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新闻网老婆专题老婆,丈夫对妻子的称呼,不同的人对老婆有不同的称呼,如古代皇帝称老婆叫梓童、宰相称老婆叫夫人等。另有同名歌曲及电影。
1.失宠的小老婆(《人民日报》1947-05-18)
[详细阅读]美副国务卿亚泽逊十一日公开透露所谓杜鲁门主义的一个重要内容,是要重建反动的德国和日本。麦克阿瑟本月六日对日皇裕仁密谈时,也说:“我将尽力保卫日本,如保卫美国一样。”这个消息对于反法西斯同盟各国人民,是一个警告。中国人民对于反动日本之重建,尤其不能容忍,必须坚决起来反对!美国重建日本的消息,对于蒋介石集团也是很大的讽刺。因为他们空前无耻的卖国,原希望作远东方面美国的第一宠儿;现在美国公开表示更宠爱日本反动派,在蒋日关系上完全袒护日本,连蒋介石挂过几年“抗日”招牌的面子也不敷衍一下。蒋介石今后虽仍将
2.我老婆子还要多活二十年(《人民日报》1947-06-14)
[详细阅读]高树基我们在西曲沟帮助刘老太太割麦时,边割边谈起来。“俺西沟第一个大老财就是刘辰,他大儿子叫‘老刻子’,这个外号是穷人们给他叫起来的。我老婆子在西曲住了五十多年就不知到他的正名儿,老刻子,老刻子,真能刻薄人啊!“前年个咱们八路军还没有来的时候,我给他割麦子。交代的是一天六块钱,割了好几天,腰疼胳膊酸的,算帐的时候他死赖皮,只给三块钱………。我老婆子一分地都没有,听说八路军来了给穷人分地,我高兴的有时候连觉也睡不着了,老是盘算着先分老刻子的地,这狗日的将来算帐,请来千二八百个能写会算的人也算不清,
3.平市各报论时局 美国支持日本复活 蒋政府已成失宠小老婆(《人民日报》1947-08-19)
[详细阅读]【新华社陕北十七日电】据美联社北平十五日讯:平市各报皆于十四日日本投降两周年时发表社论,指出日本正由美国支持而复活,从魏德迈的使命中看出中国已降到“与朝鲜同等地位,”蒋政府已丧失了“五强之一”的地位。“世界日报”亦于其社论中指出两项事实,即美国海军部取消了强奸犯皮尔逊的判定,而“三个强奸日本女人的美国兵,却给予终身惩役,”以及蒋政府屡次要求美国贷款而尚未到手,“日本却毫无困难地获得了六万万美金的美国贷款”(按:东京“读卖新闻”载是五万万五千万美金),表示出蒋家小朝廷作了位居日本之下的美国“小老婆
4.魏县民兵故事 为老婆孩子而战(《人民日报》1947-01-20)
[详细阅读]亦@爷儿俩十二月一日,是农会代表吴信文给儿子娶媳妇的喜日,亲友街坊都拥来看新媳妇。刚刚拜过花堂,回隆镇的炮声、机枪声响成一片。吴信文对亲友们说:“顽固军来了,我们民兵大队快去打!”他很快的拿出枪来,两枝“独眼龙”插在腰里,提着一支步枪,并喊儿子:“快拿上枪到大队去”。爷儿俩紧急的跑出家门,一直向民兵集合地奔去。咱为老婆孩子打仗民兵们坚守在回隆寨墙上,蒋伪军的冲锋被打退了,但炮火仍异常猛烈,显然敌人还要继续冲锋的。张士斌一面瞄准,一面作战斗动员:“咱们都是翻身人,老婆孩子有了饭吃,咱是为老婆孩子打
5.村干部娶老婆 要警惕地主阴谋(《人民日报》1947-03-01)
[详细阅读]要警惕地主阴谋编辑同志:长治二区针漳村村长高满景,过去是个住庙的赤贫,翻身后,得地十六亩,房七间,驴一头。但他只顾自己,要和斗争对象的一个大闺女(十七岁)结婚,区干阻挡不住,非结不行。在结婚时,大举铺张浪费,在斗争果实中,拣上好东西给女人做花鞋,拿上银器给女人戴。请全村人去吃饭,仅喝酒一项花洋七千多元。村长还偷偷的到岳父家(斗争对象)去看望。其它干部不敢吭,群众偷偷的说:前几天是斗争对象,这几天是村干老婆,这样翻身忘穷人,真是忘了本啦!结果会包庇封建地主,腐化堕落,脱离群众的。我们想这种现象,值
