫,房子里的东西乱飞。他刚要去撩蚊帐,帐子就被打掉了;正要穿护身马甲时,忽然发现他的“右手动不了了”,以后才知道是肘上穿了一个洞。他刚穿上衣服,背上又挨了一下。待他踉踉跄跄拖着机枪钻进一个防空壕时,枪弹声越来越激烈。他说,这时,他只听到迫击炮弹
20.一名获释伪军控诉美侵略者残酷暴行 侵越美军把大批伪军伤兵扔进大海(《人民日报》1965-08-09)
[详细阅读]新华社河内八日电一个从死里逃生的南越伪军俘虏,以他亲身的经历,揭露了侵越美军将大批伪军伤兵扔进大海的残酷暴行。这个名叫阿生的伪军士兵最近在迪石省举行的一次释放俘虏的群众集会上,愤怒地控诉了美国侵略者的滔天罪行。他说,解放军四月二十六日进攻永顺据点,敌人大败,数以百计的伪军士兵被打重伤,但是美国侵略者用直升飞机先把美国军官的尸体全部运走之后,才去运载受伤的伪军。美国直升飞机把数以百计的伪军伤兵运到达泊地区,把他们扔进大海里。报道说,阿生就是这次暴行的受害者之一,他从死里逃生,得到当地人民的拯救,后
21.日本美军医院挤满侵越美军伤兵(《人民日报》1965-11-13)
[详细阅读]英国《每日电讯报》十日刊登了该报记者从东京发出的一则电讯说:最近几周美国在南越遭受大批伤亡,这就使得日本一些城市的美国军医医院住满了重伤的士兵和海军陆战队。过去三星期里,远东广播网——一批美国军方无线电台——的播音员每天都中断他们的广播,发出需要“纯血”的紧急呼吁。据认为这些伤兵的伤情太严重,无法空运回美国。
22.南越解放军上半月歼灭美军三千二百多 继续痛击美国骑兵师,美军伤兵挤满波来古救护站 在(《人民日报》1965-11-21)
[详细阅读]新华社河内十九日电据越南南方解放通讯社报道,越南南方解放军在十一月上半月中,据不完全统计,共歼灭美国侵略军三千二百二十五名。解放军全部歼灭美军三个主力营和四个连,以及两个坦克和装甲车队。此外,还打落打伤飞机十四架,击毁击伤坦克车和装甲车三十九辆,破坏一零五毫米大炮八门。新华社二十日讯西贡消息:越南南方解放军痛击美国第一骑兵师侵略军的战斗十九日晚在中部高原的德浪河谷地区继续进行。据西方通讯社报道,在美国第一骑兵师这几天来遭到解放军猛烈打击伤亡惨重的情况下,美军当局已在十九日开始把一个团的南越伪军伞
23.神志昏迷伤兵大哭大叫(《人民日报》1965-11-21)
[详细阅读]破晓的时候,美国士兵们带着疲倦的样子,满脸都是脏土,他们小心翼翼地从他们的散兵坑里爬出来。各部队开始出动到这个可怖的战场上去寻找他们的同伙。死伤的人狼藉不堪地堆在一起。有些人肢体废缺,伤口流着血,但是还活着,被从死尸下面抬出来。据发现,有些伤兵给吓坏了,变得神智迷惘,漫无目的地到处乱走。有一个兵攒着他的死掉的战友的手,坐在那里,自己大哭大喊。在整个上午,直升飞机象穿梭般来往不停地向外运送死尸和伤兵。
24.伤兵涌到 接应不暇 驻日美军当局加紧扩充军医院(《人民日报》1965-12-02)
[详细阅读]新华社东京电驻日本的美军当局正在扩充军医院,以收容在侵略越南战争中的大批美军伤兵。据《读卖新闻》二十七日报道,美军当局二十六日要求埼玉县有关当局在十二月中旬以前,为狭山市美空军医院准备好一百一十名日本籍的护士等医务人员。报道说,驻日美军当局所以采取这些措施,是因为侵越美军的伤兵大量增加,原有的横须贺美国海军医院、相模原的美国陆军医疗总部附属医院以及座间、立川等地的美军基地医院已被挤满。在这以前,驻日美军总部二十四日发表公报说,四个野战医院的全套设备正在运往东京以西的约翰逊基地。第一个野战医院的先
25.美军伤兵源源运往菲律宾 今春以来已增加了九倍(《人民日报》1965-12-02)
