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新闻网中农专题介于贫农和富农之间的农民。农村的小资产阶级。一般占有土地,拥有一部分牲畜和劳动工具,生活来源靠自己劳动。一般不剥削他人,也不出卖劳动力受人剥削。
1.补偿损失拒受献田 武宋庄团结富裕中农(《人民日报》1946-12-09)
[详细阅读]【本报威县七日电】清河一区武宋庄查减时,斗争了一户富裕中农,并罚地二亩。结果三户富裕中农提出“献田”。恰好这时开村干联席会,传达与讨论了损害中农利益者必须补救,和停止中农献田问题。该村干部打通了思想,随即召开本村农会员大会,检讨斗争偏向,农会主任武杓铎启发发言后,全体会员当即展开热烈讨论,结果都同意将处罚富中农的二亩地,予以补偿,并向其解释。同时决定三户富中农的献田一概不要,并吸收他们入会,参加斗争。这样一来,全村富中农都高兴起来,踊跃参加农会。【本报太岳五日电】晋城三区成庄经过一次翻天覆地的群
2.刘满寨中农认清地主迫害 由观望转向积极斗争(《人民日报》1946-12-09)
[详细阅读]【本报威县七日电】认识了地主统治时中农大受迫害,刘满寨中农对群运由观望变积极斗争。企之二区刘满寨在斗争不法地主胡梦林、李萃五时,大部中农观望,参加农会的中农劲头也不大,有的中农参加农会是为了避免斗争。后来斗争恶霸地主李有善时,追到一九四○年他们组织资敌时,中农出夫最多,地主根本不出,这大大激愤了中农,有的说:“咱中农吃了这么大的亏,还怎能不穷?”村干部抓紧机会教育全体中农,指出:地主掌权,中农处处吃亏,不是共产党来,中农的东西早被地主剥削干净了。共产党来了,中农才能当干部,才有了地位。公平负担办
3.沁县元王村中贫农大团结 开好一个调解会 中农顾虑全消除(《人民日报》1946-11-27)
[详细阅读]【本报讯】沁县元王村用调解办法解决卫黄来(中农)与群众的纠葛问题,中农纷纷参加斗争。元王村是接敌区,在这次大运动前,就进行过一次斗争,但群众没有翻身,这次工作队下去群众说:“像过去水过地皮式的算账,还不如打忙工。”同时群众有顾虑,特别中农的顾虑最多,如有的中农积储下几个钱放过账,怕算他;有的对减租清债不了解,糊涂怕;有的因自己家有枪的(指伪军)也怕斗,所以经常躲事怕事守本分,不敢参加斗争,有时村里召开一些会议,也是应付,他们有许多苦事,也不往出提。工作队注意了这个特点,在反奸霸斗争中注意吸收中农
4.吸收广大群众参加反奸 冀南冀鲁豫打开群运新局面 曲周二十八村中农参加农会(《人民日报》1946-06-20)
[详细阅读]【本报讯】冀南、冀鲁豫各地,现正以大力组织与发动中农,使与贫苦佃农雇工等一道参加反汉奸、反恶霸、诉苦清算的群众运动。据冀鲁豫报导,过去由于只注意了发动雇佃贫农,而未发动广大中农,形成雇佃贫农的孤立,运动的无力。曹县、荷泽等县,每村组织起来的,不过十来八个人,曹县城区,四十多天只发动了一百一十四人,不仅如此,而且在许多地区还损害了中农利益。东平五、六区,斗争对象有一半是中农成份的小贪污分子与小走狗等,而许多罪恶滔天的大汉奸反倒未被斗争,逍遥法外。最近领导上对此问题已作了检讨,用大力在反奸诉苦运动中
5.汶上小姑墩怎样解决了分配土地中农民内部矛盾(《人民日报》1946-11-22)
[详细阅读]张文刘政大规模的土地改革运动中,在分配土地上,农民内部有很多的矛盾,往往争执不下。领导上如不能及时深入了解,启发群众思想觉悟,并尽量的发扬民主,在群众自愿自觉的条件下,采用公平合理的办法来分配土地,那么,要想彻底实现耕者有其田,是完全不可能的。汶上小姑墩在此次土地改革中,农民们由于完全去掉了变天思想,从亲身体验里,认清了共产党是他们的靠山,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于是,这个说共产党应当解放我,那个则以为我过去受得苦多,应当解放我,大家都想多分点地,比别人过得强些。这样,就产生了不少复杂的问题。佃户们在
6.认真团结中农 张北群运开展(《人民日报》1946-08-24)
[详细阅读]【新华社宣化十九日电】由于认真团结中农,张北县群运正蓬勃开展。七区益梁村,共一百九十一户,九百余人,中农约占百分之六十以上,过去没有很好的团结他们。七月份以来,该县领导上检讨这一偏向,并在开展的减租减息行动中,进行了实际纠正。在与恶霸郭玉、刘万贞清算时,参加农民已达百分之九十以上,农会会员由四十八名扩大到一百四十六名。又四区张汉营子,全村一百一十八户,其中中农占四十八户,贫农占五十户,在与恶霸李明江清算时,参加运动分得胜利果实者达一百零四户,占全村人口百分之九十六。七区黄石牙清算罗喜魁、焦进三等