6.毒打老婆也是犯法 平山一区区长来信说明打人真象(《人民日报》1948-10-27)
[详细阅读]平山一区区长来信说明打人真象编辑同志:人民日报第一二四号报载批评与建议“不要轻易捕人打人”一文,与实际情况有出入,特作说明如下:卢海昌并不是荣退军人,是从部队没手续下来的,寄居平山东街,娶妻崔果果已二年,今春卢又与肖妮妮通奸,因之对果果经常打骂,这次已是第七次打老婆。事情直闹到区公所,经区委老康劝说也无效,卢回家后即闭门逞凶,将脚踩在果果肚子上,踩得流血流沫,街坊两三个妇女到区报告,最后将窗子闹开,才算拉住。这时果果左臂已经脱了骨,躺在地上不能动,区干部便将卢叫到区里谈话(并非逮捕),我问卢:“
7.西井富农干部霸占雇贫老婆 武安政府包庇恶霸 官司打到边府两年还没解决(《人民日报》1948-01-16)
[详细阅读]【本报消息】武安西井村雇贫郭文章被富农出身的农会主任霸占了妻子,打官司从区打到专署,打了两年都碰了钉子,各级政府都没有站在阶级立场上解决。这次他来边府告状,并亲至本报要求代笔将他的意见登在报上。事情是这样:郭文章是武安西井村一个雇贫灾民,父子三人给富农王文义家(王文义是富农还是地主出身,还值得重新审查)受苦,租种过九年山地,还替他修过一亩地。每年出一石八斗租子。二十岁后又到山西种山地,家里人不服水土,老婆和兄弟哥嫂都病死了。三十年逃荒到黎城上窑开饭铺,父亲留在老家,把房、地(二亩)卖光也饿死啦。
8.集乐村贫雇张万方要求摆脱地主老婆 当地领导上应该马上给解决(《人民日报》1948-01-25)
[详细阅读]当地领导上应该马上给解决编辑同志:集乐村张万方,年五十几岁,自十四岁与人家当长工,到四十多岁才回家买了二十多亩歹地种。他妻在三十一年灾荒时因没法生活愁死了,丢下二个闺女都嫁了。有三个儿子,大儿子现年二十五岁,三十四年古历七月参军了。张万方与他大儿媳和二个儿子过日子(二儿子十七岁、三子十多岁,都未结婚)。去年古历十二月张与本村地主王××之妻(年五十六)结了婚,到去年正月时他妻的女婿来过节,他妻叫张万方与她女婿(亦是个地主)割肉装酒,张万方因钱困难不肯,这就惹起她不如意,晚上与张万方生气躺到炕上不起
9.沁县阎家沟地主女人 仗势害死贫雇老婆(《人民日报》1948-02-13)
[详细阅读]【太岳消息】沁县五区阎家沟杜青云,原系经营地主,是个赌棍,一份家产卖了个光,后来到我游击队当伙夫,因挂彩退伍回家。去年参加土地改革运动,一时假装积极,被选为村里的“翻身英雄”,又混进党内,还当了农会常委。在翻身中,他和两辈子放羊出身的阎娃娃伙分了地主阎黑汉一座院子,杜青云和阎黑汉老婆结了婚,这个女人还住在原来的房子,仗着干部势力,经常欺侮阎娃娃。她恨阎娃娃不该分了她的房子,总想找机会报复。一天杜青云的女儿到阎家弄水,和阎娃娃老婆吵起嘴来。杜青云老婆把阎娃娃女人骂了一顿。阎娃娃回来很生气,但惹不起
10.赵县郜老训老婆控诉地主 她到如今还在讨吃过日子(《人民日报》1948-02-14)
[详细阅读](世杰代笔)编者按农民们:我们报纸,欢迎大家在这里控诉地主的罪恶,揭发工作中的缺点,发扬那些咱们农民认为好的、合适的事情,提出自己的要求和改进工作的意见。凡是大家提出的机关、团体、个人,他们都要表示态度。该作检讨的作检讨,该按照大家意见办事的要接受下来办。有不对的地方可以作解释,提出不同的意见。大家会写的,就自己写。不会写的,可以找报馆的通讯员、记者和当地的干部写,要不就亲自来报馆跑一趟,再不行,写个信给报馆,打个招呼,我们就可以想办法。我是赵县边村人。我男人叫郜老训,今年五十八岁了。自小当长工
11.区秘书为啥批准我的老婆离婚?(《人民日报》1949-01-08)
