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新闻网田赋专题田赋是中国旧时历代政府对拥有土地的人所课征的土地税,被列为国家正供,是国家财政收入的最基本、最主要来源。
1.国民党政府财政无出路 公开主张勒索农民 撕毁停止田赋征实命令(《人民日报》1946-06-13)
[详细阅读]【新华社延安十日电】六日国民党政府在南京召开财政收支系统会议,俞鸿钧的“致词”,强调要继续实行田赋征实,并公开容许地方苛杂摊派的虐政,并已于九日照此意见通过决议。俞氏自供称:民国三十年六月实行省级财政归并中央政府系统,及田赋改征实物,其结果一方面原地方之田赋、营业税、契税被该党中央政府夺去(已为中央收入之大宗),另方面国民党地方政府就在“法令规定以外”,实行苛杂摊派,以致苛杂繁重,摊派百出,无一天不在摊派之中,无一物不在摊派之列,经济民生,多受其困。但是此次国民党当局决定的新办法,为将财政收支系
2.扩大内战军粮骤增 国民党区粮荒严重 恢复田赋征实勒索人民(《人民日报》1946-05-28)
[详细阅读]【新华社延安二十五日电】据中央社南京二十日电:粮食部部长徐堪在国府纪念周上报告,略谓:目前粮食问题甚为艰苦,遂使去年所定购食粮七千四百万石之计划,至今仅办到三分之一。徐氏并说:遵照二中全会决议,决继续恢复田赋征实办法,政院业已决定自七月一日起实行。【新华社延安二十四日电】国民党统治区粮荒严重,当局采用剜肉补疮办法,将同样闹着灾荒的江西、安徽和四川的粮食运赴他省。据中央社南京二十日讯:粮食部徐堪在国府纪念周之报告中称:将四川历年余粮之二百万石接济下游各省,将江西存粮之五十万石接济京沪各地,在安徽购
3.浙江萧山农民请愿减免田赋(《人民日报》1946-11-09)
[详细阅读]【新华社延安五日电】据上月十九日沪文汇报载息:距杭州百余公里的萧山县,各乡农民日前纷纷结集于县政府门前,焚香跪拜,请愿要求县府老爷们下乡,实地调查,依实情减免田赋。农民们说:“今年田赋如此重迫,我们的痛苦远过于东洋鬼子在的时候。”
4.蒋家粮政困难严重 本年田赋只收到百分之三(《人民日报》1946-12-20)
[详细阅读]【新华社延安十四日电】综合各地报纸消息:蒋政府征收今年度田赋遭受严重困难。宋子文曾于十月间下令各省田粮,限十一月底收足百分之八十,十二月扫数缴情。但据和平日报载:截至十一月七日止,各省只收得全部田赋的百分之三点六。占各省征实首位的四川,只收到百分之零点六。占第二位的江西,只收到百分之一点八。到十二月初,四川全省实收数亦仅有三百万石,占总额三分之一。
5.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梁方仲写成“中国历代户口、田地、田赋统计”(《人民日报》1962-04-18)
[详细阅读]新华社广州十六日电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梁方仲最近完成新著“中国历代户口、田地、田赋统计”一书。这部八十万字的著作,把我国从西汉以来各个朝代,各个省、府的人口和户数,以及田亩、赋税等作了详细的分类统计和注释,它将给历史学界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带来很大的方便。过去这方面的材料非常零碎分散,往往要翻阅几百卷资料,才能了解我国历代各省府人口、田亩、赋税等的变化情况。而且,从西汉到清末,经历十多个朝代,两千多年时间,情况变化又很大。例如,历代赋税有征收布、绢的,也有征收米、麦的,而量布、绢的尺,量米、麦的斗大小