7.黎城东崖底统一填补 赤贫农全部上升中农 内邱老区猛烈开展查减(《人民日报》1946-11-16)
[详细阅读]【本报讯】黎城老区东崖底经过二十余天的查减运动,已初步胜利完成。运动开始时,群众即提出“先诉苦,后出气,跟着算账拿东西”的口号,经过串通访苦,即掀起了四百五十余人的诉苦大运动,群众诉到痛苦处,有的即嚎啕大哭,要求彻底清算。群众提出“吃谷还谷,吃米还米”,一致向仍在继续剥削群众的恶霸地主冯保银等七户展开了总清算。收回土地三百三十余亩,大洋七十二万七千余元,房子一百三十余间,骡驴牛共二十头。经过统一填平补齐分配后,一百一十户贫农与二十五户赤贫全部上升为中农,每口人由平均九分地增至二亩多。赤贫岳保安家
8.太岳劳动英雄葛河堂 以自己发家经验 说服中农闹生产(《人民日报》1946-12-28)
[详细阅读]【本报太岳二十五日电】屯留六区有些中农误信特务“斗了地主斗中农”的谣言,生产情绪不高。劳动英雄葛河堂,看到再不准备就要耽误明年的大生产,即向群众宣传:“你们不怕,你看我不是在共产党领导下发的财吗?”他介绍了今年一年生产发财的情形:“我家大小共十口人,雇了三个长工,全家动弹,四十亩地打了三十多石麦子,一百六十亩秋地,打了六十多石谷子,十多石玉茭,二十石豆子,还有杂粮二十多石,大麻子、烟叶一百二十多斤。家里人今年纺花一百五十斤,织了一百二十多丈布,全家大小都穿了两套新衣,还缝了五条被子,在副业上喂了
9.临漳大力开展群运 强调反奸团结中农 翻身队已本此精神到各基点村进行工作(《人民日报》1946-07-15)
[详细阅读]【本报临漳讯】为了大力开展群众运动,目前临漳县委会又作出具体决定,号召全县在两个月内,青沙帐起前要将群众充分发动起来,以反奸清算为主,有的地区还在减租减息必须很快转过来,所有雇佃会的组织一律改为农会,吸收贫中农参加,针对过去缺点,提出反对单纯经济观点和干部包办代替,必须让群众自己起来斗争并和武装密切配合起来,整顿民兵,肃清奸细和伪军及其爪牙,镇压其便衣队活动,使武装成为群众运动的屏障。该决定特别强调不要损害中农利益要团结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促成新的农村统一战线。【又悉】晋冀鲁豫中央局,派往临漳之翻
10.涉县、长治经验: 查减中更要团结中农(《人民日报》1946-12-23)
[详细阅读]【本报讯】涉县在半月查减中,已有七十六个村轰动起来。运动之猛烈、迅速、广泛,为已往所未有,据初步总结,获得经验如下:(一)打破干部自满思想。许多干部都认为:“咱们这是老区,经过几年查减,工作早搞好了!”因此在运动初,召开了积极分子训练班,用农民未彻底翻身的具体事例,纠正了干部自满思想。(二)划清农民阵线,肯定中贫农是一家人,争取百分之九十以上人的同情与拥护。地主封建势力,看到农民运动的蓬勃,即想尽各种办法来破坏,收买干部,假“开明”,疏散物资;另一方面威胁利诱基本群众,挑拨中贫农纠纷,企图破坏运
11.沁县樊村查减 诱导中农诉苦(《人民日报》1946-12-23)
[详细阅读]【本报太岳十九日电】沁县樊村在查减中发现中农还在斗争圈外。反奸清算大会上虽有大部中农参加,但多系完全是应付与观望,有人问到中农有什么问题,答:“咱是帮助别人来了!”实际上樊村历经敌伪横征暴敛,绝大部分中农遭受浩劫他们也有许多苦。后在干部思想诱导下,全村中农倾倒苦水,形成一个中农诉苦会议,如史二和说:“咱听人说算账要算九次,想着用不着三次就轮到咱中农头上了,因此咱想参加斗争干什么?现在检讨起来,实在是多疑。”史二有说:“咱过去与贫农一样的反对封建地主的剥削,只是脑筋未通,这在大清算运动中误了翻身,
12.“杜八联”莲地村群众百炼成钢 火网中完成土地改革 全村百分之八十以上农民分得果实,赤(《人民日报》1946-12-24)
[详细阅读]【本报太岳二十二日电】济源“杜八联”之一的莲地村群众,在炮火中对封建势力实行总清算,完成土地改革。莲地村与其他“杜八联”的兄弟村庄一样,群众在武装斗争中百炼成钢,目前又在火网中对封建势力进行总清算。该村共一百一十四户,尚有地主三户,封建富农七户,及中农四十八户,贫农四十六户,赤贫十户,农民与地主封建富农的租佃债务关系,及奸霸案件,尚有二百零八件之多,全体农民团结起来,在“砍倒大树大家有柴烧”的口号下,终将奸霸地主斗倒,收回斗争果实土地一百九十二亩,牲口六头,房子六座,及粮食农具等。其分配办法,是
13.克服自满贯彻耕者有其田 张庄开展翻身大检查 通过检查深入斗争中农全部卷入了运动(《人民日报》1946-10-06)