[详细阅读]冀南军区纺织工厂张振华编辑同志:我有件婚姻问题,没法解决。我是冀鲁豫清丰县人,因祖父在邢台市南关落户,一九四七年秋天与南关刘新德之女刘金贵结婚。结婚前在四区区公所办的订婚手续。结婚后三个月后,我准备和补充团南下,便将女人留在邢市他娘家。因工作忙,我五个月没回家,也没写信。今年二月她本街柴良生张玉振和妇女主席郭二妮等,造谣说我在河南牺牲啦,并对我妻说:“有很多人要斗争你哩,我有个办法不如早给你找个对象,有一个荣退军人,和区里史秘书很不错,谁也不敢斗他,你看怎样?”就这样又吓唬又劝说的十几天内就由史
12.曹起顺开小差老婆也表示不满(《人民日报》1949-01-23)
[详细阅读]【本报讯】民工开小差,自己老婆也瞧不起。参加太原战役的涉县五金庄民工曹起顺,偷偷离队回了家,老婆一见很奇怪,问他:“太原打下来了?”村长听说也来看他,曹起顺假借“排长叫我回家看看”为词支吾,老婆说:“场都收了,地也耕了,家里没有困难,不是打信告诉你们了?看什么?”老婆知道他是开小差回来的以后,对他很不满意,问他:你怎么对得起乡亲!?曹起顺内心有亏,两天不敢出门。该村一向工作良好,几次受到县、区表扬,这次曹起顺开小差,村民都感到“给村中造污点”,报告了区公所。去区的路上,他连头也抬不起来,三五成群
13.打老婆和任何侵犯妇女人身自由的行为都是犯法行为(《人民日报》1951-11-21)
[详细阅读]华北大学工学院副院长曾毅殴打前妻王益智等三案的发生,说明在若干革命的机关、学校甚至若干较高级的老干部、老党员中,也残留着男尊女卑的封建思想、并表现为野蛮落后的殴打妇女和侵犯妇女人身自由的行为。对于这些犯罪者进行公审并给予应得的法律惩处,是完全必要的。不这样,就不能有效地贯彻实现婚姻法,就不能彻底肃清上述野蛮落后的现象,保证妇女获得完全的与男子平等的自由权利。在旧社会,像打骂妇女和其他侵犯妇女人身自由之类的事件,一般是无人过问的,法院自然也不会去干涉这些事情,以保障妇女权利。但是,在新民主主义的社
14.傅老婆婆(《人民日报》1956-12-03)
[详细阅读]王克浪我在傅老婆婆家里住了一个多月,正当乡里进行人民代表选举。傅老婆婆七十多岁,发已全白。牙齿掉了一多半,走路摇摇摆摆的,有时从房里走到晒坪,还拄着一根土地改革时分到的弯弯曲曲的拐棍。国庆节前一天的黄昏,傅老婆婆像盼望女婿似地走到大门边,望望阴沉沉的天,失望地说:“这个鬼天气,真捣蛋!”这时,村后边噹噹地传来敲锣声,一听是村主任在喊大家准时开会。傅老婆婆又自言自语地说:“听他喉咙都喊哑了,等一下怎么作报告。”原来今晚村里要开选民大会,由六位候选人作报告。这以前,群众已经讨论了几个晚上。群众不反对
15.老婆婆与“水牛王”(《人民日报》1958-08-30)
[详细阅读]江西广丰县正传颂着一件美事:新店乡光辉农业社六十三岁的老婆婆陈凤兮饲养了一条“水牛王”。这条水牛的身材比一般大水牛高一尺、长二尺,长得膘肥腿壮,四肢腾开,皮毛光滑,活像个狮子;力大步宽,一天能耕九亩五分水田,比一般的大水牛快一倍。犁田时需要两个身强力壮的青年小伙子扶犁才能跟上它,社员们夸奖它像台小拖拉机。两年前,“水牛王”是许多社员不愿意饲养的一条又矮又瘦的水牛。在一次社员大会上,陈凤兮自动要求把这条水牛给她饲养。老婆婆把牛牵回家后,两年如一日,像抚育自己的儿女一样细心饲养。春天里,天朦朦亮就牵
16.老婆婆工厂(《人民日报》1958-10-08)
[详细阅读]湖北省监利县的朱河镇,最近办了一个布壳(做鞋用的)厂,全厂的工人是十四个白发苍苍的孤老婆婆。解放前,这些老婆婆都靠行乞度日,生活很困苦;解放后也是靠政府救济才能维持生活。在大跃进中,这些老婆婆们说什么也不愿意单靠政府救济生活了,便要求政府帮助她们建立了这个工厂。布壳厂开工的那一天,天刚蒙蒙亮,老婆婆们就喜气洋洋地去上工了。这一天,她们一共做了三十多块布壳;现在,她们每天已经能做八十多块了。厂里的收入除留一部分公积金外,其余的都作为老婆婆们的工资,每五天发一次。这样,不但为国家增加了财富,也改善了