[详细阅读]据新华社三十日讯华盛顿消息:《华盛顿邮报》二十七日透露,今春以来,到菲律宾的侵越美军伤兵增加了九倍。这家报纸刊登的它的记者从马尼拉发出的一篇报道说,“在马尼拉附近的克拉克美国巨型空军基地上的庞大而漂亮的军医院,目前已置于”战时基础之上”,以应付从越南运来的数千名美国伤员。”“虽然精确的统计数字是保密的,但是据可靠的估计,在战斗中受伤或由于热带病而失去战斗能力的美军人数,自今春以来已经增加了九倍,今年春天每月到这里的只有几百名伤员。”报道说,“现在几乎每天都有两、三架巨型货机在这里着陆,以卸下它们
26.美国在日本赶修医院收容伤兵(《人民日报》1965-12-05)
[详细阅读]新华社东京三日电驻日美军当局正在日本的东京都、神奈川和埼玉县等地区,加紧扩充和建立野战医院,以便收容大批侵越美军的伤兵。据报道,设在埼玉县狭山市的美军约翰逊基地的一所医院,床位将由四百个增加到一千个,美军当局还准备在埼玉县新泽市新建一所野战医院,只便收容更多美国伤兵。报道说,美军当局还通知日本政府,要在东京都内的王子兵营、神奈川县相模原美国陆军医疗中心、横滨市根岸兵营地区,建立三所野战医院,床位共二千六百张。
27.阿富汗游击队在巴达赫尚省打死苏军六百多 侵阿苏军伤兵挤满了塔什干医院(《人民日报》1980-04-11)
[详细阅读]据新华社北京四月十日电白沙瓦消息:阿富汗抵抗组织发言人昨天说,穆斯林游击队在过去三个月里在阿富汗东北部与苏联接壤的巴达赫尚省,共打死苏军六百多人。合众国际社援引阿富汗伊斯兰组织发言人的话说,游击队打死这么多苏军,是因为他们利用了恶劣的气候条件,并且破坏了这个具有战略意义的省份的主要运输线。伊斯兰堡外交人士说,苏联人在一月间对这个省发动大规模进攻时遭到严重损失。阿富汗伊斯兰组织发言人说,在苏军近一百辆坦克和装甲车开进这个省以后,游击队破坏了通往这个省的主要公路。发言人说:“俄国人被困在那里。”苏军
28.苏军伤兵充斥喀布尔军医院(《人民日报》1983-01-19)
[详细阅读]新华社伊斯兰堡1月17日电据阿富汗政府军退休少将纳伊克·穆罕默德·阿齐兹今天在白沙瓦向记者们揭露,喀布尔的军医院挤满苏军和阿富汗政府军的伤员,由于苏军供应线经常受到游击队袭击,药品相当缺乏。这位55岁退休少将是医生,1979年退出现役。三周前他携带全家从喀布尔来到巴基斯坦。他在记者招待会上说,喀布尔共有三家军医院,都在俄国人的控制之下。一所是收容阿富汗政府军士兵的,原有400张床位,现在已增加到2,000张,部分病床设在帐篷里。一所叫“第一中央医院”,住满了苏军伤兵,另一所叫“第二医院”,是苏军高级军官的疗养院。
29.阿富汗抵抗力量继续作战 火箭频射喀布尔 伤兵爆满军医院(《人民日报》1988-07-18)
[详细阅读]本报伊斯兰堡7月16日电记者任毓骏报道:据报道,7月15日凌晨,阿富汗游击队向喀布尔连续发射了20多枚火箭,喀布尔机场和市内许多建筑物遭到严重破坏,并险些击中苏大使馆。一周来,阿富汗抵抗力量向喀布尔发动火箭攻击达15次之多,造成一些伤亡。有消息说,游击队战士经常在夜间潜入喀布尔,在清真寺或其他地方向市民散发传单,说明游击队将要发动攻击的时间和地点,劝市民们疏散或撤离,特别要远离苏军或喀布尔军营等攻击目标。游击队的进攻给喀布尔军队造成重大伤亡。据一位在喀布尔陆军医院工作的大夫说,这座有400个床位的医院,每天
30.一曲体现中华民族美德的赞歌孙帮俊一家三代收养日伤兵四十八年(《人民日报》1993-07-11)