[详细阅读]【本报潞城讯】张庄在五区是经过去冬发动群众的一般村,在开展翻身检查以前,区村干部都认为封建势力基本上打垮了,群众基本上发动起来了,土地问题已基本上解决了。但经八个区干部集中直接深入到最受痛苦的群众中去检查之后,知道张庄的群众还未充分发动起来,还有许多落后群众,遗留下的问题也很多。首先是封建地主不但没低头,而且积极活动进行反攻,地主郑林锁家有人在国民党军当团副,农会主席害怕变天,不敢说人家是个地主,说他是个富裕中农,出租的土地也没有给群众退租,家有三口人种的六十四亩地,仍过来是剥削农民的寄生虫生活
14.万余群众索还八年血债 武训四区摧毁奸霸统治 高邑四区团结中农大部村庄清算获胜(《人民日报》1946-10-06)
[详细阅读]【本报威县讯】武训四区反奸霸运动猛烈展开,一起来已有四十二个村庄,一万五千群众卷入斗争,彻底摧垮了奸霸统治,群众历来所受损失获得赔偿,收回了应得的土地。该区八九年来受着敌伪顽霸重重压迫剥削,早已民穷财尽。抗战后伪吴逆连杰即到达该地,以组织义勇军之名行土匪汉奸之实,抓兵抢兵三千余名,霸占群众土地三千余亩。恶霸地主们除高租剥削群众外,并与吴逆勾结,残害群众,贪污自肥。七八年来该区被敌伪奸霸逼死、暗杀、活埋、枪毙之无辜群众在三千以上。去秋该区始获解放,今春曾普遍进行减租、减息、增资运动,二百个工人和一
15.南宜固中农顾虑解除卷入运动 群运获得长足进展 南里信团结中农群运再起(《人民日报》1946-10-30)
[详细阅读]【本报阳城二十日讯】本县南宜固村在群众运动中,照顾中农利益,击败了地主造谣挑拨阴谋,使运动获得长足进展。今春群众斗争不法地主兼高利贷剥削者苏从川时,该村中农犹豫不决,采取观望态度,自己有苦也不诉,认为清算地主只是佃户的事。中农苏资胜虽曾受过苏从川的百般压迫,亦不愿参加斗争。后来经过群众诉苦运动的启发,他在斗争大会上诉了苦;但分配果实时给他四亩地,他却坚决不要。苏从川的狗腿苏炳旺更乘机造谣恐吓中农说:“将来有产者一齐斗,先斗后斗不过是迟早而已”。苏资胜害怕,乃提出要将二亩半自耕地交给村公所分给群众
16.掌握政策完成填平补齐 骆家村拒受中农献田(《人民日报》1946-11-03)
[详细阅读]【本报冀鲁豫三十日电】在此次清丰县大规模的土地改革运动中,骆家村群众向大地主骆锡贤展开清算斗争,索还了被掠去之许多土地,不少中农因此发生错觉,纷纷向农会自动献田。经全体会员分组讨论,认为中农土地都是血汗换来,故决定拒绝不收。如富裕中农骆万祥,有地一百三十亩,但全家共二十二口人,五个劳动力,他家又没有剥削别人,所以农会就没有要他的地。对其他中农,也都作了很好解释,中贫农亲密团结。经过这次查减该村军属每人补到三亩二分地,贫农每人补到二亩二分地,全村消灭了赤贫,实现了耕者有其田。
17.赔偿损失道歉联欢 西张耳庄团结中农(《人民日报》1946-11-10)
[详细阅读]【本报讯】肥乡四区西张耳庄,在过去群运中,损害了少数中农利益,致使中农不敢参加农会。自领导上强调说明中贫农是一家,经过一番酝酿,群众觉悟过来,于是确定了一个赔偿中农损失的办法:一、对损失较重,果实尚未分配者即完全倒回;二、对损害较轻,果实已分配者,从查减中有计划的补偿;三、对损害极少,时间已久者,开一个中贫农联欢会,在会上村干作道歉解释。经这样执行结果,中农都对农会马上表示很亲近。有一个中农,村中赔偿了过去让他买枪的钱,他自动的参加了农会,叫他娘参加了妇会,表现得非常积极,被选为小组长。共计这次
18.分别斗争对象照顾中农 大名四区深入填平补齐(《人民日报》1946-11-11)
[详细阅读]【本报威县六日电】大名四区自上月中旬起,全区七个小区的填平补齐运动已全面展开,斗争了奸霸地主等一百四十八人。另处理了中农成份的特务与贪污伪村长等七十二人。对这些人的问题只是让他们向群众认错改过,并未予经济上的处罚。在这一时期中,四区掌握中农政策上,有如下经验:(一)统一思想,使干部明确团结中农、吸收中农参加运动,是团结农民大多数的关键。在处理具体问题时要具体照顾,不是空喊。(二)小穷村要求斗争富裕中农时,要动员积极分子检讨,弄明白中农是如何致富的。说明中农虽也有小气、吝啬等缺点,甚至部分的放过高
19.屯留的办法好! 动员中农解除中农顾虑,发动贫农对中农讲团结的道理。 中农顾虑终于消解(《人民日报》1946-11-25)