17.爱粮模范——乐老婆婆(《人民日报》1960-11-14)
[详细阅读]江西宜春县西村公社社员、六十七岁的乐金华老婆婆,在今年夏收和秋收期间,从已收割的庄稼地里,拣回了七百零二斤粮食,因此被群众评为全社爱粮模范。乐老婆婆出身贫农,解放前,过着半饥半饱的日子。解放后,特别是公社化后,乐老婆婆家的日子越过越好。想想过去,看看现在,使她对党对公社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她年纪已经很大了,队里没有给她分派工作,可是她看到什么能做的就做什么,一时也闲不住。她特别珍惜粮食,看到队里临时放粮食的地方没有门,为了不使粮食受损失,她就主动地把自己家的房门拆下来安上去。平时,只要看到谁糟蹋粮
18.上海市千多家“夫妻老婆店”重整旗鼓 发扬“细、小、杂”经营特色,方便群众生活,受到(《人民日报》1980-08-05)
[详细阅读]本报讯据上海《解放日报》报道:开设在上海市街头巷尾的一千多家“夫妻老婆店”,在对他们经济上采取一系列放宽政策以后,重整旗鼓,发扬“细、小、杂”的经营特色,积极为群众生活服务,成为社会主义商业的一支重要力量。上海的“夫妻老婆店”,遍布在全市各个居民区,经营着与人民生活关系密切的烟、酒、糖果、糕点、冷饮、油酱、酱菜、小百货、小五金、小土产、小医药等几百个品种。他们早开门,迟打烊,经营方式灵活,有的还兼办传呼电话、代售邮票、代发牛奶等服务项目,深受广大群众欢迎。但是长期来,在极左路线的干扰下,他们被当
19.顾局长为老婆孩子干了些什么?(《人民日报》1983-04-16)
[详细阅读]从湖北省燃化局调任建工局局长的顾亭,1978年以来,为女儿提干、入党、升级、分房,为老婆升官、升级,为包庇犯罪的儿子逃避法网,费尽了心机。他的女儿顾××原是省科学院的工人,1979年被他调到建工局物资供应站,和他在一个大楼办公。顾××不是党员,但却被安排搞机要工作。她来供应站后,对工作很不负责,第二年上半年竟升了一级。同年11月,不经站领导集体研究,又不经省人事局审批,顾亭擅自将女儿转为干部。1982年,又插手将她拉入党内;1982年9月,他还给女儿搞了一套新房子。顾亭的女儿顾××表现如何呢?三年来,经常迟到早退,即
20.“小老婆”是计划生育的死角(《人民日报》1983-07-10)
[详细阅读]台湾花莲市市民女代表陈秋月在一次质询时指出,生育率一直降不下来的原因甚多,其中之一是纳“小老婆”的人太多。“小老婆”已经成为推动家庭计划(按:指计划生育)工作的死角和最大的绊脚石。这位女代表说,现在的家庭计划,都是根据户政单位的资料,向合法婚姻的夫妇“推销”,尤其又多偏向女性。这样做的弊病第一是忽略了男性,家庭计划是夫妇双方的事,男方也要负责。第二是社会上有为数众多的人娶“小老婆”,而这些“小老婆”的年龄,一般又都处于生育的高峰期。因此,陈秋月呼吁,家庭计划要从“小老婆”下手,这既可减少家庭纠纷
21.但见老婆笑(图片)(《人民日报》1983-10-15)
[详细阅读]——9月初在湖南双峰县黄田大队所见发海摄这位老人,长时间地呆呆地坐着。他,连同一领破草席,几件旧衣物,被儿子赶出家门了!78岁老翁,晚景这样悲惨,乡邻亲朋路人,莫不愤懑感叹。而儿子呢?那儿子,但见老婆笑,哪闻老父哭!如此逆子,真是人情难容,道德难容,法理更难容!——编者附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