[详细阅读]据新华社郑州7月10日电(记者闻有成、通讯员仁夫选)河南省南召县农民孙帮俊一家三代收养日本伤兵石田东四郎48年,并在他晚年促使他与日本亲人团聚,这在当地传为佳话。1945年秋,日军投降后撤退回国途中,石田东四郎因头部受重伤掉队,流落在南召县讨饭,巧遇太山庙乡农民孙帮俊。孙帮俊虽然仇恨日本军国主义,可他认为,眼前的石田东四郎也是日本侵华战争的受害者,因此以大海般的胸怀把他收留在家里治伤。此后他们一起干活,一起生活,亲如一家。1954年,石田东四郎突然下肢瘫痪,孙帮俊拉着他四处求医,对他精心照料,终
31.意大利联赛“伤兵”多国家队人选难产生(《人民日报》1993-03-24)
[详细阅读]新华社北京三月二十三日电据外电报道,意大利足球甲级联赛打得如火如荼,但国家队教练萨基却为确定二十三日同马耳他的世界杯预选赛的阵容犯愁,因为在联赛中受伤的好队员愈来愈多。目前,意大利队在世界杯欧洲预选赛A组中,积分在瑞士队之后,位居第二。上一次该队只以二比一战胜弱旅马耳他队,受到严厉批评。
32.四十七年异国情缘——一户中国农民和一个日本伤兵的故事(《人民日报》1998-05-19)
[详细阅读]赵鸿远文并摄影河南省南召县太庙乡梁沟村是豫西南伏牛山下的一个小村庄。4月末的一天,小山村里来了一群日本客人,他们捐资8万元,用以建造梁沟希望小学。此前,日本秋田县增田町町长石米男一行带着300万日元,到梁沟建起了“中日友好太(太山庙)增(增田町)植物园”。如今,这个近20公顷的植物园已初具规模,苹果、辛夷、柿子等果木繁茂,生机盎然。小小的梁沟村对日本人怎么会有如此的吸引力?53年前的一桩往事给出了答案。善良的中国农民收留了一个日本伤兵1945年8月,八年抗战的硝烟正在消散。正是秋凉时节,孙邦俊像往日一样,不等
33.备战大赛 英格兰队伤兵满营 保加利亚球星添乱(《人民日报》1998-03-25)
[详细阅读]据新华社北京3月23日电备战世界杯足球赛的英格兰队将于25日在瑞士伯尔尼与瑞士队进行一场热身赛,但英格兰队主教练霍德尔却在为该队“伤兵满营”而发愁。据外电报道,包括来自英格兰曼彻斯特联队的戴·贝克汉姆、阿森纳队的托·亚当斯等人在内的5名好手日前也加入了伤员的行列。这样,英格兰队有伤在身无法参加热身赛的队员增至9人。据新华社索非亚3月23日电(记者杨耀华)保加利亚报纸今天纷纷报道了保加利亚足球明星莱契科夫被国际足球联合会禁赛的消息。上月,莱契科夫未经其所在的土耳其贝希克塔什俱乐部批准回国,并参加了3月10日在阿
34.美交还5名叙军伤兵(《人民日报》2003-07-02)
[详细阅读]新华社大马士革6月30日电(记者拱振喜)叙利亚官方发言人30日在大马士革宣布,美国方面当天在叙伊边境地区向叙方转交了在美军与叙边防部队交火中受伤的5名叙利亚士兵。这位发言人说,这5名伤员已被运送到叙利亚的一家医院。他说,美方称,美军与叙利亚边防部队的交火事件是“令人遗憾的偶然事件”。美军19日凌晨在叙伊边界地区对被怀疑是伊拉克萨达姆政权高官的车队实施袭击时,与叙利亚边防巡逻队交火,造成5名叙士兵受伤。叙利亚外交部当天召见了美国驻叙利亚大使卡图夫,就这一事件向美方提出正式抗议,并要求美方交还受伤的叙士兵。
35.体操赛场伤兵多(《人民日报》2003-08-20)
[详细阅读]本报记者李长云第三十七届世界体操锦标赛刚刚开赛几天,就有包括白俄罗斯男选手伊万科夫等名将在内的几十名运动员由于伤病退出比赛,而俄罗斯女将霍尔金娜等选手忍着伤痛还在场上拼搏。由于动作高难使得运动员伤病明显增多,这一问题已引起参赛各国官员、教练员和运动员的强烈不满,他们或通过召开新闻发布会、或通过向大会申述等形式呼吁人们关注受伤病威胁的体操选手。上届体操世锦赛男团冠军白俄罗斯队之所以被挤出决赛,就是因为多名运动员有伤影响了正常发挥。在中国队的7名参赛男选手中,有4人在赛前训练高难度动作时受伤,不得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