[详细阅读]【本报阳城二十二日电】屯留一区干部耐心教育中农,解消了他们的顾虑,全体农民已团结起来斗争恶霸地主。该区前半年因掌握政策不稳,在清算运动中侵犯了中农利益,致引起中农害怕斗争,情绪不安。直至秋季,部分中农依然消极。北票村某中农说:“收秋时车上装了满满的谷,我还要坐在上面,并不心疼牲口,心想将来还不知是谁家的呢?”中农黄文绵说:“我心里疑惑,牲口也不想喂,几乎给饿死了。”情绪最不安的中农,多半是本身有毛病的。一种是生产较富裕的,每年打的粮食除吃外尚余一部分,借出去吃一点利,恐怕将他当高利贷斗争。有的是
20.冀中农业副业密切结合 互助发展播种及时 小型合作经营增加不少收入(《人民日报》1946-05-27)
[详细阅读]【新华社河间二十二日电】冀中各县在减租、查租、解决群众困难后,群众生产情绪大为提高;安国三区四十五个村庄中,即有四十一个村成立了互助组。安平一区二十五村组织了三六三个组。由群众自愿组合,不拘形式。此种组织,在高阳更为普遍,据四月中旬的统计:全县约有百分之三十以上的村庄均组织了男女生产互助组。抗属、贫民、孤寡的生产困难亦在互助中得到解决。安国劳动英雄于致祥,团结了刘家佐村的一百一十九户人家(共二八一户)成立了十个互助组,四个妇女纺织组,从农业互助上又组织了轧花、织布、卷烟,运销等十一个组的生产,在
21.退还中农献田后 清河中贫农大团结 冠县中农解除疑虑积极生产(《人民日报》1946-12-02)
[详细阅读]【本报威县二十九日电】清河填平补齐运动中,因为没有很好掌握中农政策,以致产生中农献田的畸形现象。县区领导上现已动员个别受地户将土地退还中农,加强团结。偏向产生的原因:(一)领导上开始虽提出坚决不斗中农,但中农献田要不要没有决定;(二)片面了解“什么都不错,群众发动不起来是大错”,而忽视了对政策的研究和掌握;(三)误解了填平补齐办法,以为每人超过三亩地,即要推平;(四)阶层划分不清,如后段砦是个穷村,每人最多平均四亩地,便确定每人四亩地为地主,三亩为富农,二亩为中农,二亩以下为贫农。还有些不分析剥
22.屯留县联会规定 中农问题调处法(《人民日报》1946-12-02)
[详细阅读]【本报讯】屯留过去在发动群众中,有些干部没把中农当成基本群众,开会不让中农参加,不吸收中农参加农会,甚至不少地方,还斗争了中农。于是形成了中农的情绪不安,生产消极,影响到翻身运动的开展。县联会搜集群众意见后,研究出几项对中农问题的调处办法:一、债务问题:凡手续已清者,不再追究,不论出利多少、大小,凡利过本者,清理手续了事。出利不足本或没给利和本者,补够本或还本了事。当时无力还者,分期偿还。二、借贷关系:过去借贷的东西未还,现在提出,以借多少还多少,借什么还什么了事,不得吃利滚。三、纠纷处理:如谁
23.圣佛堂“七一”前夕 欢聚畅谈翻身前后 全村九十八户,中农增至九十一户。 组织起来生产(《人民日报》1946-07-05)
[详细阅读]【本报威县讯】为庆祝中国共产党二十五周年,威县七区圣佛堂村的干部,劳动英雄、互助队长等,纪念“七一”的前夕,大伙欢聚一堂,畅谈三年来的翻身生活和全村变化情形。大家一致感到在共产党和民主政府的领导帮助之下,执行了减租减息与组织起来的正确方针,千百年封建剥削压迫下的劳苦农民,进行了历史的翻身运动,开始建立自己经济、政治、文化的新生活,全村面貌焕然一新。抗战前圣佛堂村原是个有名的富村,但正如农会主任耿兰玉所说:“那是少数几家老财的富村,他们越富,咱们就越穷。”在全村三千四百二十四亩土地中,五户地主共有
24.推进耕者有其田把身翻透 和顺城关群运再起 广大中农卷入运动恶霸地主低头(《人民日报》1946-09-21)
[详细阅读]【本报长治十七日电】在翻身队帮助下,和顺城关群运再起,规模较今年麦收前大至三倍以上,大部中农与老实农民均卷入运动。大部恶霸、地主经此次运动始真正向农民低头,群众始真正获得翻身。翻身队系于上月八日到达和顺城关,当即配合区、村干部进行对前半年群运的检查,发现群众翻身不够彻底,如东关李艮保,仍受着地主的残酷压榨,全家人伙盖着一条破被,南关农民卜福善婆媳俩伙穿一件衣裳,东关少数地主的土地仍占全村土地百分之二十二,且大部系上等地,贫农仍多缺少耕地而受重租剥削。南关群众则反映:“只翻了半个身”。检查原因为:
25.左权总结新区群运 二千余户赤贫上升中农 三千余户中农分到果实(《人民日报》1946-10-22)
[详细阅读]【本报长治十九日电】左权县顷发表半年来新区翻身运动总结。截至九月底止,已有九十二村初步实现了耕者有其田。农民共收回土地一万零八百余亩。二千二百卅九户赤贫与贫农上升为中农。中农有三千余户分得果实,生活更益上升。农民平均每人已有地三亩至五亩。经过这次运动,改造了许多村干部,密切了干部与群众关系。该县于去年四月解放后,去冬即开始发动群众,但在此长时期中,干部与群众之间积存了不少问题。如群众不满干部多分果实,已成为贯彻运动的一个障碍,八月以来,该县领导上明确提出“干部与群众一样,不得多得果实,号召过去多
