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新闻网顽军专题顽军,本意为“顽固横行的军队”,后专指“国民党顽固而未开化的军队”,这一说法,是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期间使用的词汇,指的是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后仍然顽固反共的部队。为求生存,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队伍不得不在打击日伪同时,抗击国民党军中的顽固派的进攻。中国共产党有时将其与伪军并用合称伪顽。
1.地雷开花顽军遭殃 榆次民兵展开爆炸 田四儿深入敌后活捉阎军班长(《人民日报》1946-12-10)
[详细阅读]【长治七日电】榆次边地民兵地雷爆炸继续获胜,半月内炸死阎伪十四名。该县为使爆炸真正成为群众性的运动,最近特提出“地雷到处开花,顽军到处遭殃”的口号,专聘左权支援连百余名爆炸手,前赴二、三两区各村训练爆炸,初期训练内容分踏起雷、石吊雷、弓雷、门挂雷、拉雷等五种。其训练方式,着重与实际斗争相结合。上月六日,敌来犯东祁村,我庄儿村民兵赶来支援,打伤敌人两名,敌逃跑回城,同日夜,南北田、张胡等村民兵,在爆炸英雄田四儿领导下挺进到敌后交通线的魏岳村,活捉阎军自卫大队班长、队员各一人。十二日我一区民兵青年连
2.东北民主联军士气旺盛 海龙东北歼灭顽军一个团 牡丹江全境肃清土匪共毙俘五千余(《人民日报》1946-06-07)
[详细阅读]【新华社吉辽前线三日电】国民党军之美械化的新陆军所属一个团,在侵占海龙东北四十余里之黑石镇被击溃后,全部覆没。该军自从本溪调赴四平街右侧,扩大内战以来,不顾民主联军为争取和平所作之极大让步,仍节节进逼。上月三十日,该军第二六七师一八一团(原为六一九团一营)六百余人,进占我桦甸县西南之黑石镇。民主联军南满部队一部,为阻止国民党军扩大内战的行动,于三十一日夜,与该团激战竟夜,毙伤其百余人。至拂晓,该团一部乘车五辆,一部步行向朝阳镇方向(海龙东北)突围,行至老冽拉子附近,全部被歼。民主联军南满部队俘其
3.“杜八联”民兵巧计取胜 扎草人打退顽军(《人民日报》1946-11-13)
[详细阅读]【本报济源讯】住坡头顽军一个排于九月二十三日出扰我膝庄村,当即被我“杜八联”民兵围困。敌人看势不好,第二天就住到寨子上,不敢在村里停。“杜八联”民兵计划消灭这部分顽军,就想出了个巧计:他们在二十五号的那天,做了个草人,穿上军衣,戴上军帽,手里拿着一个指挥旗,用一个民兵在离敌人很近的战壕内举起草人,来回摇晃,好像指挥员在指挥队伍似的来回走着,壕下的人口里喊着,忽然暴露,忽然隐蔽。这时,敌人就向草人开了枪,两挺机枪和全部火力一阵射击。几个民兵趁机跑到敌火力西边绕道侧击,只打了两枪,敌人以为受了包围,
4.保卫夏收获捷 辉嘉我军一班击退顽军一营 阎军阴谋侵占汾阳产麦区(《人民日报》1946-06-14)
[详细阅读]【本报讯】豫北辉嘉五月十六日吴村顽军率领伪区公所李昌五部,向我收麦群众射击,我军民奋勇将其击退,我伤群众一人,战士二人。二十八日国民党三十二师,四○一团,一个营携带重机枪两挺,炮一门,向我南王河进攻,被我驻军一个班击退。土高接顽区于二十六日夜在民兵掩护下,一夜抢收麦子十余顷,民兵自卫队并在夜间集体看场,以防特务破坏。【新华社兴县八日电】阎军向我平(遥)介(休)汾阳、孝义等地积极增兵。建立抢麦据点,夺取我麦田。我汾阳、孝义公路以东,汾河以西之二十余村镇,在上月下旬全部为阎军所侵占。阎军并在汾阳附近
5.顽军进攻我淮南路东 群众纷起参加自卫战(《人民日报》1946-07-04)
[详细阅读]【新华社淮阴三十日电】淮南路东群众痛恨反动派的疯狂进犯,自动参加与支援自卫战者数达万人。当国民党军侵占六合东北二十里之八百桥时,即有十六个佃农挺身参加民兵。后经我军自卫反击收复八百桥时,民兵又迅速恢复秩序。当战事进行时,群众自动组织担架队,纷纷从前线抢救伤兵运往后方,妇女们则轮流看护、喂饭、洗血衣,亲如兄弟。
6.苏皖我军恢复萧县 中原执行组调查顽军进攻情况 东北国民党飞机轰炸和平居民(《人民日报》1946-05-26)
[详细阅读]【新华社淮阴二十三日电】军息:上月二十七日,被国民党八十八军所侵占的苏皖边区萧县,已为我军恢复。【新华社临沂二十一日电】鲁南方面,兖州伪军吴化文部于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四日内,均以千余兵力向城东之古城,石马庄、傅家楼、五圣堂及城北穆家庙等地进犯,咸被驻军击退。枣庄伪军王继美部,连日仍向八路军驻地射击,每日发炮百余发。临城国民党十九集团军,自上月下旬以来,迭向九龙山、店子西我军驻地发炮与偷袭。胶东方面,驻即墨城国民党军第八军一六六师及伪军葛天明部,于十六、十五两日出动七百余人,向城东北官庄、舞旗
7.夏县某区召集顽军家属 启发诉苦找出路(《人民日报》1947-03-23)
[详细阅读]【本报太岳二十一日电】夏县某区配合游击队的军事进攻,普遍召开顽军家属的“找出路”会议。先后进行十六次,对争取被蒋阎胁迫的顽军士兵起了很大作用。在“找出路”会上,首先根据各个顽军家属不同的实际痛苦,发动他们诉苦。某村对顽属中“谁最爱儿子”、“谁最缺劳力”,都在事先作了详细调查。开顽属会时,有一少妇的男人被抓去后,家中只剩下七十多岁的老母和一岁半的小孩,田地完全荒了,她说:“跟上狼(指蒋阎军)咬人,只有死路一条。”少妇伤心的哭着说:“都是蒋介石害了我。”七十多岁的崔老汉最爱儿子,在会上即诱导启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