26.永智县委四次指示各区 彻底肃清封建剥削 扶植新富农广泛团结中农(《人民日报》1946-10-28)
[详细阅读]【本报威县讯】永智县委四次指示各区,深刻检查工作,彻底消灭封建剥削。指示中强调提出:全县已有三百余村掀起翻身浪潮,解决了土地问题,但有些村庄封建剥削尚未消灭,地主仍然利用巧妙办法统治农民,很多假卖假当疏散土地,麻痹群众缓和斗争现象,还有不少村庄存在着贫农赤贫。为领导农民翻透身,彻底消灭封建剥削,应进一步的开展农民翻身斗争。并提出对富农只清算其封建剥削部分,对新升富农要扶植其发展,广泛吸收中农参加组织,坚决不损害其利益,如已违犯者,要在分配果实或生产中多加照顾,弥补其损失,或适当的给予赔偿。(士杰
27.周五则养猪五年赤贫变为富中农(《人民日报》1946-10-31)
[详细阅读]【本报长治二十六日电】榆社一区板坡赤贫周五则,养猪五年,升为富裕中农。周全家十口,房地毫无。四一年八月开始喂了三个母猪,四二年二月发展为十八个。四三年灾荒时,人没吃的,喂猪更是困难。周乃向邻家借了二斗豆做豆腐。豆腐卖了再买豆,豆渣人吃,豆浆水喂猪。到四四年,除补助全家生活外,以养猪余利买了驴一头,花十斤,并存大洋四千元。去年一年,大小母猪生下三窝,共三十余只。小猪卖了得利四万四千元。卖驴两头,买地十五亩,花四十斤,补助全家细粮十余石。今年又生小猪两窝,共二十余只,卖洋二万二千元,买地五亩,房院一
28.@壁用事实揭穿特务造谣 中农返乡参加斗争(《人民日报》1946-12-25)
[详细阅读]【本报太岳二十二日电】阳城七区@壁村逃往他乡的中农,在我不斗中农的正确方针教育下,都已返回家乡。@壁村开始发动群众时,大部中农被国特造谣恫吓未参加斗争,因此在第一次斗争大债主畅吉祥时,三十余个中农挑担子往外走,逃避斗争,亦未分得果实,但经一年的运动,并未损害过中农,并且中农还分得斗争果实,因此逃往外乡的中农,都陆续返回,终年在外的中农段振其,后悔的说:“上大阳,下黑渥,不如在家提意见。”要求参加农会,参加斗争。现在全村中农皆卷入斗争,分得斗争果实,占全村农民分得果实的百分之十点八,鼓舞了中农的斗
29.翻身之后生产发家 莒南农民生活上升 官庄一百零九户佃户,一百零八户上升为中农富农。(《人民日报》1946-07-14)
[详细阅读]【新华社临沂十日电】滨海区莒南县(莒县之南部)人民经两年半的大生产后,经济生活普遍上升、以区村单位为例:大店区史官庄全庄四十五户原均佃户,努力生产结果,全庄耕地面积由二百四十亩增至千余亩,其中八户上升为富农,另三十七户全部升为中农。兰墩官庄全庄共一百零九户,过去也是佃户庄;两年半中,一百零八户上升为富农及中农,余一户亦升为贫农。前泉区龙头庄全庄一百二十三户中,原有四十二户贫农现已减至五户。筱宾区全区五千三百二十户中,有五十户中农贫农,升为富农;有三千一百二十户佃户雇工,上升为中农。个人生产发家为
30.广大中农参加斗争 安阳群运重新展开 十余万人卷入运动汉奸恶霸低头认错(《人民日报》1946-08-02)
[详细阅读]【本报安阳讯】安阳群众运动,半年以来,曾取得相当成绩,但因对中农政策上犯了一些错误,运动中损害了中农利益,致使运动未能更深入普遍的开展。六月底县里召开全县积极分子会议作了深刻检讨,明确提出团结整个农民阶级向封建集团进攻的方针,大规模的清算运动即又重新展开。至七月中旬短短的十五天之内,计已有六十九村运动起来,有一百零二村正在行动与酝酿中。由于中贫农团结问题得到解决,广大中农参加运动,好多村庄百分之八十以上户数都参加斗争,卷入运动的共十几万人。阜城九百三十二户中,即有八百四十户参加了诉苦和清算。运动
31.临漳城郊群运初步打开局面 减租与反奸结合进行 中农参加斗争群众阵容壮大(《人民日报》1946-08-03)
[详细阅读]【本报临漳讯】本县城郊农民第二次减租运动与城关贫民反奸清算结合进行,已初步打开局面。今年春天,城周洛村等地百余佃户曾向大地主王贵德发动过一次斗争,倒回一季粮食,但因没有吐出恶霸地主依仗敌势给予自己的痛苦,思想上未能自觉,事后有部分雇佃又把粮食悄悄给地主送回去,运动陷入消沉。最近城关群众反奸诉苦运动起来了,洛村佃户在他影响下,串联了三个村的百余佃户向政府请愿,要求和恶霸地主王贵德和汉奸王老步子算账,领导上把反奸与减租结合起来,群众斗争情绪突趋高涨。上月下旬城周五村雇佃联合城关九村贫民六千余人,向临
32.运动中团结改造中农 晋城群运获新进展(《人民日报》1946-09-18)
[详细阅读]【本报阳城讯】在去冬今春反汉奸反恶霸初期,许多干部都认为中农是“中间人”,滑头动摇;贫农认为中农是有法的,与地主有勾结,于是形成普遍的中、贫农不团结,农会对中农关门等现象。柳泉村当时廿九个农会会员中,只有一个中农,还是十二政变前的老议盟会员。×区斗争对象一千二百四十六人,有一半是中农成份。三月的县委会议检讨了这一偏向,总结并传播了保伏村“追后台”与“洗脸”的成功经验,着重提出“农民是一家,目标是地主恶霸”,各地乃很快开始了转变。大批中农成份的伪军伪组织人员与小走狗、小恶霸纷纷在治病救人的“洗脸”
33.团结广大中农卷入运动 襄垣三区全面开展清算 五十四村初步实现耕者有其田(《人民日报》1946-10-04)
[详细阅读]【本报长治一日电】襄垣三区于九月中旬总结八月以来的群众运动,认为由于翻身队的帮助与全体区干部的努力,一月来最大的收获是团结了广大中农,转变了混乱局面,使运动不仅走上了正轨,而且普遍到绝大部分村庄。全区一百零三个自然村,除六个自然村外,都开展了清算运动。其中五十四个自然村已经走向深入,初步实现了耕者有其田,农民每人都有了四亩到六亩土地。这一新的运动开始时,中农普遍存在“割韭菜”思想,情绪十分不安;贫佃农也有排斥中农的情绪。许多村子首先召开了中农座谈会,让大家说“心里话”,诉苦,解决了中农的怕斗争思
34.太行经过三个月群运 农会民兵壮大一倍 广大中农与老实农民涌入组织(《人民日报》1946-11-05)
[详细阅读]【本报讯】太行农民经过了八月以来的彻底清算翻身运动,全区有组织的农民,较前增加一倍。据沙河、和顺、安阳、武安四县的三百七十六村统计,七月前有农会会员二万六千五百余人,现增至五万零一百余人。民兵由六千三百余增至一万零六百余。这些群众是在两种情形下组织起来的:一个是运动前就有农会组织,但多不健全,在此次运动中得到改造而壮大起来,如平定冯家庄等。一个是运动前没有农会组织,在运动中由诉苦小组、翻身小组逐渐发展成正式农会,如祁县唐河底等。组织壮大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吸收广大中农和老实农民参加农会和民兵。据沙
35.团结中农! 冠县开始填补运动前 政策交群众讨论(《人民日报》1946-11-24)
[详细阅读]【本报威县二十日电】冠县老区的填平补齐运动即将普遍展开。领导上为切实掌握团结中农的政策,运动前与两千余县区村干部作了讨论,强调了团结中农。大部村庄亦召开了群众大会,普遍分组讨论,以生产剥削关系为根据,划分了阶层,提出中贫农是一家。目前,三区有三十四村研究好该查对象,有的已经斗起来,有的村正准备斗争,有十四个没斗争对象的村庄转向组织互助生产。四区因受武训、莘县新区群运大干的影响,加以有的村没很好的宣传政策,如凤庄农会讨论斗啥人,即提出斗肉头户;小张庄没有酝酿成熟,误认富中农为富农,致使中农、富中农
36.怎样在大动中团结中农——大名杨未城的工作经验(《人民日报》1946-11-24)
[详细阅读]赵芸一杨未城是大名三区一个村庄,全村三百户人家,在阶级划分上有地主有富农也有不少的赤贫农,但中农占着绝对多数。在群众大动之初,领导上虽也曾在群众大会上宣布了“不斗中农,并吸收中农参加斗争”的中农政策,但由于领导思想不够明确和肯定,于开始斗争时,对象中除地主而外,就扣住了四个中农,并准备斗争他们,理由是他们对群众都真正多少有点亏欠,但没料想到正因为扣住了四个中农,本村整个中农阶层却发生了以下的变化与表现:(一)一部分中农涌进了农会,有的是在我们宣布了中农政策之后,消失了过去的疑虑;而有的则是一面表
37.彭玉柱抓紧团结中农 小洋村地主终被斗垮(《人民日报》1946-12-16)
[详细阅读]【本报威县十三日电】景县农民领袖彭玉柱、阎之仲,领导农民进行反特翻身斗争,深得群众拥戴,小洋村自有了农会后,便与村里的封建势力展开斗争,地主曾组织过“富人会”,操纵一部分坏分子,向农会进攻未逞,即又组织红枪会,直接勾结敌人,抓捕农会干部,想摧垮农会的组织。在这种严重的情况下,农会主任彭玉柱、阎之仲等,虽被迫离开本村,但仍在附近各村进行隐蔽活动,经过了一段艰苦的斗争,地主的红枪会垮台了,群众初步的抬起头来。凶恶的地主为了对群众报复,又无耻的组织了“暗杀团”,彭玉柱领导着会员们继续斗争。阎盛林一时警
38.郓北检讨群运中关门思想 团结中农共同翻身(《人民日报》1946-07-12)
[详细阅读]【本报荷泽讯】冀鲁豫郓北七区,经过五、六月份的反奸运动,组织起来的群众只占全人口九分之一,广大中农,还没有参加农会。其原因,一是领导上缺乏教育,致使部分贫农有排斥中农情绪,认为中农都是好户,不饿肚,和贫农不能一心。第二是领导干部中存在着:“先贫农、后中农”,“重贫农、轻中农”、甚至“不要中农”的思想。只接近贫农,不接近中农,中农不了解政府政策,怀着疑虑。第三、在运动获得初步成绩、各村农民组织建立之后,干部发生自满情绪,作风渐不深入,不去认真了解广大群众特别是中农的情绪与要求,对“组织多数”的重要
39.安阳新区解决群运遗留问题 贫中农团结斗争胜利 临漳北东坊农民认识团结力量大(《人民日报》1946-07-20)
[详细阅读]【本报讯】安阳新解放区水峪、积善一带最近解决了群运中遗留问题,广大中农涌入农会,群众情绪顿现活跃,群运有新的发展。该地近半年多群运中,曾在反奸霸、反贪污、清债赎地、派购枪支子弹、为失业雇工找雇主等问题上侵犯了中农利益,使中农发生恐惶、疑虑。贫农中则有“怕中农动摇”、“怕中农分果实”等错误思想,不愿吸收中农参加农会。反动分子借机挑拨,更形成中、贫农不团结。积善村的斗争果实,由于农会力量小,地主恶霸就无耻抵赖、拖延,不肯吐出来。有些吐出来的,由于分配面太小,也造成反动分子挑拨的借口。村干部积极分子自
40.雇贫中农是一家 不向地主那头拉(《人民日报》1946-07-20)
[详细阅读]【本报讯】冀南临漳北东坊村地主制造贫农与雇佃农及中农矛盾,经农民一致团结,击破其阴谋,开展了清债赎地运动。该村地主集团今春听到他地贫农清债赎地消息,即假装照顾穷人生活,将灾荒年从贫农手里低价夺得的耕地三百多亩,低价分散出典给雇佃农,另一部卖与中农。有些贫农想承典,地主说是“不够条件”这样激起贫农与雇佃农及中农互相忌妒,四月间该村贫农酝酿赎地,地主对雇佃农与中农说:“他们赎了地,你们就不能吃这季麦,恐怕柴草也分不上。”并挑拨雇佃农到区报告,说“贫农要赎中农的地”,区里不明真相,即依照“不侵犯中农”
41.元朝七区抓紧运动环节 发展农会民兵党员 斗争中农代会统一领导各组织行动 为使果实分配(《人民日报》1946-12-05)
[详细阅读]【本报威县二日电】元朝七区胜利完成土地改革,运动中区村农代会成为名符其实的领导机关,领导农民斗争,各部门都在农代会的领导下,统一行动。如村长和武委会主任是村代表的则参加代表会,是会员的则划入小组起骨干作用。县区干部为了树立农代会的威信,都不以县区领导干部出现,而给代表会作参谋,作为群众的一员。运动中抓紧了发展群众组织,发展民兵,发展党的几个时机:在酝酿斗争时期,充分的发展了群众组织,大量的吸收了中农和去冬运动以后产生的积极分子参加农会,壮大了斗争的阵容;在打击封建顽固地主的凶焰以后的紧张胜利空气
42.万二千余户农民获得斗争果实 翼城贫中农生活上升 浮山中农卷入斗争群运迅速开展(《人民日报》1946-08-08)
[详细阅读]【本报阳城讯】翼城经过二月份以来翻天覆地的农民翻身运动,全县除了占人口百分之○·五的十八个小山庄外,全部掀起反奸霸或减租清债斗争,摧垮了封建地主恶霸统治,农村的阶级成份已起了急剧变化。据六月初统计,获得斗争果实的农家,在二、四区各占总户数百分之八十三以上。三区虽为老区,也占百分之五十点二,全县合计获得斗争者共有一万二千四百九十三户。二区赤贫全部消灭,四百九十四户佃农有三百一十五户上升为中农,一百二十户上升为贫农。贫农有九百四十四户升为中农,三十六户升为富农。中农也有五十一户升为富农。该区上吴村三
43.大胆放手猛烈开展翻身运动 沙河向奸霸地主总清算 五十八村达到耕者有其田 大部中农奋起(《人民日报》1946-10-11)
[详细阅读]【本报沙河讯】沙河群众自八月十日到九月底的五十天中,掀起对奸霸地主的总清算运动,全县一百五十六个村,已有五十八个村达到了耕者有其田,七十四个村正走向耕者有其田,其余二十七个村也已开始运动。该县农民要求实现耕者有其田为时已久,六区积极分子听到要放手斗争地主恶霸的消息后,都欢呼着:“这不是对了吗!”急着回村发动斗争;四区积极分子开会时,村干部高兴得迫不及待,晚上抽空回村就掀起运动。普通店群众迫切要求彻底翻身,许多农民全家一齐诉苦,中汪村群众忘寝忘食,一连斗了四天四夜。各村有百分之九十的中、贫农团结起
44.如何取得中农的同情和满意(《人民日报》1946-11-15)
[详细阅读]贺笠一、中农问题的引起太岳区九个月来的群众运动,团结广大的中农参加了斗争。特别是今年春季诉苦复仇运动,许多地方的中农都打了先锋,站在运动的前列;就是在减租清债中中农参加的亦不少。但是由于我们有些同志没认清中农也是受封建剥削压榨的基本群众,因而有些地方在反奸清算、减租减息与退租退息等斗争中,带了一些中农。虽然这些被斗争的中农在中农这个阶层说来是少数,但从被斗争对象来说,他们在不少的地方是占着相当大的数字。引起中农被斗原因是很复杂的,在中农当中确有个别为群众所痛愤的汉奸、恶霸。如夏县有一个汉奸兼恶霸
45.共同诉苦共分果实 林县抓紧团结中农(《人民日报》1946-11-15)
[详细阅读]【本报讯】据林县联合办公室十一月五日报导:在秋前后这一段群运中,各区在团结中农上均已获得一些成绩,十一区分得土地房屋的一○四一户中有百分之三十八是中农,分得物资的三六八八户中有百分之七十是中农。五个区的统计新发展的农会会员大部是中农。秋前运动中不少村庄雇、佃、贫农与中农的隔阂很多,如不让中农进农会,怕中农不坚定出乱子,怕人多了自己少分果实等。还有的村庄如焦园寺、六家峪等村,因村干包庇地主或地主以“开明”迷惑群众,因而斗争到中农身上。也有的村庄因地主已斗倒,领导运动没有找到深入的方向,把一些中农当
46.宋窑群众一致通过 全部退回中农献田(《人民日报》1946-11-15)
[详细阅读]【本报威县九日电】元朝宋窑村在填平补齐运动中,一部分中农因对我政策不了解,加以特务破坏分子造谣,便恐慌不安。最近群众大会上,有六个伪人员(中农成分),坦白自己的错误,并献出若干土地。于是一般中农都更加恐惶,打算“自动”土地。后在小区汇报,谈到这一问题,大家认为中农“自动”地系对政策不了解、害怕斗争,如果接受了,更会引起中农不安,影响农民团结。当即决定将已接受的一律退回,并召集农会小组长会议,说明“中贫农是一家,中贫农团结起来才能打退大小老蒋的进攻。”全村三十个组长分六组讨论,四个组同意完全退回,
47.冀南日报发表短论 号召贯彻中农政策(《人民日报》1946-11-15)
[详细阅读]【本报威县十日电】此间冀南日报顷发表短论,号召贯彻中农政策。指出组织百分之九十群众,是群运必须贯彻的方针。永智反奸诉苦运动中,有百分之九十的农户参加斗争,宁南农民翻身运动中,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中农参加农会,元朝填平补齐运动中,及时宣传了中农政策,团结了中农参加斗争,是值得各地学习的。又称:新近开始填平补齐运动的某些地区,虽曾提出了团结中农,但在实际运动中却没有掌握好,有的区村斗争了中农,有的区村中农,生恐慌,大吃大喝,不事生产。有的区村中农“献田”,有的区村以不斗中农、中农安心为满足,不积极团结他
48.过分强调照顾中农 忽视充分发动贫雇 高邑一区正力谋纠正(《人民日报》1946-11-15)
[详细阅读]【本报高邑讯】本县一区在填平补齐运动中,改正了过去的错误,认清农民团结大翻身,贫雇农是翻身斗争中的骨干。一区在前半段运动中,过分强调了结团中农而忽视了发动作为骨干力量的贫雇农。上月十四日,三百余积极分子的大会上,专门讨论了这一问题,大家一致认为:“贫雇农是翻身的火车头,如发动不够,翻身运动就搞不彻底。”目前各村已注意这一问题,运动渐深入。落后的贫农也都大部卷入运动,要在这一次翻透身。(林霄)
49.克服割韭菜思想团结广大中农 涉县普遍进行填补(《人民日报》1946-12-12)
[详细阅读]【本报长治十日电】在“填平补齐彻底实现耕者有其田”的口号下,老区涉县马布基点(包括南北乱石岩,南北郭口,龙虎等村),自上月十三日起至二十三日,已全部对恶霸地主展开诉苦清算运动。南北乱石岩在二十四日,斗争已胜利结束,现群众正积极讨论分配果实。南北郭口,马布,龙虎等村,二十二日已先后展开猛烈斗争。全基点参加运动的农民达二千余人。运动之初首先进行了调查,发现干部与群众中普遍的存在着,怕“纠正”、怕不解决问题,对运动不感兴趣的思想,中农有怕斗争割韭菜思想。个别干部包庇地主,群众不敢斗争等问题。了解思想症
50.晋城屯留加强农民团结 检讨谁曾误斗中农 退还东西承认错误(《人民日报》1946-12-19)
[详细阅读]【本报太岳十四日电】晋城四区翻身英雄大会上,大家深刻的检讨以往错斗了中农,某英雄痛心的说:“共产党未到以前,咱们贫农与中农如同没娘孩的弟兄一样,受地主封建势力的剥削欺压,如今互相认识了斗争中农即是损害“骨肉之亲”。阳城横岭村,去冬曾被地主挑拨,误斗了劳动起家的中农高三六亩地,五石粮,在彻底挖穷根斗争中农民自认错误,原盘退还,从此加强了贫农与中农的团结。屯留西王坡召开全村群众会议,在会上农民自动退出误斗中农的果实,如刘明志、宋六孩被斗争的粮食全部退还,中农忧虑始被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